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文,設定錯誤的話請無視。

BUG已修正我忘記取道長的名字QAQQ

 

 

 

 

  自我入萬花谷,大約十年有餘。

 

  當然,我從未想過谷這一件事。

 

  「我說師妹啊,你這次就跟著師兄我一起出谷吧!」師兄把玩著他最近入手的毛筆,對著坐花海旁發呆的我如是說,「師父可是說過這次由不得妳。」

 

  「吶,師兄。」

 

  「嗯?」或許師兄是見我絲毫沒有要起身的動作,他也跟著坐了下來。

 

  「總說世道險惡,但為何到頭來都要讓弟子們一個個的去受傷?」

 

  「因為只有受傷,才能體會到人生為何物。」師兄揉了揉我的頭髮,「看妳平常都在神遊,沒想到這小腦袋瓜還挺會想的嘛!」

 

  「師兄!頭髮會亂啦!討厭!」不由分說的提起筆便朝那雙大手揮過去。

 

  「喲,師妹這麼暴力會找不到情緣喔!」當然師兄被稱作師兄可不是叫好聽的,他十足輕鬆地便躲過了我的攻擊。

 

  可惡!我還太淺了!

 

  「要、你、管!」咬了咬下嘴唇,便氣憤地背過身去。

 

  「好了、好了,別氣了。等會兒還要去和師父拜別呢。」師兄輕巧的順了順被他弄亂的我的一頭長髮,「記得收拾收拾,明日卯時出發?」

 

  「辰時!」

 

  「好好好,辰時就辰時。」

 

 

 

 

  「墨桑,你之前就出去遊歷過了,這次出去記得多擔待你師妹點。」師父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地說著。

 

  萬花谷裡總傳著師父冷情已經到了絕情的地步,但我卻從不這麼覺得。

 

  我只認為師父是重情,要不他怎麼會只收兩個徒弟呢?

 

  「是,師父。我會好好保護師妹的。」今天的師兄比起往常可說是穩重得不可思議。

 

  「墨蓮,這次第一次出谷記得好好聽你師兄的話。然後遇到任何危險的人事物記得抓你師兄當擋箭牌,懂嗎?」師父面對我時,表情總會柔和上幾分。

 

  「師父!」聽到師父的話,就算師兄裝得再穩重也顧不得樣子了。

 

  墨蓮眨了眨眼。

 

  奇怪我明明沒有很難過啊。

 

  「師父……」抿了抿雙唇,試圖不讓眼淚掉下來。

 

  「傻孩子,哭什麼呢?為師還望妳回來時能把妳的所見所為都告訴為師我呢。」師父幫我把不知道何時落下的淚珠拭去,「當然別忘了我單子上的東西啊,墨桑。」然後打趣地說到。

 

  「師父,你這是差別待遇!差別待遇!」

 

  「誰讓你是男的呢。」

 

  「噗哧。」見他們鬧的這一齣,原本有些離情依依的感覺也被破壞得差不多。

 

  其實有時候師父也只是表情冷而已,谷裡的其他笨蛋都傻傻地被騙了。

 

  這麼想著的墨蓮心情又好上了幾分,也顧不得師父那副『冷臉』了,湊過去就是一個撲抱。

 

  「墨蓮?」原以為會出聲罵人的師父,卻是張開手抱住了我,並且發出疑惑的單音。

 

  「師父,徒兒這次出谷,記得不可以再看書看到半夜不睡覺了。」

 

  「好。」

 

  「還有要記得吃飯。」

 

  「好。」

 

  「還有谷裡下雨的時候不准不撐傘。」

 

  「好。」

 

  一個一個的叮囑下來,墨蓮暗暗地覺得自己的師父說不定其實是個生活白痴,於是她為自己的想法瞬間感到惡寒。

 

  「為師也想要讓墨蓮做一件事。」

 

  「什麼事?師父。」

 

  「帶著你認為最美的花回來給為師吧?」

 

  「嗯,徒兒會的!徒兒會找到最漂亮的花回來送給師父!」

 

 

 

 

  「相思子、天名精、千年冰晶……」墨桑看著他手裡師父交予他的清單發愁,「我說師妹啊,妳說師父這是在整我們呢?還是在整我們呢?還是在整我們呢?」

 

  「師兄,你還讓不讓人有其他選項!」墨蓮鄙視的看著現在才想起來要看清單的某人,「誰讓你不先看清單的,等著發抖吧。」然後無良的拿出行囊中的棉襖外套抖了抖。

 

  「當初我第一次出谷去的是七秀坊!」

  

  「師兄我想你應該沒忘記這次是我的。」墨蓮好心地拍了拍自家師兄的肩膀,「你不是認識幾隻羊嗎?找他們借道袍去唄。」

 

  「我想我還是在長安買一件吧……」墨蓮哀怨的嘀咕著。

 

  「是誰當初回來哀號長安的棉襖超不保暖的?」

 

  「師妹──我的好師妹──給師兄我做一件吧?」

 

  「到純陽之後,大概三日。」墨蓮看著自家師兄哀怨的雙眼,「我這次可是什麼材料都沒帶出來呢。」然後愉悅地說到。

 

  「借、借就借嘛!誰怕誰!」墨桑一臉悲壯。

 

  這次師父不知道為何清單上列的,幾乎都是純陽的藥草,雖然說這些藥草在其他地方也有,不過最有效率的還是直接去純陽,更何況師父他還託我們帶信過去呢,不過不排除是想磨練一下怕冷怕得要命的我們就是了,這堆項目到底是要待多久才採得完啊!

