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而溫柔的嗓音唱著,歌聲伴隨著風流動在帶著青草香的空氣中。

 

恍恍惚惚間,聽不明白這首歌的含意,只是一個印象,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聽過這樣子的一首歌。

 

縱然這是夢,卻莫名的令人安心。

 

「把拔,這首歌的意思是什麼?」一個明明是稚嫩未脫的聲音卻從自己口中發出。

 

……夢?

 

「這是我族的族訓,妳可要好好記得喔!」因為背光而看不清楚臉的男子停止了歌聲,取而代之的是那溫柔嗓音的回答。

 

像是在播映幻燈片般,場景迅速的轉換。

 

自己的面前臥倒著一名少年,蒼白的如同紙一般,似乎是快要氣絕了。

 

「代替我……好、好好活下去……」少年臉上淡淡的勾起了一抹笑,顫抖著的手輕輕撫上我帶著淚的臉龐。

 

啊啊,果然是夢啊。

 

「不行!我不要!你說過你會陪著我直到永遠的!」手緊緊的握住撫著自己臉龐那顫抖的手。

 

只要緊緊抓住他的話,他一定不會從我眼前消逝的,這個想法充斥了整個腦袋。

 

「恐怕……」

 

「沒有恐怕!」大聲喝止,阻止他再繼續說下去,「我會救你的,不論付出任何代價!」無比堅定的看著他漸漸混濁的雙眼,這句話從自己的嘴巴說出。

 

強烈的白光從相握的手發散出來,四周圍都因為這道白光而印上了純白色,強烈的光亮讓人睜不開眼睛。

 

但不可思議的是,那首歌又再度的自腦海中響起,而內心頓時充滿著溫暖的感覺。

 

充滿力量而且令人安心的溫暖感覺……

 

『凜夜、凜夜!快起床!』

 

「嗯?唔噗!」還來不及睜開雙眼,身子上似乎就有什麼沉重的東西覆上來。

 

我想我不用猜就知道了,一定是小璃的頭髮又亂掉了……

 

唉,真是的!

 

「小璃!妳先從我身上下來!」嚇阻了跳到我身上來還繼續要跳來跳去的師父的式神。

 

雖然外表年齡設定為六歲的她其實本身沒什麼重量,但是在我身上跳來跳去還是會痛的!

 

「凜夜!綁頭髮!」她順從地從我身上跳到地板,然後把手中的髮圈遞給我。

 

「唉,我說小璃,下次頭髮亂的時候不要直接跳到我身上來好嗎!」會痛!

 

接過她遞給我的髮圈,趁機再機會教育一下。

 

「好──」她睜著水汪汪的金黃色大眼睛,看似很誠懇地回答我。

 

妳真的有聽進去嗎?

 

「凜夜!綁頭髮!」然後或許是見我沒有動作,她又喊了一次。

 

「好啦好啦,轉過去。」

 

待她轉過身之後,俐落地把她和雙瞳顏色一樣的長捲髮,綁成如以往一般的雙馬尾。

 

原來我熟練到可以不用梳子也可以綁好馬尾了啊。

 

「凜夜!主人有傳訊喔!」她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大聲的說道,「妳快點看!」她用力的拉著我的手,似乎是想把我拉下床。

 

「等、等一下啦!好歹也讓我換個衣服。」真是的!一大早就被這樣鬧騰,好累。

 

「快點!快點!主人的訊息、很重要!」小璃不在乎我的意願如何,見我從床上下來之後,二話不說就開了轉移到客廳。

 

孩子,我說的話妳是哪一句聽不懂啊?還有如果妳對師父如此死忠,衝進來的一句話不是"幫我綁頭髮!"而是"主人有傳訊!"才對吧!

 

「凜夜!快讀信!讀信!」她把在客廳以巨大樹木的樹根做成的桌子上,懸浮著的銀白色羽毛拿下來。

 

「好啦。不過,這次居然是羽毛……」師父你到底是又跑到哪裡去了?

 

這種影像式傳訊,除了規定有權限的人可以看之外,其他人是無法打開的,不過師父也常常會在只有我可以看的訊息裡留給小璃的訊息,導致每次想知道訊息的小璃都會不計一切手段的來干擾我,不管我在做什麼事情。

 

所以到底是為什麼不把權限開成小璃也可以看的啊?

 

然後還有一般影像傳訊通常不都是用銀灰色的圓球當作媒介嗎?雖然說有時候也有更傳統的信箋,但是師父你每次的媒介為什麼都這麼有才?記得上次好像是精靈界的藍水晶花……

 

「唉。」雖然腦袋裡抱怨歸抱怨,手還是認分的接過小璃遞來的銀白色羽毛。

 

手才一接過羽毛,一道令人煩躁的聲音就從羽毛裡傳來。

 

「嗯嗯?我最最可愛的小凜夜♥師父傳訊息來當然是馬上看囉~快說開啟♥」甜膩的說話語氣,讓人怎麼聽怎麼不舒服。

 

人家預設的不是就是"現在開啟?"這樣而已嗎?師父你可不可以不要隨便亂改啦!

