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我還是為了冰炎的利益標上慎了(汗

會拉燈但是不能接受的孩紙請往下跳喔

 

 

 

 

 

 

  不管以前如何,我會一直喜歡你,從現在到將來。

 

  一個吻。

 

  一個綿長卻又溫柔的吻。

 

  褚冥漾覺得自己都快融化了。

 

  因為闔上眼而帶來的黑暗,更讓他清楚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以不可思議的頻率跳動著。

 

  我會不會因為心跳過快而死掉?

 

  褚冥漾的腦袋呆愣愣地冒出一個問題。

 

  「嗤。」聽到褚冥漾心裡所想的冰炎,總算是放過了他的嘴唇,「你這樣我可怎麼辦才好?」卻又他的耳垂邊吐納著微微沙啞的氣息。

 

  褚冥漾的耳際在聽到冰炎的話語後,紅到幾乎可以滴出血來了,原本微微虛軟的身子現在更是整個癱軟在冰炎身上。

 

  「亞……」無意識喚著冰炎名字的褚冥漾,絲毫不清楚對方的理智已經到了臨界點。

 

  「不推開我嗎?」冰炎用著暗啞的聲音嘆息著。

 

  畢竟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接下來他會做出什麼事情。

 

  「嗯?」意識混濁的褚冥漾無法解讀冰炎的另一層涵義,「我喜歡亞,可是亞討厭我嗎?」慌亂的他伸出雙臂抱緊眼前的人。

 

  明明都對我做這種事情了,我不許你放開我!

 

  「笨蛋,這可是你自作自受的。」雖然知道褚冥漾八成是搞錯了他的話,但對於冰炎來說,到手的肉可沒有不吃的理由。

 

  基於自己有一半獸王族的血統的緣故。

 

  冰炎狡猾的想著。

 

  褚冥漾的下巴被冰炎扣住,原本慌忙逃開的視線再也無法離開那深沉卻又艷麗的鮮紅色,他覺得自己快要被捲進去那雙血色的眼眸裡了。

 

  「唔嗯!」第二個吻來的突然,但卻也不是那麼毫無預警,但褚冥漾還是被一個侵入他口腔的溫軟稍微驚嚇到了。

 

  隱隱約約知道是什麼的褚冥漾,臉頰不自覺地又更紅了,只能被動地承受著冰炎的入侵,因為下巴被扣住的緣故他完全沒有辦法抵抗,不過也沒有想要抵抗的想法。

 

  雖然自己胸腔裡的空氣似乎快要被燃燒殆盡,但是褚冥漾仍舊沒有想要推開眼前的人的想法,甚至有一股奇異的感覺從兩人接觸的地方往下腹而去,褚冥漾不理解那奇怪的感覺是什麼,但是身體卻不自覺的開始迎合對方。

 

  當兩片溫軟交纏在一起的時候,褚冥漾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他覺得那個奇怪的感覺累積的更多了,而身體更發燥熱起來,褚冥漾往體溫一向偏低的冰炎懷裡蹭了蹭。

 

  孰不知這個近乎撒嬌的行為,差點讓隱忍得很痛苦的冰炎失去理智。

 

  「小混蛋。」冰炎放開了褚冥漾,扣住他的手也順勢移到腰上緩緩摩擦著。

 

  「哈啊……」因為冰炎的那雙大手而發出奇怪聲音的褚冥漾,努力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去克制聲響。

 

  「不要咬著嘴唇,讓我聽你的聲音。」冰炎依舊在褚冥漾耳邊低喃著,而後在他的耳後烙下一吻。

 

  「哈……」

 

  細密的吻從頸肩一路綿延下來,一直到心口。

 

  微涼的夜風傳來一絲冷意,被過於炙熱的溫度弄得混沌的褚冥樣這時才意識到上半身的衣服幾乎被解開了一半。

 

  「別!」找回羞恥心的褚冥樣,用他那無力的手試圖推開眼前的冰炎。

 

  但是冰炎卻對那個無力的拒絕視若無睹,他吻上了因為夜風刺激而更加敏感的紅纓,甚至還壞心眼的啃咬它。

 

  「嗯、哈嗯……」褚冥漾的抗拒聲帶著破碎的呻吟。

 

  消散在滿地的星光之中。

 

 

 

  亞你這個大混蛋!

