第一章

 

<現實裡的虛幻>

 

感覺像是復古的舊式影片般,過往的回憶在眼前展開,令人感到心酸的懷念。

 

「小希,妳看這是我的新發明喔!」養父手上拿著一個小小的盒子。

 

「養父,這個是什麼啊?」一如往常地對於他的發明深感興趣,因為每次都是很有趣的實驗。

 

「這是改良之後的匣兵器喔!」他笑著打開盒子,出來的是一個模樣甚是可愛的貓頭鷹。

 

「好可愛喔!」溫順的貓頭鷹,停在養父的手上打盹。

 

「牠的名字叫瑀鴒喔,以後小希妳就幫我照顧牠吧!」養父溫和的笑了笑。

 

「嗯!」

 

畫面停頓,然後不斷的快轉,接著是在漆黑的夜空中染上的一大片火紅...

 

被迅速轉換成痛苦回憶的夢驚醒,過於大的身體反應動作,牽扯到幾乎遍布全身的傷,帶來巨大且強烈的疼痛。

 

「這裡是﹒﹒﹒」原來,我還活著?

 

那麼、首領他們呢?

 

異常乾澀的喉嚨像是被火燒過一般,發出來的聲音也是微弱沙啞的氣音。

 

環顧四週,白晃晃的房間有點刺眼。

 

「太好了!妳終於醒了!要喝水嗎?」病床的旁邊,坐著一名淡褐色長髮的女子。

 

臉上的微笑很欣喜似的,她放下手上的書,倒了杯水遞過來。

 

看著手中的帶著溫度的水,微微地愣了一下。

 

應該,不會有毒吧?

 

早已無力再堤防,拿起水稍微潤了潤喉,爾後開口問道,「請問這裡是哪裡呢?」望向一旁笑的溫柔的女子。

 

「這裡是彭哥列喔!」

 

彭哥列嗎?沒想到霧鷹真的有把信傳達到呢,真是個好孩子。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尋找首領他們,雖然是如此,可是這名女子大概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我的名字是笹川京子。妳叫什麼名字呢?」似乎是見我呆愣了好一會兒,坐在床邊的那人開始跟我閒聊,明亮而且毫無雜質的雙眼,讓人見了十分的舒服。

 

「呃、我是青木明希。」突如其來被問到名字,讓我愣了一下。

 

「是嗎?真是個和妳相襯的好名字呢!」她微笑稱讚道。

 

「我倒覺得自己配不上這名字呢﹒﹒﹒」無奈地小聲嘀咕。

 

「明希小姐,妳說了什麼嗎?」看來對方似乎是沒聽見。

 

「沒、沒事。請叫我明希就好了,不需要加敬稱的。」

 

「那麼,明希,妳也叫我京子就好了喔,我先去告訴小綱妳醒了,妳在休息一下。」她笑著起身走出病房。

 

小綱?他是誰?難不成是彭哥列嗎?這樣的話就可以問他了!

 

「醒了?」此時,病房又被推開。

 

來者抱著一隻老鷹,雖然身上多處包紮,卻依舊看的出來很有精神,雖然霧屬性的火焰淡薄了不少。

 

「霧鷹!...嘶。」太激動的後果就是扯到傷口。

 

來者身上的老鷹見到主人的呼喚便迅速地飛到主人的身邊。

 

「太好了,你沒事,真的太好了。」用手順了順霧鷹的羽毛,然後眼神重新放到來人身上。

 

黑髮鳳眼的西裝男子,卻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眼神裡的戾氣雖然有稍稍掩飾,但卻還是能夠看的出來。

 

這個人很強。

 

「謝謝你。」

 

﹒﹒﹒」他不說話,直接步出了病房。

 

是個古怪的人呢。

 

低下頭仔細地檢查霧鷹的傷,雖然傷口很多,但是在要害上的傷口卻幾乎都痊癒了。

 

奇怪?這只有餵給牠火焰才可能好得這麼快阿,難不成是剛剛的那個人嗎?啊啊對了,雖然他身上雲屬性火焰的氣息比較多,卻也帶著些許的霧屬性火焰的感覺,嗯,我的直覺向來不會錯,所以他擁有多重屬性的火焰。

 

「太好了!妳終於醒了呢!青木小姐,對吧?我是聽京子說的。」走進病房的是,有這褐色頭髮,臉上帶著溫和微笑的男子,跟京子一樣感覺起來都是溫柔的人。

 

「請問你是?」聽京子小姐說的?那麼這位應該就是...

 

「啊,我都忘了介紹了,我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關於這次的事件,沒能幫到聖薩瓦爾家族,真的感到非常抱歉。」他拉了椅子在我的床邊坐下。

 

「那個首領和其他人呢?他們、他們是不是,」說到一半的話被他硬生生打斷。

 

「真的真的很抱歉!可是我們趕到了以後,已經...」

 

「是嗎?」首領他們已經...

