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

 

  「副……歲三先生,可以吃晚飯了。」端著晚餐從灶房走出的齋藤,熟練佈置著。

 

  「所以說,那個敬稱就省略下。」土方無奈地抱著副長從庭院走進來,「啊……一做的飯還真是令人懷念。」

 

  「只不過是粗茶淡飯罷了,還諒副……歲三先生不嫌棄。」齋藤唇邊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順手把土方懷中昏昏欲睡的副長安置到他的寶座上。

 

  「怎麼會嫌棄,稱讚都還來不及了。」土方笑著在齋藤佈置的位子上坐下。

 

  兩個人一起的晚餐雖然不如往昔一般的吵鬧,但是在靜謐空氣中隱隱流淌著地溫馨氛圍,卻令他們十分享受。

 

  吃完飯後,兩人坐在不大的迴廊上看著外面的景色,捧著茶閒適地聊著天,雖然基本上都是土方說著他旅程上發生的趣事。

 

  「之前去到……」土方略為低沉的聲音在微涼的昏黃裡顯得更加迷人。

 

  齋藤看著講述著旅途的土方的側臉,一時之間竟然有些看得入神了。

 

  「一?」土方看著似乎開始神遊的齋藤,不自覺地笑了,「我講的有點太長,累了嗎?」

 

  「啊、呃……不、不是,我我……」齋藤聽到土方的問句不由自主地慌了起來。

 

  看這歲三先生看到入迷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說出口啊。不過,我?我看著歲三先生看到入迷?這真是大不敬啊!

 

  齋藤的臉被染上一抹紅暈,表情更是害羞悔恨糾結在一塊。

 

  「真難得可以看到你這麼慌亂,」土方勾起不懷好意的微笑,「想到什麼了?」

 

  「……」齋藤靜默了一會兒,「沒什麼,只是小事而已。」然後好不容易的用著正常的語調回答。

 

  「是嗎?」土方見他這樣倒也沒說什麼,「不過你最近在做什麼?」只是轉個話題問道。

 

  「這個小鎮有個小道館,我被邀請去當師範,還算是可以維持生計。」齋藤見土方把話題轉開,心裡稍稍的鬆了口氣。

 

  「真不錯。」土方讚賞的點了點頭,「我也來找個工作做好了,總不能到春天之前都在這裡蹭吃蹭喝的。」然後這麼打算著。

 

  春天之前?啊對了,歲三先生櫻花綻放之後就要離開了。

 

  「要不要從操舊業去賣藥呢?」土方啜了一口茶,表情認真地思考著。

 

  「那個歲三先生……」

 

  「嗯?」

 

  「要不要也來道館裡面當師範,我明天去跟館主說一聲。」齋藤提議到。

 

  「小道館有辦法養這麼多師範嗎?」土方打趣地問。

 

  「也沒有很多,而且之前館主才問過我有沒有認識的人可以介紹給他。」齋藤給了土方一個肯定的答案。

 

  「好吧,那我明天就和你一起去找那位館主。」土方遲疑了一下,然後才答應齋藤。

 

  「歲三先生不願意的話也……」或許是看到土方的遲疑,齋藤對於之前的舉動感到有些羞赧。

 

  「沒有不願意,只是想到又能夠拿起刀覺得有些期待罷了。」土方看著又被自己弄得慌亂的齋藤,好笑的回答。

 

  「是嗎?」齋藤無意識地眨了眨眼,然後對於今天情緒有如此大的起伏都怪罪於修練不夠。

 

  「喵嗚──」一直被兩人晾在一旁,原本還趴著昏昏欲睡的副長,用嘴巴咬住了齋藤的袖子往後拉了拉。

 

  「怎麼了這是?」土方看著貓咪莫名的舉動不由得笑著提問。

 

  「大概是想睡覺了吧?」齋藤把貓咪抱起來放入懷中,「歲三先生,雖然有點失禮,不過可能要打斷你說話了。」齋藤無奈地看著懷裡的黑貓。

 

