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

  「墨,你猜那邊現在是什麼月份啊?」

  「白露為霜,約莫是巧月吧。」

  現在三人坐在一艘小木筏上面,據君晴紫的話來說就是,最完美的第一站當然是去看那個死老頭,咳不是!是那個頂頭上司。

  深不見底汪洋,因為小木筏經過而泛起淺淺的漣漪。

  「那個老頭最喜歡亂換天氣了,我覺得沒那麼簡單。」君晴紫把手上紅色的花隨意地丟到水裡,「小依看好了,雖然我們不用怕這個池塘,但是太麻煩了還是能避則避為佳。」

  穆依眨了眨眼,不知道要對君晴紫話裡的池塘感到驚訝,還是那朵還沒碰到水就消失無影的花。

  「我會好好躲開的。」穆依還不太理解這個世界的事,當然還是乖乖地聽話為上策,「這裡有名字嗎?」

  「百納川。正因為是百納,所以才很麻煩。」顏墨君淡淡地回答。

  「就我看來不過就是那老頭養各種奇怪生物的水族箱!」君晴紫的語氣帶著十足的怨恨。

  「你師父之前有個很喜歡的髮簪掉下去了。」顏墨君一旁訕笑著解釋。

  「哼!哪天我一定要跟那老頭子討回來!」

  「妳省省吧。」

  「顏墨君!」

  「紫師父,為什麼你們剛剛在討論天氣呢?」穆依很識趣地在此時提出問題,不然等等君晴紫又要縮在角落生悶氣了。

  「因為,那個老頭子喜歡極致的美。」君晴紫見到穆依問自己倒是不再賭氣認真解釋了起來,「換句話說就是,冬天吹暴風雪,夏天氣溫可以高到攝氏四十度。」

  「所以最好是在春天或者是秋天的時候去。」顏墨君一旁補充著。

  果然不管是哪個世界都有怪人啊。穆依默默地在心裡記著規則。

  木筏緩緩地駛向岸邊,虛無飄渺的煙霧繚繞著有如幻境一般。

 

  『丸、竹、夷、二、押、御池……』一首童謠伴隨著船的靠近越來越清晰。

  「啊啦,今天是赤雪看守渡口呀。」君晴紫訝異的看著渡口上身著浴衣唱著歌的小女孩,「久しぶりね(好久不見)。」然後說了句穆依聽不懂的語言之後,翻身上岸。

  「君大人、顏大人,日安。這位是?」赤雪看著穆依歪著頭問另外兩人。

  「這是同為引魂者的穆依喔。」君晴紫簡單地向赤雪介紹。

  「穆依大人,嗯,赤雪記住了。穆大人,日安。」赤雪眨著大大的雙眼盯著穆依看。

  「妳好。」穆依乖乖地向對方打招呼。

  雖然是個可愛的小女孩,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股讓人打從心底發寒的氣息,還是不要太靠近為妙。這樣想著的穆依往君晴紫的身後稍微靠了過去。

  「三位大人,閻王已在正殿等候各位前去。」

  等等,難不成紫師父說的老頭是……穆依瞬間覺得自己的三觀被毀了大概一半有,雖然說自己生前算是個無神論者,但是多少都會有尊敬之意啊。

  「走吧,小依。」看著似乎在恍神的穆依,君晴紫戳了戳他的臉,「拋棄你心裡的成見,雖然說起來算是我們上司,但其實就只是個老頭子而已。」

  「不過我們還是得聽那老頭的話就是了。」顏墨君無奈地補充。

  「嘛!把師父老人家的名諱搬出來,還怕他不成。」君晴紫笑著走在前頭,女童樣貌的她臉上出現奸詐的表情雖然微妙,卻合適非常。

  「嘖嘖,把妳這身黑氣收起來,嚇到穆依了。」顏墨君無奈地用手中的扇子戳了戳君晴紫的臉。

  「哼,要你管。」

  「紫師父跟墨師父感情真好呀……」穆依看著走在前頭的兩人,不由自主地感嘆。

  「誰跟他感情好!」君晴紫幾乎是聽到就馬上反駁了,「等等,小依你剛剛叫墨啥?」

  「……墨師父?」穆依眨了眨眼絲毫不知道自己這樣叫有什麼錯,反正都是帶領自己進入這世界的人。

  「哦--」顏墨君倒是對這稱呼有點訝異,「呵,不過這樣也好。」然後挑釁的看了君晴紫一眼。

  「小依你剛剛把自己賣給一個黑得徹底的人你知道嗎!」君晴紫近乎悲憤地對著穆依喊。

  「君、晴、紫。」

  「呵……呵呵,墨我剛剛什麼都沒說,嗯對,你聽到什麼都是幻聽。」君晴紫幾乎是一秒就躲到穆依的身後,畢竟是小女孩的體型,倒是躲得密密實實。

  「呃……」看著眼前面露煞氣的小男孩,「墨師父你看庭院的楓葉,紅得很漂亮呢。」穆依慌忙地轉了話題。

  「……唉,是挺漂亮的。」

  不管怎樣算是躲過了吧?這麼想著的穆依,看到君晴紫竄出頭用唇語說了聲『做得好』。

 

