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印調也快要近尾聲了

不嫌棄的話請大家填寫喔

資料頁

表單

 


 

 

08

  所謂的心之所向,其實早在三歲那年就決定好了不是嗎?

 

  褚冥漾覺得自己現在的頭就像是被來路不明的大石塊敲中一樣,不只很痛還很暈,不過換個方式想想他倒是安然無恙的從墨的手下逃出來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等等,我出了那個房間之後呢?

 

  在床上睡得很沉的褚冥漾悠然轉醒,在看到這個完全不是自己的房間但是又非常熟悉的房間之後,他只能瞬間閉上雙眼然後盤算著自己再裝睡的話會不會被發現。

 

  「褚、冥、漾!」一個聽起來就像怒氣隱忍很久的聲音,「還想裝睡?」

 

  命定這種關係太犯規了啦!還我人權啊!

 

  「咳咳。」清冷的聲音乾咳了幾聲。

 

  「……亞?」褚冥漾用他乾澀的喉嚨努力吐出一句話,「好久不見了……」猶豫著自己是不是要起身坐好。

 

  冰炎倒是溫柔地把褚冥漾從床上扶起讓他半倚在疊好的枕頭上,還遞給他一杯裝在馬克杯裡溫熱的精靈飲料,但是從冰炎嘴裡吐出來的話卻讓褚冥漾深深覺得自己還是再昏過去比較好。

 

  「解釋。」他鮮紅的眼神裡飽含著怒意,但並不是針對褚冥漾。

 

  雖然是如此但是褚冥漾還是被他赤裸裸的殺意給震懾住了。

 

  「呃……」褚冥漾啜了一口杯中的飲品,然後他還是沒有想出解釋的辦法。

 

  我要怎麼說?就老姊帶我去那個房間,然後我遇到墨……

 

  褚冥漾覺得用說的他也說不清,反正冰炎也看的到自己腦中的想法,所以他就把整件事從頭到尾想一遍了。

 

  說到底我最近沒有做什麼讓老姊不開心的事情……吧?為什麼要整我啊啊啊啊!

 

  「你最好停止你腦中的尖叫,褚。」冰炎的紅眼毫不猶豫地瞪著躺在他床上的褚冥漾。

 

  幸好我現在算是病人,亞不會扁我!

 

  褚冥漾暗自竊喜。

 

  「等我處理完白陵家……」冰炎丟下一句被消音的話就轉身走出了房間。

 

  然後再來處理我嗎?不帶這樣的我是被陷害的欸!亞!

 

  握住房間把手的手有些停頓,冰炎的臉上的表情卻略微緩和了,然後他步出了房間。

 

  『碰!』房間的門發出了沙啞般的嘶吼。

 

  褚冥漾縮了縮自己的肩膀,然後開始考慮等會兒怎麼從這個房間跑出去。

 

  不過基本上跑了會死更慘是不變的定律,我還是乖乖的坐著等死好了,真是的亞為什麼要這麼生氣?

 

 

 

  踏出房間的冰炎用著冷冷的目光直視站在自己房門外等待的兩人,一時之間三個人都沒有出聲,只憑沉默蔓延在空氣中。

 

  「冰與炎的殿下,請問漾漾他狀況還好嗎?」出聲打破尷尬局面的是白陵然。

 

  「好到不能再好了。」但是冰炎的回答在盛怒之下失去平常應該表現的禮節。

 

  「你不能否認──這是他該去完成的事情。」褚冥玥以淡漠的眼神與冰炎對視,「這是讓他成長最快的一條路。」

 

  「嘖。」注意到自己失態的冰炎稍微斂去了自己的殺氣。

 

  「冰與炎殿下,或許讓現在的漾漾面對陰影有些太早,這點請容許我代替白陵家向您致歉。」白陵然臉上噙著溫和的微笑,「不過既然現在的結果是好的……還請您讓漾漾安心的修養。」

 

  「我明白了。」關心則亂,冰炎也知道這不是自己能夠去幫褚冥漾擋下的事情。

 

  「主神廟的祭典之前,可別太早吃掉他啊。」褚冥玥涼涼的開口,「順便幫我拿這封信給他,冰炎老弟。」然後遞出一封信。

 

  「感謝您讓漾漾叨擾,那麼祭典結束後我們會來接他。」白陵然欠了欠身,便和一旁的褚冥玥一同轉身離去。

 

 

