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副長,我居然還讓你幫忙我提東西,真是萬分抱歉!」在回家的路途上,齋藤只是一股腦兒的和逕自幫忙提東西的土方道歉。

 

  「唉,你還是老樣子。」土方早已說過無數次的不要介意,但對於完全聽不進去的齋藤,他的表情只能無奈。

 

  「啊,副長,是這裡!」齋藤出聲阻止了想要繼續往前走的土方。

 

  兩人停在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宅邸前,雖然說生活空間並不顯得狹小,但是建築物仍舊能夠看出歷史的痕跡。

 

  「雖然家裡沒有很大,」齋藤熟練的把老舊道似乎快掉下來的門打開,「副長請進。」恭敬的讓土方先進去。

 

  「真是不錯的家呢。」土方的視線環顧了庭院一圈,然後這麼說了。

 

  「副長喜歡真是太好了……」齋藤的話含在嘴巴裡,並沒有讓走在自己前面的土方聽見。

 

  「那麼這些東西放哪裡好呢?」

 

  「廚房……呃、副長這些還是交給我來吧。」對於土方的提問齋藤幾乎是下意識的回話,而後才發現自己說了大不敬的話。

 

  「我來就好,反正都拿了這麼久了不是?所以廚房是在?」一旁的土方絲毫沒有要把東西遞給齋藤的意思。

 

  「那就麻煩副長跟我來了。」雖然覺得這個行為十分不敬,齋藤還是拿打定主意的土方毫無辦法。

 

  於是他很順手的打開通往室內的門。

 

  「喵嗚~~」一隻黑貓看到門被打開,幾乎是瞬間就撲到來人身上。

 

  「嗚啊!副、副長,拜託你不要這樣!」齋藤連忙把小心翼翼提在手上的豆腐保護好,「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嗎?副長。要是下次打開門的人不是我是客人的話多失禮啊!」

 

  「喵嗚~~喵嗚~~」聽到齋藤訓話的黑貓,可憐兮兮地垂下耳朵從齋藤身上下來。

 

  「副長?」把這一幕看在眼裡的土方,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向齋藤詢問。

 

  「副長,我、我……呃……那、那個……」面對著真正的副長,齋藤不知所措的只能發出單音。

 

  怎、怎麼辦?副長該不會生氣了吧?

 

 

 

  齋藤捧著茶盤來到與庭院能夠相通走廊上,此時的土方倒是抓起名為副長的黑貓,大眼瞪小眼的畫面,說實在的其實看起來有些滑稽。

 

  「副長,我端茶過來了。」不過對於齋藤來說,他一點也不這麼認為,「副長,關於副長牠……」到像是抱持著準備切腹的心情要來解釋。

 

  「那個、齋藤。」

 

  「是,副長。」

 

  「你到底是在叫貓還是在叫我啊?」原本聽到自己一直以來的稱謂變成貓的名字,而心情非常複雜的土方,在聽到齋藤的話之後倒是無奈的笑了起來,「原來你這傢伙和總司那小子一樣都有這種惡趣味呢。」

 

  副長的反應和以前相比似乎變了很多?以常理來說他不是應該會暴怒的嗎?

 

  齋藤抱持著疑惑,把茶盤放在兩人之間之後,也坐了下來。

 

  「你這小子到底哪一點和我像了?說啊!」土方像是玩開了似的,抓著黑貓晃啊晃的。

 

  「副長,變了呢。」齋藤的視線凝視著泛黃的樹梢。

 

  「變了,不好嗎?」

 

  「……。」土方的問句讓齋藤一時語塞。

 

  一直以來仰望著尊敬著的人、變了?

 

  「唉。」對於齋藤的個性瞭若指掌的土方,對於他陷入沉思的狀態,稍微露出了苦笑,「我已經不是那個鬼之副長了,齋藤。」

 

  「副長的眼睛和副長的很像,都是很漂亮的紫色。」那壺不開提那壺的,齋藤開始講起了黑貓的故事。

 

  「哦?」土方對於齋藤逃避問題的行為,到也沒有說什麼。

 

  「剛搬進這個家的時候,副長牠還很年幼而且瘦得快要變成乾了。」齋藤繼續說了下去。

 

  一開始想趕走貓的事、趕不走反而收養牠的事、取名字的事,甚至連黑貓喜歡吃什麼都一古腦兒的講了出來。

 

  我是在逃避嗎?

 

  「嘛!聽起來還真是一隻調皮的貓呢。」土方只是安安靜靜的在一旁聽著,而副長則是安安穩穩的在土方的大腿上熟睡。

 

  「是啊……啊!副長,真是萬分抱歉!我說了這麼多廢話!」

 

  「不會啊,我倒是覺得很有趣。」戳了戳睡在自己腿上的貓,「對了,為了避免我和這隻貓搞混,」話鋒一轉,土方提出了一個齋藤根本做不到的要求,「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副長!我、我怎麼可以!」齋藤的反應就像是受到驚嚇的小狗似的。

 

  「喵嗚!」熟睡中的黑貓到是被自己的主人驚醒。

 

  「你看吧。」土方幫受到驚嚇的黑貓順了順毛,「試著叫叫看我的名字,嗯?」看著手足無措的齋藤,他有些惡趣味的笑了。

 

  「我、我……」齋藤結結巴巴的。

 

  「你不這麼做的話很困擾呢,對吧?」土方對著腿上的黑貓提問。

 

  「喵嗚~」黑貓倒是毫不猶豫的出賣了自己的主人。

 

  「既然是副長的命令的話……」齋藤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歲、歲歲……」

 

  「唉,還是不要逼你好了,就叫我的姓吧,反正可以區別就好了。」見齋藤的耳根子像是火燒一樣的紅,土方也覺得自己玩笑開的過大了。

 

  「……」什麼都沒聽見的齋藤,倒是還在糾結著。

 

  「對了,你都說了這隻副長的故事了,我也來說說旅途上發生的事吧……」見他還在糾結,迫於無奈土方只好轉開話題。

 

  「歲、歲三!」不過齋藤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努力的喚了土方的名。

 

  「!」或許是太過於突然,土方瞬間愣住了。

 

  「果、果然還是很奇怪嗎?我、我還是改回去好了?」

 

  「不用,這、這樣很好啊。」土方小心的掩飾著自己臉上的潮紅,「為了早點習慣,要不要再叫一次?」

 

  「……歲、歲三?」

 

  「再一次。」

 

  「……歲三。」

 

  「嗯,以後就這麼叫我吧,一……嘛!作為交換我也這麼叫吧。」

 

  欸?我、我的名字?為、為什麼?

 

後記

於是土方潛入人家家裡之後的第一個成就達成(咦?

這兩隻怎麼可以這麼可愛ˊqˋ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