 

  想到這裡墨蓮的臉也不由得糾結了起來。

 

  要知道就算對於自家產的棉襖很有信心,但是在萬花谷冬天就必須要穿上這件棉襖的我只覺得前途多舛。

 

  「師妹大不了妳也和他們借一件道袍來穿穿就好了嘛!何必苦著一張臉。」墨桑見到自家小師妹越出神臉色越難看,不由得捏了捏她的臉打趣的說道。

 

  我可是半隻羊都不認識欸!

 

  「師兄,我覺得我們還是在長安待上一段時間好了。」得到結論的墨蓮打掉自家師兄的手,就往一旁的客棧走去了。

 

  「哎,等等我啊,師妹!」

 

 

 

 

  「記得他們說在這裡集合的,我們就等會兒吧!」墨桑領著自家小師妹走進茶館,「想喝什麼?」

 

  不得不說自家師兄不愧為一個師兄,有時候真的還挺靠譜的,早在我們到長安的第一天,他就捎了封信給純陽的朋友要他來帶我們上去。

 

  「師妹啊,妳再不決定我就只點水給妳喝啦!」見自家師妹又陷入自己的小天地裡,墨桑不懷好意的揉了揉自家師妹的頭髮。

 

  「師兄!頭髮、頭髮!」墨蓮毫不猶豫地拍掉自家師兄的大手,「都跟你說了幾次會亂!」氣鼓鼓的怒斥。

 

  「還真難得可以看得到你這一面呢。」墨蓮身後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有兩位道長駐足在那裡。

 

  一位笑得如沐春風,一位面無表情冷得就像純陽的雪景。

 

  「來了也不出聲。」墨桑小聲的碎念了一句,然後伸手把墨蓮微亂的頭髮順好。

 

  「這次師妹出谷還讓道長來幫忙,真是萬分感謝。」墨桑掛上一抹假笑,起身和來人打招呼,「這位是?」然後才發現另外一個自己也沒看過。

 

  「他是貧道的師弟,想著要下山便抓他一起下來遊歷了。」那位笑得如沐春風的道長,基本上好像完全無視墨桑話裡的咬牙切齒。

 

  不知道他是怎麼惹到師兄的?真好奇。

 

  「你們好,我是墨桑的師妹,名喚墨蓮。這次我出谷還勞師動眾地請兩位道長來幫忙,真是萬分抱歉。」墨蓮對著那位笑得如沐春風的道長,露出了非常好奇的眼神。

 

  「不會呢,貧道也好久沒見見我這位『老朋友』了呢。」那位笑得如沐春風的道長看起來心情似乎很好,「貧道名喚孟文俢。墨蓮妳叫我文俢就可以了,可千萬別叫我道長喔。

 

  「你何不坐下來喝杯茶呢?道長。」墨桑對於某個一出現就在拐騙自家師妹的人感到非常、極度的不滿。

 

  「那就不客氣了。」

 

  「前陣子你信裡寫的……」才剛坐下墨桑和孟文俢兩人便開始進行他們對於悟道的激烈討論,完全把自家師弟、師妹晾在一邊。

 

  「道長,你好。」因為沒人講話實在太尷尬了,墨蓮決定自立自強。

 

  「妳好。」

 

  「道長,你這次下山是要買東西嗎?」

 

  「不是。」

 

  「那道長你為什麼要下山?」

 

  「……。」那個冷臉道長只是看了自家師兄一眼,然後就不講話了。

 

  好吧,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要知道之前只有我忽略別人的問題,還沒有一次被忽略的這麼徹底的。

 

  突然覺得對不起師父他們。

 

  墨蓮捧起眼前的茶杯輕輕啜了一口,還暗暗的瞄了對面的道長一眼。

 

  長得還真是斯文,不過就是怪了點。

 

  然後絲毫沒有半點猶豫的把他貼上了怪人的標籤。

 

後記

最近渣基三渣得有點嚴重啊XD

好喜歡師兄師妹的日常差點寫成雙花

這篇不知道會分成上下還是上中下全憑我腦洞程度吧:D

當初為了看風景就拉了自家親友一起栽進去

結果我還5X的時候人家就華麗麗的90(覺得虐

雖然現在進80年代各種被小怪圍死更虐

太喜歡萬花谷的設定也不管難度就直接選了XD

只能自己承認我是操作廢OTZ

雖然身為雙修花我也只補過親友而已:D

最近正在找可以讓我蜂針的屍體(

如果是隻羊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