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散落的櫻花

 

「齋藤。」

 

「是,副長。」

 

總在盛開之時、凋零

 

「這次的...」

 

以最美的姿態消逝

 

「潛入長洲與某藩會面的地方...」

 

卻莫名的令人產生一股哀傷愁緒

 

「麻煩你了,齋藤?」

「齋藤?你有在聽嗎?」

 

回過神來發現副長正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欸?啊,副長,真的萬分抱歉!」我居然、在副長講話的時候分心?

 

「唉,不怪你,今年的春天實在是溫暖到令人鬆懈呢。」放下手中毛筆,原本面無表情的副長,臉上也放鬆了些許。

 

「是,副長。」嗯,會分心的原因一定是天氣太暖和的緣故。

 

「吶,齋藤,找個一天去賞花吧?今年的櫻花,比起以往更加艷麗了。」副長伸了個懶腰,眼睛瞇成一直線,感覺起來十分的放鬆。

 

「副長?工作沒關係嗎?」

 

「啊,雖然還很多呢,但是不找個一天去賞花,卻又覺得可惜。」副長難得如此放鬆,總是被堆積如山的工作壓著,或許藉著去賞花的機會,讓他放鬆一下也不錯吧?

 

「副長,工作我幫你吧?」

 

「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完成這點,我倒還是知道。總之先謝過你的好意了。」副長又執起被放下的筆,臉上的表情重新認真肅穆了起來。

 

「那我去告知其他人賞花這件事?」

 

「別說。」

 

「欸?副長?」

 

「這件事不要跟那群鬆散的傢伙說!」他稍微加大了音量。

 

「是,副長。」

 

「對了,齋藤,潛入那件事就先緩緩,你最近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是,副長。」

 

為了不打擾副長工作,所以悄聲退出了他的房間。

 

「賞花啊...」

 

不過不跟其他人說,是要去哪個極機密的地點賞花嗎?

 

「齋藤先生,午安、啊!」迎面而來的是端著茶的千鶴,或許是要端去給副長的,但卻差一點就摔到地上。

 

「小心點。」分毫不差的接住,差點全毀的茶。

 

「謝謝你,齋藤先生。不好意思,我總是如此莽莽撞撞的。」她羞澀的勾起一抹微笑,接過我手上的茶盤。

 

「不會。」沒有多予以理會,逕自的往道場前去。

 

突然空閒下來,反而不知道做什麼好。

 

揮動著手中的刀,次數大約已經不下幾百次了,只有在揮刀的時候,心裡才會感覺到舒坦。

 

回過神來的時候,太陽早已西下。

 

「齋藤先生,已經可以吃晚飯了喔。」見我停下來才出聲的千鶴,似乎已經站在邊旁良久。

 

「知道了。」收起手上的刀,準備離開道場。

 

前往飯廳的路上,千鶴喃喃說道。

 

「總覺得今天的土方先生,脾氣更加不好了。」

 

「...」副長今天不是還心情很好的跟自己討論賞花的事宜嗎?

 

「今天的晚餐是難得比較好一點的伙食喔,齋藤先生,趁這個時間好好休息一下吧!」千鶴微笑地幫我拉開拉門。

 

一進門就是這個令人完全不意外的情況。

 

「左之,你很奸詐欸!那邊那個肉是我的!」

 

「平助,自己手腳慢不要怪別人!」

 

「平助,這邊這塊就交給新八大爺我啦!」

 

無視正在搶食的三人,挑了個離他們最遠的位置坐下,不巧正是備千鶴所說"脾氣更加不好的"副長旁邊。

 

「副長。」

 

「唷,齋藤,坐吧!」副長似乎稍微喝了點酒的樣子,耳際稍微的染上了緋紅。

 

「一君,怎麼你今天如此不準時啊?」一旁的總司涼涼的開口。

 

「抱歉,練劍忘記時間了。」

 

「不愧是一君啊,哼哼!話說回來,土方先生你不繼續喝嗎?還是說你已經醉了呢?有新選組鬼之副長之稱的土方先生,才不會因為區區半杯酒就醉了吧?」總司的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微笑,不斷的刺激著副長喝酒。

 

「總司!」這樣下去副長他真的會醉啊!

 

「誰說我醉了!我還可以喝!」

 

「不愧是副長!來來來這裡還有一瓶!」無視於我的制止,總司倒是更加無法無天的勸酒。

 

不會顧慮一下收拾的人嗎?

