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臨時把我從太原那叫回來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美其名說是為了舉辦雨硯大師姊的婚禮需要人手,可是像我這種不入……呸呸呸,不在喊得出名字名單內的弟子,回來也幫不上什麼忙吧。

  若曦埋怨踢著石頭往三星望月走去。

  說起來我這麼沒有存在感說不定沒回來也沒人知道!啊哈!看來我現在偷溜大概是個好選擇。

  「嘰!」一個動物的叫聲把若曦從抱怨的思緒中喚了回來。

  「啊,是松鼠!」若曦的注意力瞬間被松鼠給吸了過去。

  「嘰!」但松鼠絲毫不領情地往若曦朝她伸去的手咬了一口,就消失無蹤了。

  痛死了……若曦欲哭無淚的看著自己的傷口,才意識到自己腳下踩了一顆硬硬的物體。

  「原來是堅果啊。」施施然的把堅果撿起來收好,若曦開始感嘆自己一直以來諸事不順的體質,為什麼我會沒事踩到堅果被松鼠咬啊!

  「若曦…?」

  「呃…慕辰師兄,呵、呵呵呵…好、好久不見……」若曦僵硬的轉身向來人問好。

  天哪,現在跑還來得及嗎?早知道一回來就應該躲回自己屋裡!

  「怎麼?也回來幫忙雨硯師姊?」

  「是呀,慕辰師兄,我是被師父叫回來的。啊!我想起來我才剛回來還沒跟他老人家打聲招呼呢,師兄我先過去!」若曦幾乎是一口氣講完這話轉身就要離開,但卻又被慕辰叫住了。

  「對了師妹,妳原本那間房間因為妳太久沒回來,被清出來讓給別的弟子了。」

  若曦瞬間有點風中凌亂。

  很好現在有兩個問題要解決,一是我的東西呢?二是我今天晚上要住哪裡啊啊啊啊啊?早知道不管師父再怎麼威脅我我也不要回來!我到底是有多被人遺忘,想想還真有點難過……

  「師兄,冒昧問一下我以前房間的東西被放去哪裡了?」

  「妳不先問問妳晚上要住哪裡嗎?」慕辰既好氣又好笑的問著眼前分明被打擊的小師妹。

  「哈哈哈,總會有辦法的,我想先拿回我的東西。」其實若曦那個瞬間的打算是把東西拿一拿,去谷外長安找個客棧住到婚禮結束再直接回太原。

  「妳該不會是想去長安找個客棧住?」

  「呃……」師兄真不愧是師兄……

  「妳是不是傻!都被欺負成這樣了還不生氣?」

  「哎?」若曦詫異地看著向來冷靜的師兄如此情緒化,「這也沒辦法嘛,而且谷內的師弟師妹變多也是好事。」

  「唉。」慕辰深深嘆了口氣,「跟我來吧。」

  若曦默默地跟在自家師兄身後,其實說起來師兄算起來並不是我師門的師兄,如此出色的萬花弟子在師父門下簡直是奇蹟,說起來師兄本來的師父好像在他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不過那時候我也沒什麼記憶就是了。

  「哎?師兄這不是你……」

  「妳在谷內的時候就跟我住,師父說的。」慕辰師兄指著一旁的房間,「喏,那間房給妳用,妳的東西都收好在裡面了。」

  「師兄我怎麼好意思麻煩你,我把東西收一收……」就去找地方住。

  「就憑妳叫我一句師兄。青岩萬花,應該是每個萬花弟子的家。」師兄丟了一句話就進去自己的臥房了。

  被自己的師兄帥到了怎麼辦?

  

  「慕辰他因為妳的房間要讓給別人可是發了好大的脾氣呢。」師父沒心沒肺地說著。

  敢情這人根本就沒去拒絕吧。若曦默默想著。

  「以後妳就住在那吧,妳啊住在那邊大概會比住在原本的地方好。」師父拍了拍我的頭,「妳這麼笨,住在妳聰明的慕辰師兄旁邊我也放心些。」

  每個人都說我笨我到底是多笨啊!我不過就是一直沒回谷而已啊,你們的平均智商上升了嗎?我在谷外還是會被尊稱一聲大夫的啊!