  褚冥漾看著自家老姊寫的信嘴角不禁抽了抽。

 

  『褚漾漾這次辛苦啦,墨的事情你先不用擔心,他不會那麼快醒來,參加祭典之前就好好跟冰炎老弟培養感情。 玥』

 

  然後褚冥漾一如繼往的翻到了信的另一面。

 

  『不要太早被吃掉。』

 

  老姊啊!你到底在想什麼!雖然說我們有命定這層關係但是你覺得殿下會委屈自己跟一個男的、呃,這樣那樣嗎?而且我們熟的時候也只有小時候那一段吧……

 

  怎麼我覺得我自己被冷落很委屈啊?呃啊啊啊!這一定是幻覺!

 

  冰炎對於褚冥漾腦內那段糾結決定無視,畢竟有些事還是要自己想清楚。

 

  「有鑑於你要代表白陵家出席中央神廟大祭,在這之前你必須把所有的禮儀再複習一次。」冰炎開口打斷褚冥漾的腦殘狀態。

 

  「什麼?不、不會吧!」褚冥漾打從內心的發出哀號。

 

  天曉得小時候那些禮儀課對他來說簡直是完全不想再想起的惡夢!

 

  「希望你能夠在我指導你的時候停止你腦內的一切雜音。」冰炎用著他平常鮮少表現在褚冥漾面前的貴族語氣對他說話。

 

  「你要教我!」褚冥漾驚訝地望著冰炎。

 

  「有意見?」紅色的雙眸冷冷地射出殺意。

 

  沒、沒有!小的怎麼敢有意見……

 

  「好好休息吧。」看到褚冥漾的反應冰炎暗自在心裡覺得好笑,他伸手把褚冥漾睡亂的頭髮又弄得更凌亂。

 

  「亞……」褚冥漾原本張了張嘴要抱怨,但卻變成是整張小臉像是熟透了的蘋果一般。

 

  我到底是怎麼了啊啊啊啊!

 

  於是褚冥漾的腦內又更加糾結了。

 

 

 

  「錯了。」冰炎面無表情地坐在餐桌旁,準確來說是坐在褚冥漾的正對面。

 

  褚冥漾拿起刀叉的那雙手就這樣子的僵在半空中。

 

  我一點點也不想參加祭典了拜託來個人帶我回家啊啊啊啊!這樣子一頓飯我要吃幾個小時啊!為什麼刀子和叉子甚至是湯匙還要分那麼多種?

 

  褚冥漾的糾結基本上毫無保留的全部顯露在臉上。

 

  冰炎在心裡覺得好笑但是仍舊扳著一張臉,接著他起身來到了褚冥漾身後一個傾身握住了他懸在空中的那雙手。

 

  「你選對了,可是……」冰炎故意靠近褚冥漾的耳邊低喃,「拿的方式不對。」然後就著自己的手把褚冥漾的姿勢調整正確。

 

  縱然冰炎的嗓音依舊是如同往常一般的清冷,但是靠在耳邊的吐息還是讓褚冥漾的耳根子燃燒了起來。

 

  我整個人都不對了啊!亞你就不能好好講話一定要這樣嗎?

 

  「呵。」或許是見懷裡的人被自己欺負的太過,冰炎放開了他的手。

 

  反正來日方長。

 

  冰炎不懷好意地想著。

 

  褚冥漾不知道自己最近到底是怎麼了,只要稍稍和冰炎有肢體上的碰觸,臉就會變得像燃燒一般的熱。

 

  明明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他糾結的揉亂了自己的頭髮,但是想起那人最近常常這樣對待自己頭髮,他的臉又不能克制的紅了起來。

 

  褚冥漾振作啊!

 

  我對亞該不會是……不!不可能吧!想想之前沒見面的時候互相往來的信件裡也很正常,雖然說是想起了小時候的記憶,但是還是比較像是家人不是嗎?不過如果命定的人像家人不是不太妙嗎?

 

  於是褚冥漾陷入深深的思考輪迴裡。

 

  而祭典的日子悄然而至。

 

 

 

 

後記

 

冰炎你那是調情不是教學!放開那男孩!! 

總之這是漾漾開始糾結和冰炎到底是什麼關係的時候了www 

之前根本沒進展(O

然後因為墨被然和冥玥帶走了目前漾漾不用擔心怎麼解釋

但是估計冰炎也已經知道個一清二楚躲也沒有用了(欸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