  「三位大人請稍等。」快到正殿的時候,一名臉上戴著薄紗的侍女恭敬地低頭擋住他們往前的路。

  「引魂者大人駕到--」然後氣勢磅礡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大殿。

  「大人們這邊請。」

  「帶路吧。」君晴紫聲音淡淡地,臉上的表情也不似方才,肅穆了起來。

  就這樣一行人一路無語地到了正殿裡邊,穆依傻傻地想著其實紫師父也很會裝模作樣嘛……

  似乎是提前讓所有奴僕退下似的,大殿空無一人。整個廳堂裡只有遠遠坐在暗處,散發著強烈威壓、看不清臉上表情的人。

  「屬下君晴紫攜弟子穆依,見過閻王。」

  「屬下顏墨君攜弟子穆依,見過閻王。」

  穆依看著兩人恭敬地作揖,自己也跟著有樣學樣。

  「得了吧,還裝什麼裝。」暗處的人不耐煩地說著。

  「這還不是老頭子你先開始的。」君晴紫聽到這句話之後,所有裝出來的氣息全部不復存在,就連顏墨君也是。

  現在是什麼情形?慕依有點轉不太過來。

  「這小傢伙叫穆依啊。」

  「是。」

  「千萬別被他倆帶壞了啊。」對面傳來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期盼。

  「呃?」

  「老頭子你在說什麼帶壞?」君晴紫殺氣騰騰的問著。

  「我在說庭院的景致真好,呵呵。」閻王馬上轉了個話題,「墨君哪,你說說怎麼當初那麼可愛的小女孩長歪成這樣?」然後痛心疾首地抓著顏墨君埋怨。

  「這始終是個不解的謎。」

  「你們!」

  看著眼前這三個應該是地位崇高的人胡鬧,穆依突然覺得三觀盡毀的自己還滿能夠適應的。

  「老頭子,今天我們來可不是敘舊的。」不知道為何君晴紫的聲音突然變得非常成熟。

  「是啊。」顏墨君的聲音也是沉穩了起來。

  穆依詫異地看著談笑間瞬間長成大人的兩人,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哎呀,都忘記在老頭子這裡會變回真身。」君晴紫艷麗的聲音迴盪在空蕩的大廳裡,聽來帶了點誘惑的味道,「嘛!算是提前見到了吧。」君晴紫拍了拍穆依詫異地臉。

  放大版的君晴紫,披散的長髮近乎碰地,原本穿在小孩體型身上的深紫色衣衫,也一齊變大而且似乎還改了樣式,整個人散發著慵懶的魅惑感,穆依腦海裡瞬間浮出了「紅顏禍水」這個詞。

  至於顏墨君也是,臉上的稚氣早已不復存在,原本就不常笑的他,清冷的氣質更盛,手上的扇子開合開合的打著節奏,墨色的衣衫更加襯出了他翩翩公子的氣息。

  總覺得在家兩師父在他們年代應該都很有人氣吧,站在一起就像一幅畫似的。

  「我們引魂者的時間停在人世的最後一刻,雖然外貌可以隨意改變,不過真身就這樣了無法改變。」顏墨君補充著。

  也就是我就這樣了?穆依看著自己矮小的身板,有些埋怨自己之前為什麼不長高一點。

  「外型是可以改變的,呵呵。」君晴紫笑著安慰看起來很沮喪的穆依,「好啦,老頭子開始辦正事了。」然後笑著把穆依往前推了推。

  穆依一個踉蹌之後才站定位,而後他突然發現四周皆暗了下來,一首聽不懂內容的樂曲緩緩迴盪著,雖稱不上令人安心卻是讓心情平靜了好許。

 

  「卿為引者,以聲為憑,度魂萬千,直至魂散兮。」

  「我為引者,以聲為憑,度魂萬千,直至魂散兮。」

 

  不由自主的穆依跟著那低沉而威嚴的聲音念著像是誓言一般的句子,淡淡的光包圍住了他整個身子。

  小提琴的聲音?可這裡明明就偏東方世界不是嗎?穆依聽著微弱的樂音疑惑的想。

  「嘛!到底還是跟我所想的差不了多少呢。」君晴紫的聲音打破了穆依的思緒。

  「這是小提琴?為什麼?」穆依眨了眨眼看著浮現在自己眼前的樂器,伸手把他接了下來。

  「小依,這以後可就是你的好夥伴啦。」成人版的君晴紫拍了拍穆依的頭,「不過居然出現了西方的樂器,老頭子小心另一邊有異議,呵呵。」然後對著閻王說起風涼話。

  「紫兒--」一道不屬於任何人的聲音,憑空出現。

  「說了別裝那聲音叫我,老頭子。」聽到這聲音的君晴紫愣了一下,便氣沖沖地埋怨著閻王,「小依我們走。」拉著穆依便頭也不回地往店外走去。

  「還是過不了那關嗎?墨君,之後可能要麻煩你了。」

  「是,屬下遵旨。這便也退下了。」

  穆依看著拉著自己走的君晴紫,聽著後方清晰傳來的對話。

 

  過不了的那關?

 

 

後記

最近過得太慵懶都沒在更文(土下座

至於拖很久的<童話>預計近期會送印ˊ艸ˋ

讓大家久等了QWQ請收下我歉意的膝蓋QWQ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