 

  褚冥漾緊了緊被裹在自己身上的外衣,憤恨地抬頭看向擁著自己像是沒事人一般的冰炎。

 

  「我可是收斂了很多呢。」冰炎回以他一個邪佞的微笑。

 

  「哼。」褚冥樣則是賭氣似的扭頭不理人。

 

  「唉,真是。」冰炎寵溺的揉亂了褚冥漾的頭髮,「晚了,回去吧。」然後冰炎把褚冥漾的手放到自己的手掌心裡,十指交握。

 

  「嗯。」褚冥樣低垂著的臉上,露出了恬靜而又幸福的微笑。

 

  真希望能夠就這樣一直走下去。

 

  冰炎笑了,真心誠意的。

 

  「什、什麼嘛!這個願望哪裡好笑了!」褚冥漾看到冰炎的笑容,臉上不禁暈開一絲絲淡紅色。

 

  我可是誠心誠意、很認真地在想欸。

 

  「我知道。」

 

  「那你還笑我。」褚冥漾已經有點像是在無理取鬧的撒嬌了。

 

  「下一次,把願望說出來。」冰炎無視他故意越描越黑的會錯意,淡淡地開口。

 

  「為什麼?」

 

  願望不是說出來就不靈了嗎?

 

  「笨蛋。」

 

  「什麼嘛!就只會罵我笨!」褚冥漾不滿地反駁冰炎。

 

  在天與地交織而成的閃爍星光下,相依漫步著的兩人構成了溫暖的畫面。

 

  

 

  褚冥漾看著自己被紋上典雅的白銀色圖騰的無名指,漾開了幸福的微笑。

 

  婚禮儀式上並沒有邀請什麼人,甚至是連一般平民也不知曉這件事,就皇室的婚禮來說過於低調了些,不過這一切卻是褚冥漾決定的。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我不想昭告天下。

 

  一想到當初毅然決然提出這種意見還沒被處刑,褚冥漾真心覺得自己福大命大。

 

  「想什麼?」冰炎從褚冥漾身後環抱住他。

 

  褚冥漾默默地執起冰炎同樣紋上圖騰的那隻手。

 

  「一樣的,真好。」

 

  「是啊。一樣的,很好。」冰炎溫柔的吻上褚冥漾的眼角。

 

  原以為自己大概就只能庸庸碌碌的度過這個倒楣的人生,卻沒想到能夠與你相遇。

 

  我不怨為什麼自己總是如此不幸。

 

  因為,倒楣如我卻能夠這般的與你相遇。

 

  你,或許就是我用盡此生運氣所得到的幸福吧?

 

 

後記

這次後記大概會很長(

這篇沒有變成坑真的是太好了QWQQ

 

中二時期一直到現在有三年多了吧超久

這個人三天打漁兩天曬網不意外

還記得當初是在我最討厭的數學課上腦抽出第一章的(

感謝我國三的數學老師雖然我討厭你(

一開始就想著冰炎是王子欸ˊqˋ

然後就有了這篇了(各種膚淺

 

當然後來還是重頭校稿了一遍

中二時期文風黑歷史

現在也沒有好到那裡去啦XD

 

謝謝願意一直等我這個廢宅產文出來的大家

當然這篇也很榮幸能夠受到大家的喜愛

讓我可以籌備印製我的第一本本子QWQQ

過幾天會開始回E-mail給有填寫表單的大家

至於印調最後會開到12/31

在那之前還有興趣的各位歡迎填寫歐!

表單

資料頁

如果有任何疑問請至ASK

那麼我們下一篇故事見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