 

「唉。」

 

「齋藤先生?」也跟著坐在一旁的千鶴正疑惑的看著我。

 

「沒事,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何晚飯如此豐盛?」

 

「近藤先生說要慰勞大家的關係,應該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千鶴掐著指頭算了算也沒想出什麼來,「土方先生本來還反對呢。」她笑了笑。

 

 

「唉,真是的。」看著醉倒一的的隊士們,再也遮掩不住嘆氣聲。

 

雖然說有能力自己回去的,早就都散了去,剩下的不過就是那三個笨蛋,還有副長。

 

「齋藤先生,我這邊收拾好了。」千鶴把散落四周的酒杯都整理好之後,如此說道。

 

「先去睡吧,其他人我和山崎來安置。」示意一旁的山崎去拿棉被過來。

 

「那我把酒杯洗好,就先去休息了,不好意思。」拿著一疊酒杯的千鶴朝著廚房前去。

 

「唔呃、再來一杯!」

 

「左之,你不要搶我的酒!」

 

醉倒在地上的三個人,喃喃的說著醉話。

 

「齋藤先生?」山崎拿來剛好四床棉被。

 

「麻煩你把其他人安置好,我扶副長回房休息。」副長在這種地方睡著,醒來肯定會發火吧?

 

「副長,冒犯了。」撐起坐臥在地上,意識模糊的副長。

 

「我、我還可以喝!齋藤!拿酒來!」喝醉後的副長,與平常相反,表現出來的是無理取鬧。

 

「副長!萬分抱歉,但是我們還是先回房吧?」

 

「酒!給我酒!」

 

「副長,這點束難從命。」

 

萬般折騰之後,總算是順利把副長安置在床上了。

 

「呼。」費了不少功夫。

 

「齋藤?我又醉了是嗎?」副長經過一番折騰之後,似乎也酒醒了,只是聲音還帶著濃濃的醉意。

 

「是的,副長。」

 

「啊啊,是嗎?不好意思,又勞煩你了。」副長似乎很累的樣子,眼睛半閉著,帶著醉意的聲音又蒙上一層睡意。

 

「不會,副長請好好休息,我先退下了。」

 

「齋藤,再等我一陣子...再一下工作就可以完成了...到時候...」此時的副長說的話像是夢囈似的小聲,但還是被我聽見了。

 

原來副長他為了這個約定,拚死拚活的在工作。

 

而我卻只是在一旁納涼...嗎?

 

 

「啾啾啾。」早晨的鳥叫聲,雖然清脆,卻十分擾人。

 

「奇怪,我記得我昨天確實是喝醉了沒有錯啊...」頭確實是劇烈的疼痛著。

 

看著自己安安分分地躺在床上,土方納悶了。

 

誰扶我回來的?

 

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坐起身,這才發現一旁擺滿著文案的桌子上,所有的文件都被批改過了,而趴在桌子上陷入深眠的是,自己一直信賴著的部屬,齋藤一。

 

「原來是你啊,齋藤。」

 

「副長...」

 

嗯?醒了?不,不對,還睡著呢。

 

土方拿起一旁的外掛為熟睡的人披上。

 

「你做得很好。」輕輕地說著這句話的土方,臉上帶著一抹掩飾不去的微笑。

 

「副長...賞花...」

 

「等你醒來之後,正是花盛開最美的時間呢。」

 

 

在夢中,感覺到一個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拍著我的頭。

 

明明如此令人屈辱的行為卻讓我如此安心。

 

在盛開之時凋落的櫻花,想必是不讓深愛著她的人看見她脆弱的樣貌吧?

 

 

而我將會以什麼模樣逝去呢?

 

在這種紛亂的時代哩,苦苦企盼著的永遠是不可能會到來的。

 

而我還是堅信著,永遠不變的事物。

 

 

啊,等醒來之後,要跟副長一起、去賞花。

 

這個季節的櫻花,一定很美麗吧?

 

 

後記

因為一直覺得這兩隻擺在一起的畫面很和諧就寫了(極度衝動

這樣的配對可說是少之又少根本沒看過啊啊啊(我到底

第一篇薄櫻鬼同人這樣希望大家不嫌棄(倒地

這麼說好了手感沒有很抓到這樣...(扶額

我會繼續努力抓住這兩隻虛無縹緲的感情的(O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