  「對了,傻徒兒之前讓妳找的那份藥材…」

  啊啊,今天師門的畫風依舊正常運轉呢。

  「小傢伙,你今天又來了呀。」剛從自家師父那回去的若曦用手點了點又來找她報到的松鼠,現在這隻松鼠已經不會亂咬人了,而且還莫名地跟我熟了起來。

  「嘰嘰!」

  「我可只剩下一顆堅果了啊。」若曦把自己手上最後一顆堅果拿給松鼠。

  「嘰!」

  「對了,總叫你小傢伙不太好,我給你起個名吧。」

  「嘰?」

  「看你圓滾滾的,就叫你胖胖好了!」

  「嘰嘰嘰!」於是松鼠胖胖生氣地在若曦手上留下一道血口子,咬的。

  「胖胖你好兇殘!」若曦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傷口,盤算著回去會不會被師兄發現。

  是說我幹嘛怕被師兄發現啊,就算被發現大概也不會怎樣吧?

 

  「妳手上的傷哪來的?」慕辰面無表情的盯著若曦看。

  我收回我剛剛的想法,師兄你的表情不需要這麼可怕啊。

  「胖胖咬的、呃,不是、是一隻松鼠咬的,嘿嘿嘿。師兄我這就去包紮。」若曦緩緩地移動自己的腳步要往自己臥室走去。

  這屋子的設計還真不好!為什麼偏要把研究製藥的隔間設在中間!

  「手給我。」慕辰直接把人拉到自己的工作臺的旁邊坐下。

  「師兄這點傷我自己來就好。」好歹我也是行醫幾年了。

  慕辰不說話,只是手腳俐落的清理、上藥、包紮,不過一會兒便處理好了傷口。

  「那個、師兄謝謝,我先回我自己的房裏去了。」一陣無語尷尬地讓若曦想逃。

  「妳很怕我?」慕辰卻不把手還給對方,甚至還不讓若曦掙脫。

  「怎、怎麼會呢,呵呵呵,我對師兄非常尊敬的,真的。」若曦眼神閃爍。

  「是麼?」

  「是是是!」

  「罷了,今天早點休息吧。」

  「師兄,你也早點休息。」若曦落荒而逃,師兄的眼神裡有著看不清楚的東西,不知道為什麼讓人心慌。

  沒事、沒事,反正等這件事情結束就要搬家了,嗯,還是把太原租的那間房可以買下來好了。

 

  「若曦?若曦!居然連妳也回來了!」

  「雨硯師姊妳要出嫁這件大事,都傳到太原了我怎麼能不回來湊湊熱鬧呢!」若曦打趣著眼前的準新娘,說起來在自己小的時候也是深受雨硯世界照顧,應該說我們這一輩的都受到雨硯師姊非場多關照。

  「你們這些人!盡會取笑我!」雨硯師姊紅著臉笑罵著。

  「雨硯師姊,要幸福哦。」若曦真心的祝福著。

  「我會的若曦,以後也記得定時回谷。」雨硯有些嚴肅地囑咐著,「像妳一次遊歷就這麼長時間才回谷的弟子,真的不多了。」

  「現在太原雖戰事早已平定,但是重建工作卻遲遲趕不上日程,師姊我也不能保證我什麼時候能回來,但是我會回來的。」若曦微笑著回答。

  「萬花谷是我們的家,累了就回來吧。」雨硯抱著拍了拍若曦的頭,就像許久許久以前若曦被冷落在一旁的時候一樣。

  若不是雨硯師姊的婚禮,怕是自己也不會回來吧,自己永遠都記得小時候師姊給的那串糖葫蘆,就像是灰白畫面裡面穿插的少數彩色影像。

  當然自家師兄給的印象也是非常色彩斑斕,嗯。

  想當初賭氣仗著自己這麼透明逃課也不會被發現(事實上還真沒人發現),一連逃了快一禮拜的課吧,反正當值的夫子無聊我就逃唄,那小日子過得可真快活,雖然隔一個禮拜就被師兄掐著耳朵回去聽課了,從此之後還天天盯著我去上課,說起來我沒長歪還真要感謝師兄,唉,那時候雖然天天被看著、抱怨著師兄,卻也還是、嗯,甘之如飴。