 

「開啟。」拼命的忍住了想當場把羽毛銷毀的衝動。

 

影像一開啟就是師父的臉,嗯,放大很多倍的臉,身為精靈一族的師父,當然也不會難看到哪裡去,應該說就算在精靈一族裡,容貌也是數一數二的,在光照之下會微微透明的白金色長直髮,整整齊齊的梳成馬尾在右肩上,不時隨著風流動,清澈的像是沒有任何雜質似的湖水藍的眼睛,加上常常帶著微笑的嘴角,已經不知道迷倒多少女性精靈。

 

每個人不外乎稱讚的都是他的氣質如此高尚等等。

 

『小凜夜♥我不在家的時候,有乖乖的嗎♥』

 

所以那些人一定是沒有跟師父相處過,才會有那種錯覺!

 

『我現在人在天界唷♥我會記得帶個土產回去的,妳想不想要天使的翅膀啊?』他很興奮的說著。

 

等等,天使的翅膀難不成是可拆式的?還有你不是跟我說過,你超討厭天界的嗎?為什麼沒事要跑去天界啦!

 

『不過沾著血的翅膀好像就不好看了,還是算了♥』

 

師父,我知道了,你去天界是去大屠殺的對不對?

 

『對了♥我已經要回去了喔,到達時間預計是……』影像還沒被切斷,客廳的另一邊,又展開了另一個傳送陣。

 

『妳看完影片的下一秒♥』

 

 

影片裡的師父最後一句話才剛剛說完,我就被從身後攬進一個懷抱裡。

 

「我回來了~小凜夜,有沒有想師父♥」和影片一樣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說師父、放開我!」頭往上仰,不滿的看著比我高出許多的師父。

 

常常被這樣時不時的抱住的我,都快要習慣了啊!不過這種事情根本不能習慣啊!

 

「切,小凜夜好冷淡喔。」他認分的放開了我的身子,臉上的表情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想當年,小小隻的小凜夜可是每次見到我都喊著要抱抱欸!」他不滿的抱怨。

 

「我、不、記、得、了!」

 

「嘛!不管♥小凜夜妳看,這個是這次的土產喔♥」連外出用的黑色斗篷都還沒脫掉的他,就急著炫耀他帶回來的土產。

 

那是一個桂冠,雖然說外表很普通,但是就依他隱隱散發出來的氣息來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東西。

 

「費了好大的工夫才從天界那些老頭手上拿到的呢♥」他把東西遞給我之後,就開始整理他的行囊,忙著把東西歸位。

 

 

雖然我覺得他不用做這件事,因為他總是過沒幾天又要出遠門了。

 

「師父,這頂桂冠的功效是什麼?」仔細端詳也看不出什麼端倪,只能感覺出他散發著不尋常強大的氣息。

 

「上面的藥草小凜夜不是之前說想要嗎♥」

 

桂冠的主體,是用一種純白色的植物構成,那是一種天界到的藥草,雖然說也可以在其他地方種植,不過除了天界之外的地方還是十分稀少,之前好像曾經在師父面前嚷嚷說想要,沒想到他還記得。

 

「唔嗯,謝謝師父。」把這個藥草拿去後院種不知道活不活得過來,雖然書上寫可以。

 

「不用客氣喔♥話說小凜夜,妳快去換一套衣服,我們等一下去鎮上一趟吧♥為了慶祝我回來,妳會煮一頓豐盛的大餐給我的對吧♥」把所有東西在一瞬間都收拾好的師父,坐到他經常坐的沙發上,一旁的毯子倒是自動的上前,完完全全做好了睡眠的準備。

 

師父你既然要睡覺就不要出去啊!

 

「師父,食材都還有,不用這樣大費周章。」我前幾天才去鎮上採買過,現在倒是什麼都不缺。

 

「師父我想和小凜夜去約會嘛♥快去換、快去換!」被他催促著,我也只好走回我的房間。

 

唉,算了,這次就順他的意吧,反正我自己本來也是要把這件睡衣換掉。

 

「早知道我前幾天就不要去採買了。」換上了外出用的斗篷後,拿起一旁的髮簪,把自己深藍色的頭髮紮好。

 

鏡子裡的人,湛藍色的瞳孔裡帶著濃濃的疲倦。

 

果然早上被這樣折騰我都要吃不消了,好累。

 

把事前的準備都備齊,正要去客廳叫師父起床的我,卻在踏入客廳的瞬間,強烈地感覺到一個陌生的氣息。

 

是誰?

 

客廳地毯上躺著一團黑色的…生物?

 

「我才一開門這傢伙就衝進來了,看來我們今天要約會的時間可能要延後了呢。」

 

 

 

後記

因為之前的太黑了所以就重來(笑

這大概是第三次改這篇故事(汗顏

然後希望如此吐槽役的凜夜和如此煩躁可愛的師父大家會喜歡

那麼就,請大家笑納我的第一篇自創長篇無限改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