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量調查到9/15

歡迎有興趣的人前往填寫

表單

資料頁

 


 

07.5

  還想要再逃避些什麼?

 

  「說責任好像也有點不太對,嗯?要怎說才好呢?」還把褚冥漾抱得死緊的墨認真的在思考著問題。

 

  「那個墨,你先放開我好不好?」褚冥漾終於意識到死賴在自己身上的小男孩,便苦笑著把他從身上扒開。

 

  「嘛!不想了!反正我不能夠從這裡出去,所以大葛格你只能一輩子陪我在這裡!」墨無賴的說著,「而且大葛格不要力量更好!就不會變得跟其他人一樣了!」他很開心的笑了。

 

  我想要是以往的我被這樣盧大概又會嫌麻煩答應下來吧?反正宅在家裡和宅在這裡一樣都是宅。

 

  『不管曾經發生過什麼事那都已經過去了,我不會逼你接近人群,但至少你可以多親近我一點、多信賴我一點,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陪著你的。』

 

  但是或許被墨說中了吧?我想要待在亞的身邊,但是墨唯一猜錯的地方就是我只是想要待在他的身邊,不管有沒有平等的力量,就只是想待著。

 

  「我不會待在這裡的,墨。」褚冥漾堅定地看著小男孩。

 

  「為什麼?」墨偏了偏頭,「奇怪的人。」他的臉上笑容又像先前一樣倏地消失。

 

  這是另外一個人格嗎?不過妖師先天之力的繼承人這個稱謂聽起來很不妙啊!還有剛剛的那個變得跟其他人一樣?所以如果我答應他的交換條件會變得更不妙不是嗎?嗚喔!我人生第一次覺得其實我也挺會談判嘛!

 

  「就算你不答應我任何條件,我也不會放你走的。」

 

  「為什麼?」聽到墨這麼說,原本暗自竊喜的褚冥漾發出了大聲的不滿。

 

  我什麼都沒拿到還要陪你一輩子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沒有為什麼。」他認真的說著,「大家一直以來都會留下來嘛!」

 

  我其實很想問你這樣變來變去的不會累嗎?

 

  「可是我跟那些『大家』不一樣,我不想要力量我想要出去。」褚冥漾盡可能地用著哄小孩的語氣對著眼前的墨講道理。

 

  「我讓你做一個夢吧,或許醒來之後你就會答應我了。」變換人格的速度越來越快的墨,臉上的神情似乎有些被逼急了。

 

  他在褚冥漾的面前打了一個響指。

 

  「什、」毫無任何防範而且武力值基本上為零的褚冥漾,理所當然的被放倒了。

 

  四周很黑暗,除了眼前的一點光。

 

  話說回來剛剛那個小孩真的很莫名其妙!

 

  「褚、褚!」熟悉的嗓音自耳邊響起。

 

  「唔……」褚冥漾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著眼前叫醒自己的人。

 

  銀色夾雜著豔紅的長髮,雖然被高高束起卻顯得有些凌亂,儘管是飽含怒氣的鮮紅色雙眼,眼底卻仍有幾抹難以辨別的溫柔。

 

  我好像很久沒看到亞了……

 

  褚冥漾呆愣愣地想著,「剛剛那個小男孩呢?」然後問道。

 

  「什麼小男孩!」冰炎毫不猶豫地往褚冥漾的腦袋巴下去,「你是睡傻了嗎?」然後惡狠狠地瞪著他。

 

  「可是剛剛明明就……」

 

  「夠了!就跟你說了幾次不要再翹掉宴會,真是的下次一定要減少你下午茶的甜點!」冰炎邊拽著褚冥漾的後衣領邊邁開大步。

 

  「我、我可以自己走啦!」快要不能呼吸的褚冥樣埋怨的抱怨著。

 

  「切。」冰炎或許是見到褚冥漾快要不能呼吸才放開了抓著他衣領的手。

 

  「呼。」重新呼吸道空氣的褚冥漾大大的喘了口氣,「對了亞,是什麼宴會啊?」

 

  明明我都有這種症狀了……

 

  「我們的訂婚宴。」冰炎這次倒是真的生氣了,完全不管褚冥漾一古腦兒的往前走。

 

