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涼意已經漸漸地開始滲透到生活裡,沒有楓葉的宅邸,卻也因為泛黃的落葉而更添一絲蕭瑟感。

 

  「家裡的米好像要沒了。」

 

  並不大的庭院裡,一名男子面無表情的用左手執著掃把,掃著似乎永遠掃不盡的落葉,在一旁還有一隻小黑貓忙著把剛掃好的落葉堆弄亂,玩得不亦樂乎,不過過於專注的男子似乎完全沒有發現的樣子。

 

  啊,等等順便買個味噌和豆腐好了。

 

  「呼。」男子拉了拉自己的純白色圍巾。

 

  已經習慣這樣子的生活了。

 

  活著,然後一個人。

 

  「啊!副長,請不要這樣!」男子終究還是發現了一旁作亂的小貓,連忙拋下掃帚抓住不安分的牠,「唉,這樣不就都前功盡棄了嗎?」

  

  小貓有著如寶石般的紫色眼睛,雖然毛色是不祥的黑,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牠是一隻很漂亮的貓。

 

  「喵嗚~」被稱作副長的貓,只是順從的任牠的主人擺弄。

 

  「副長,不能這樣你知道嗎?」男人很認真地與後腳懸空的小貓對視。

 

  「喵嗚~」小貓應答,像是聽得懂他的話似的。

 

  「那我繼續掃地,請副長在走廊上面好好待著。」不過當男子要放下小貓的時候,牠又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唉。」男子淺淺的嘆了口氣。

 

  算了,就當落葉是庭園造景好了。

 

  男子把一旁的掃把收拾好,便坐到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與小貓玩著。

 

  這就是沒有刀的生活嗎?

 

  雖然稱不上是好,但其實也不壞。

  

  「真希望你也能過著這樣的生活,副長。」

 

  平淡如水,但是沒有戰爭的生活。

 

  「喵~」小貓似乎以為是在喚牠,懶洋洋的回應了一聲。

 

 

 

  「啊啦,齋藤先生!好久沒看到你了呢!」市場裡的婆婆,熱情地向齋藤打了聲招呼。

 

  「日安。」

 

  「哈哈,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話很少啊!」婆婆很豪邁的笑著,「對了,之前婆婆跟你提的那門親事還記得吧?男人嘛!總是要討個老婆的!」

 

  「婆婆,您還是幫我回絕吧。」齋藤面無表情的臉上,似乎多了些無奈。

 

  現在的生活很好,我不想改變它。況且……

 

  「你這樣可不行呢!好啦!婆婆不逼你,不過如果你想通了,婆婆可以隨時幫你介紹親事的!」

  

  告別了熱心的婆婆,齋藤的步伐轉往平常常去的店鋪。

 

  所懷抱著的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嗎?不過這樣孤老終身似乎也不錯呢。或許偶爾會有些緬懷過往,或許偶爾也會有些思念伊人……

 

  齋藤扯了一個苦澀的笑容,拉了拉圍巾,快步的向店鋪走去。

 

  「老闆,請給我一袋米。」

 

  「好的,客人!現在有點忙,請稍等一下!」

 

  齋藤站在店鋪的一旁著老闆忙進忙出的跑著。  

 

  這裡其實並不算繁華,充其量也只能勉強算上是一個鄉間的小村落,但比起京都來卻更多了一份人情味,不過更重要的是,沒有人知道新選組的齋藤一是誰。

 

  「客人,真的很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老闆帶著歉意的捧著米而來。

 

  「不會。」齋藤搖了搖頭,簡潔的完成了結帳的動作,便背著一袋米從店鋪出來,「接下來要去……」他稍微停下來思考。

 

  「先去味噌店比較好嗎?」低著頭的齋藤很認真的沉思著。

 

  「齋藤?這不是齋藤嗎?」

 

  齋藤因為被喚名而反射性的抬起頭來,但是一見到來人反而難以致信的楞在一旁。

 

  「副、副長?」

 

  「真是好久不見!」副長爽朗的笑著,「沒想到會在這麼偏僻的地方遇見你,真的是太好了。」

 

  他的裝束看起來像是旅行了很久似的,或許看起來有些風塵僕僕,但卻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麼改變,甚至原本剪短的頭髮,也長到可以工整的紮起來,就像是回到了最一開始的時候一樣。

 

  「……。」或許是震驚到說不出話來,齋藤還是用著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來人。

 

  「啊啦,我還像以前的鬼副長一樣可怕嗎?」見到齋藤的這種反應,來人打趣的說著。

 

  「不,不是!真是萬分抱歉!副長,我不是這個意思。」回過神來的齋藤,慌張的解釋道。

 

  「啊啊,你還是老樣子呢。」 

 

 

 

  村內唯一的茶館,雖然簡樸,但是糰子之類的甜點不會輸給大城市的店家。

 

  在店內隨便挑了個位子坐下,兩個人天南地北的聊了許久……

 

  「副長你怎麼會來到這裡?」齋藤有些納悶的問對方。

 

  「這幾年我一直在旅行,晃著晃著也就到這裡來了,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副長很簡潔的敘述著,一點在路途上的經歷都沒有提及。

 

  「是嗎?那千鶴她?」想起那個曾經被新選組牽連的女孩,齋藤詢問道。

 

  「她回到她的故鄉了,我開始旅行其實就是為了帶她回去。」副長喝了一口茶,「不過過了好些年了,拿不準她可能已經成為族長了呢。」他勾起一抹懷念的微笑。

 

  「原來如此……」齋藤愣愣地看著杯子裡的茶梗,臉上的表情瞬間黯淡了下來。

  

  果然是為了千鶴啊……

 

  「齋藤你呢?」像是裝作沒看見齋藤表情的明暗似的,副長也開始詢問起齋藤的近況。

 

  「我也是不知不覺間就這麼待了下來了。或許是因為這裡的櫻花,跟屯所的很像吧。」想起春天美景的齋藤,剛剛黯淡的臉色稍微和緩了些。

 

  「是嗎?像屯所一樣啊,你這麼說,害我也有點想留下來看看呢。」副長的表情看起來頗為懷念。

 

  「副長,可以的話,到春天之前要不要暫時住在我家?」齋藤唐突的問句脫口而出。 

 

  嗚啊!我、我問了什麼啊!怎、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嗯?春天之前啊……」副長喝了一口茶,短暫的沉思了一會兒,「你都這麼說了,我能說不好嗎?」他被茶杯遮掩住的嘴角,實際上帶著一抹深不可測的微笑。

 

  咦?答、答應了?

 

 

後記

我覺得我只要在期中考前都很有靈感(崩潰

然後恭喜某雨又開長篇了(撒花

(這傢伙絕對是不要命了

這次的時序應該是抓在戰爭結束幾年後這樣

但是不要問某雨是幾年因為我的時間感真的超差......

 

順便把生日賀文一起打一打了!!

1、2、3依照傳統>>>祝我生日快樂XD

雖然還要再過幾天就是了(欸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