 

「真的很抱歉,青木小姐。」

 

「嗯,沒關係的。謝謝您,還願意派出人手。」搖了搖頭。

 

「不要用敬稱啦,我不是很習慣呢。」他靦腆的笑了笑。

 

「那麼該怎麼稱呼你好呢?」小綱?不過這貌似是京子專屬的暱稱呢。

 

「叫我阿綱吧!其他人都是這麼叫的。而且感覺起來我們沒相差幾歲這樣叫也剛好不是嗎?」他淺淺的笑了笑。

 

「阿綱,這樣嗎?」

 

「嗯嗯沒錯。那麼青木妳就在彭哥列好好養傷休息吧,至於重建的工作、查明兇手這方面的事就交給彭哥列幫忙就好,重要的是妳可以快點好起來。」他如此宣布道,一下子把我自己本身應該要去執行的工作都承擔了下來。

 

「阿綱,你不用做這些事沒關係的,我大概過幾天就能夠離開這裡了吧,況且身為聖薩瓦爾家族的成員,這些事本來就是我應該要完成的,首領一定也會這麼希望的。」心裡深深的感到一股暖流,所有盟友裡面就只有最遠的彭哥列願意來援助我們家族,就算家族什麼也不剩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但即使是如此,我也仍舊會守護著家族的榮耀的。

 

「青木,妳的傷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好的啊!我能夠體會妳想要守護家族的心情,不過如果妳又倒下了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勸我。

 

但怎麼能夠如此麻煩別人呢?尤其還是第一次見面的人。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這種吃力不討好的麻煩事、」他打斷我的話,繼續說下去,「其實不瞞妳說,之前我受到聖薩瓦爾首領很多的幫助,他是一位十分和藹的人,真的。他希望我能代替他好好照顧妳,我曾經跟他約定過了。」他解釋了他的原因。

 

「是嗎?」啊啊,原來養父他早就都幫我想好了,我卻...

 

「所以青木只要好好養傷就好了。」他給了我一個安撫的微笑。

 

「謝謝你,阿綱。」由衷的。

 

雖然在這個世界裡面是沒有人能夠信任的,但我卻如此輕易的就相信了他們,果然人在遭逢事變的時候都會變得脆弱啊,不過也無所謂了吧?既然彭哥列是養父所相信的人的話。

 

「不好意思,打擾了。小綱,我把醫生給我的明希小姐的報告拿來了。」京子拿著牛皮紙袋走進來,臉上對於打斷我們的談話感到有些抱歉。

 

「直接進來吧。」阿綱接過牛皮紙袋時的臉色有點複雜。

 

「那個、青木妳希望現在看這份報告嗎?」他把牛皮紙袋遞過來。

 

我微笑著接過,其實心裡早就有個底了,畢竟自己這副身體倒還是自己最清楚,還能有多糟呢?

 

「啊啊...」報告上寫了很多很多,不過總體來說最嚴重的大概就是這雙功能似乎已經停擺的腳呢,「看來我的腳果然已經...」試著出力卻仍舊毫無回應的雙腳,看來我到底還是不能走了呢。

 

對於如此快速接受這個現實的自己,我感到十分訝異。

 

「青木,我想只要好好靜養、好好復健的話有一天一定能恢復的。」

 

「對啊,明希,樂觀一點。」

 

他們倆一致的安慰我。

 

「謝謝你們,不過我倒是沒有很難過喔。」把紙張收齊放好,這才發現到蜷曲在我腿上的霧鷹早已陷入深眠。

 

真是的。

 

拿出霧屬性的匧子,把他收回去。

 

這幾天真是辛苦你了呢,霧鷹。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能幫我準備一張輪椅嗎?」雖然說自己不是屬於那種很外向的人,不過老是悶在同一個地方會很難過的。

 

「當然可以囉。」或許是見我沒有很失落,他們的心情也都放鬆下來。

 

「等明希妳再好一點,我帶妳去這附近晃晃吧!這邊有一個很漂亮的大花園呢!」京子開心的說道。

 

「好的,到時候再麻煩妳囉。」笑著與她訂下約定。

 

「那麼青木,妳好好休息。在兇手會是重建方面有什麼消息的話,我會再告訴你的。」阿綱站起身來準備要離去。

 

「對了,阿綱,重建方面的事情,能夠交給我負責嗎?」

 

「當然可以,相關的事情明天再說吧!我們就先不打擾妳休息了。」

 

「明希,好好休息喔。」

 

然後他們便相繼離開病房。

 

人離開了之後,病房更顯得安靜了,「唉。」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如果只有我獲救的話,還不如讓我跟首領他們一起去了呢。

 

「每天基本上的體力訓練已經辦不到了,真可惜。」拍了拍毫無知覺的雙腿。

 

肌肉組織怕是已經殘破不堪了吧?復健有用的話,那還真是奇蹟啊。

 

啊啊,不行不行,果然獨處會讓人陷入悲觀的情緒。

 

看來必須好好習慣新的生活方式了,只會在原地哭泣的話,是辦不到任何事的,您說是吧?養父大人。

 

 

雜談

耶某雨來完成兒時夢想了(何

這篇很早之前就有架構了(但就是都沒寫

背景設定是在十年後喔OWO

然後明希的年紀和阿綱他們差不了多少這樣#

因為太久沒看家教了

所以不符合原著或有出入的地方麻煩跟某雨反映(跪

 

不過十年後的部分某雨印象還滿深的就是了

成熟的魅力什麼的(掩面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