  訂婚?欸欸欸欸欸!等等等等等,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亞看起來超生氣的我完蛋了我會不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亞、亞!」不管褚冥漾怎麼叫,走在前方的冰炎到是完全不給予任何理睬。

 

  「亞哥哥!」見到這樣的冰炎褚冥漾慌急了,連忙拉住前方冰炎的衣襬,「對不起嘛……」泫然欲泣的表情讓人於心不忍。

 

  「真是!」見到他這樣,冰炎就算是氣也氣不起來,「果然是睡傻了!」然後對準褚冥漾的頭又毫不留情地敲了下去。

 

  「痛!」

 

  「知道痛就好。」

 

 

 

  宴會上,盛況空前的人潮讓褚冥漾捏了一把冷汗,畢竟是皇室的婚宴任何相關的或者是想要有關的人都會拚了命的去拿到那一張邀請卡,不過等在人群裡邊待上超過一分鐘之後,遲遲沒有發作的病徵讓褚冥漾稍稍的恍神了。

 

  真的好了……?還是其實我從來就沒有過那種病?

 

  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混亂,那些記憶哪些該是屬於自己的哪些不是其實已經分不太清楚了。

 

  「漾漾!」遠方一名身穿粉色洋裝的女孩愉快地朝自己揮手,「恭喜你們!」然後一下子就來到跟前的女孩,整齊綁好的金色捲髮因為小跑步而有些紊亂。

 

  「謝謝你,喵喵。」褚冥漾很自然地回應了眼前的女孩,連他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之前有看過她嗎?可是我的記憶裡卻有屬於她有關聯的一切……

 

  我到底是怎麼了?

 

  「褚?」一旁看著的冰炎或許是件褚冥漾的神色有異而發出了疑問。

 

  「亞?怎麼了嗎?」

 

  冰炎搖了搖頭,只當褚冥漾的怪表情是還沒睡飽。

 

  或許是被宴會歡快的氣息所感染,褚冥漾對於自己腦袋裡的混亂暫時決定不去管它,「啊!有蛋糕。」然後他歡脫的朝前方的餐桌走去。

 

  「唉。」褚冥漾身後的冰炎也只是嘆了口氣,帶著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寵溺表情跟上他。

 

  「真好吃。」如願以償的吃到糕點的褚冥漾,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

 

  一旁的冰炎看著雖然無奈,倒也被他感染了一點愉悅的情緒。

 

  畢竟,這是他們的訂婚宴,開心一點也沒什麼不好。

 

  才剛拿起第二份蛋糕的褚冥漾,突然頓了一下,「停下!」然後他的雙唇緩緩地吐出了兩個字。

 

  其實他一開始就注意到了那道緊緊盯著他們的視線以及冷冷的殺意,不過亞好像沒有什麼在意所以褚冥漾自然也就直接忽略了。

 

  卻沒想到有人敢這麼放肆。

 

  「亞。」褚冥漾放下手中的食物挽住身旁人的手臂,用著他自己也沒什麼聽過的柔軟語氣對著冰炎說話,「我以為今天來的客人都是來祝福我們的?」他睜著大大的眼睛,看來十分無辜。

 

  「我也這麼認為。」冰炎瞬間失去了好臉色,嘴角噙著冷冷的笑意,然後他舉起手把停在半空中的子彈輕輕地打落到地上。

 

  原本對兩位主人的態度轉變還一頭霧水的賓客們,全數都明白了發生什麼事。

 

  「這太放肆了。」不遠處的千冬歲走出來看著自己裝著一臉無辜的好友,「漾漾,要我幫你處理嗎?」他推了推眼鏡,眼鏡底下散方出冷冷的光。

 

  千冬歲身旁的夏碎沒有說話,不過他手上抓著一名女子──一名不斷掙扎的侍女。

 

  「放開我!」那個侍女尖叫道,「你們兩個真是太噁心了!」然後對著他面前的冰炎和褚冥漾吼出侮辱的言辭。

 

  記得她叫可歆?怪了我明明就沒有見過她為什麼我知道她的名字?