  「不會。」土方搔了搔齋藤懷裡副長的頭,「還會記得照顧主人的身體,真是乖巧。」

 

  「喵嗚──」得到誇獎的小貓倒是開心到連眼睛都瞇起來了。

 

  「副長,你要先洗澡嗎?我去準備浴室。」齋藤看到這副光景,臉上也出現少有的溫和。

 

  「啊,不好意思,就麻煩你了啊。」土方很順手的抱過齋藤懷裡的貓,「那麼這傢伙就交給我吧。」

 

  齋藤把黑貓交給土方後,就轉身去準備浴室。

 

  「你這小子真幸運啊,可以跟他一起生活這麼久。」土方戳了戳貓咪的鼻子,「不過副長啊……這個名字到底有什麼涵意呢?」

 

 

 

 

  正當齋藤準備喚土方去沐浴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這幅畫面。

 

  男子半倚在牆邊,似乎是因為疲憊而正在打盹,及肩的長髮絲毫看不出長期旅途所帶來的狼狽,柔順的散落著,略顯精瘦的身形卻不會讓人覺得單薄,反倒有些凌厲,但這份凌厲卻因為窩在他腳邊睡覺的小貓而消散掉了。

 

  「啊……」齋藤有些懊悔讓連續走了好幾天路的土方同自己說了那麼多話。

 

  「歲三先生……」雖然這麼叫醒土方還是令齋藤於心不忍,不過風塵僕僕的總是要沐浴過後才會比較舒服。

 

  「嗚。」土方聽到叫喚也只是嗚咽了一聲,完全沒有轉醒的感覺。

 

  「歲三先生,已經可以洗澡了。」齋藤見狀也只好伸出手推了推還在睡夢中的土方。

 

  齋藤卻沒料自己的手卻被抓住,一個使力便被土方抓進懷裡,突然包圍住自己的溫暖,讓齋藤不禁愣了愣神。

 

  「別吵……」

 

  歲三先生這是睡迷糊了?

 

  「喵嗚──」一旁的副長倒是被驚動到了,不過稍微出聲之後也只是蹭了蹭齋藤然後繼續他的睡眠。

 

  等等,這是什麼情況。

 

  齋藤慌亂了。

 

  在他發現自己也有些眷戀這個懷抱之後。

 

  「歲三先生!」

 

  「啊……不好意思,一不留神就睡著了。」

 

  「沒關係……」

 

  雖然齋藤這麼說,但是卻是真心希望對方能趕快放開自己。

 

  「大概是睡迷糊了。」土方醒了醒神才發現現在的姿勢有多曖昧,「對不起啊,齋藤。」正經的解釋著並且輕巧地把懷裡的人扶好。

 

  「沒、沒關係。」齋藤的耳際像是在燃燒一般得通紅,「副長,已經可以洗澡了。」

 

  「啊,謝謝。」土方起身,「那麼我就先用了。」微笑地打了聲招呼就前去沐浴了。

 

  在土方離開之後,齋藤有些腿軟的坐下,雙手掩住臉的懊惱著。

 

  明明櫻花開了就要走了……

 

  不可以,就算有多喜歡也不可以……

 

  明明只是希望他能夠好好活著而已……

 

 

 

 

後記

因為童話完結了就偷懶了好幾個禮拜的某人←白目

每次都是因為土齋缺乏症跑來打土齋然後每次都被閃

然後我是個很現充所以超認真的在想他們的生計問題啊XD

想當初試衛館時期也超窮所以就讓他們窮下去了(欸

風間真的有錢到不科學←_←

 

希望最近喜歡虐文的我可以安然無恙地把這份小溫馨維持下去ORZ

然後有做了賀年卡要寄給大家

點我

雖然是COS方面的但是也歡迎填單(到12/16)喔ˊˇˋ

不要照片的話備註就好了XD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