 

  冰炎看著一旁裝無辜可憐到似乎在放空的褚冥漾,很努力的忍著巴他頭的慾望。

 

  「褚。」冰炎有些加重語氣的喚著褚冥漾,「你來。」然後像是懲罰似的叫他來處理這件問題。

 

  「亞……」褚冥漾不滿了。

 

  但是冰炎也只是挑挑眉不作聲。

 

  「嘛!妳的名字是不是叫作──可歆?」褚冥漾走近了被禁錮住行動的侍女,「我想聽聽看妳做這件行為的……嗯,理由?」想了一下措辭,他既緩慢又優雅的說著。

 

  「你們兩個太噁心了!簡直不可理喻!」侍女的尖叫聲中也只是重複著剛才的話語。

 

  這女的一定是吃錯什麼藥吧?

 

  褚冥漾在自己的心裡翻了翻白眼,他知道若處理不好對於自己的、自己家族的,甚至是冰炎的名譽都會連帶受到影響,所以他很認著的想著對策。

 

  但是侍女的尖叫在一片安靜中又顯得過於刺耳。

 

  「閉嘴。」褚冥漾無奈地開口,下一秒四周倒是變的十分寧靜。

 

  言靈的力量一向非常好用的不是嗎?不過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啊?這不科學!

 

  「我想……我還需要知道一下其他有建設性的理由,」褚冥漾看向千冬歲,「千冬歲,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嗎?」然後他優雅的微笑。

 

  「樂意之至,王子妃殿下。」千冬歲的回話倒是充滿了調笑。

 

  這場鬧劇所幸也沒發生什麼重大的損失,倒是展現了一下準王子妃的氣度,總之宴會圓滿的落幕了。

 

  現在的褚冥漾很沒教養的大字形躺在冰炎的大床上,思考。

 

  我什麼時候這麼強了?還有那些氣質和交際手腕到底是哪裡養成的?這、這太混亂了!這個世界真的是我所處的那個世界嗎?雖然真的很美好……與亞幾乎要對等的實力、不錯的人際關係,以及奢望了很久都覺得自己不能要的……愛情。

 

  自卑、弱小、怕人群,並且沒有什麼朋友,甚至連對亞告白都覺得是污辱他──這些形容詞為什麼我會很習慣的用來自嘲?

 

  到底哪個我才是真正的我?

 

  『我讓你做一個夢吧,或許醒來之後你就會答應我了。』

 

  那個小男孩!

 

  「墨!墨!」褚冥漾對著天花板大叫。

 

  華美的宮殿開始一點一點的剝落,眼前浮現的又是一開始那個昏暗的房間。

 

  「為什麼?」小男孩像是失去力氣的坐倒在地上,「為什麼你可以自己從這段夢境出來!」他難以置信地叫著。

 

  為什麼我今天一直聽到尖叫?

 

  褚冥漾為他可憐的耳朵默哀了幾秒。

 

  「呃、可能是自知之明吧?」褚冥漾傻笑,「你給我看的或許是我最想要的生活沒錯,可是……」他沒有接下去,因為他知道這個答案他只要自己清楚就好了,不用告訴他人。

 

  因為有一個人說他會陪著我度過這一切,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墨,睡吧。」褚冥漾第一次使用了言靈,「然後醒來,你就會忘了不堪的──這一切。」雖然與華麗的咒文不同,但卻是單純而強大。

 

  「大葛格……」墨再陷入昏迷前這麼問了,「你會陪著我嗎?」但是他還沒等到答案就已經陷入深沉的睡夢中。

 

  「嗯。」褚冥漾抱起了昏睡的小孩,走出了早已解開禁制的房門。

 

  亞應該不會介意多了一個小孩子吧?

 

  褚冥漾有些悲催的想著要如何跟冰炎解釋。

 

 

 

後記

這篇有點多字可是我打的很爽(欸

夢境裡其實就是沒有經歷過三歲那件事情然後被冰炎帶壞的漾漾

默默的覺得萌這種性格設定的我很病ˊqˋ

總之漾漾現在要苦惱怎麼跟冰炎解釋他多了一個小孩了(笑

 

因為校稿問題所以08、09篇先刪除

造成困惱或疑惑很抱歉

我會盡量快速的產出的!!請大家再等等!!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