  雖然師兄嚴厲到我現在看到他還是想轉身就跑就是了。

 

  婚禮出乎意料地有點紊亂但是卻很成功,當然這可不是身為主持婚禮的我們的錯了,師姊的朋友其實有些還滿奇葩的,嗯。

  「嗯?胖胖,你也來幫忙嗎?」若曦拿著一疊碗盤發現自己腳邊跟了個小傢伙。

  「嘰嘰嘰!」胖胖顯得很得意。

  「真棒,等等去問問看還有沒有果子能讓你吃好了。」若曦看胖胖接受了自己取得暱稱倒也默默覺得好笑,明明上次那麼生氣的。

  「嘰!」

  嗯,等殘局全部收拾完,跟師父講講過兩天回太原好了。

  「不過去太原的話,胖胖就不能跟了吧?」若曦猶豫地想著。

  雖然說養一隻松鼠並不費力,不過胖胖跟著我被關在屋子裡應該也不好受吧。

  「嘰!嘰嘰嘰嘰嘰!」

  「嗯?你是想跟著我去嗎?」

  「嘰!」

  「太原可不好玩喔,雖然現在已經平定了,但是還是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的。」若曦把盤子放到集中的地方後,繼續回去收拾,「到時候你可能會一整天都待在房間裡喔。」

  「嘰!」

  「好吧,就帶上你,到時候可別整天鬧我啊。」

  「帶上誰?」

  呃,師兄?若曦緩緩地回過身,果然看到自己所想的那個人。

  「嗯?妳又要去哪裡了?若曦?」師兄的笑容看著讓人心底發寒呀。

  「就、就回太原,剛建起來的醫館很缺人手的,可能過幾天要回去了。」若曦解釋著,越解釋越覺得自己應該盡快趕回去才對。

  「唉。」慕辰把頭靠到若曦的肩膀上,「為什麼總是打算不聲不響地從我眼前消失,八年前是,而現在也是嗎?」

  「師兄?」被順勢圈進對方懷裡的若曦疑惑地喊了聲。

  「為什麼八年前不和我道別?」

  「我只是覺得......」  

  「沒必要?」

  「呃,嗯。」

  「師兄,你先放開我……?」

  「……」

  …這是不放的意思嗎?

  「我師父被抬著回谷的那一天,妳記得嗎?」

  「師兄,我只記得那天雨下得很大,昏黃的燈火混雜著此起彼落的哭聲,我也記不清那時候的事情了,師父好像衝了上去……」

  「然後一個也哭得很慘的小男孩站在妳的身邊,因為他的師父被好多大人包圍住所以他沒有辦法靠近,然後妳就問了他『大哥哥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那時候的他沒有餘力回答任何問題,那時候小小的妳抱住了他,『大哥哥這裡冷,不要在這裡哭。』妳的體溫很暖,就跟現在一樣溫暖。」

  「師兄?」其實若曦真的完全想不起來有這件事情了。

  「記性真差,不過還好我還記得。」慕辰在若曦頭頂上落下一吻,「謝謝,是妳那段日子陪著我,救贖了我。」

  「我想起來了…那時候師父總打發我一邊玩去。」然後我好像真的就拎著玩具一邊玩去了,還拉了一個玩伴。

  天哪,不會吧?所以我拉到師兄?噫!那為什麼我沒半點印象!

  「嘰嘰!」被冷落在一旁的胖胖發出不滿的聲音。

  回過神來的若曦紅著臉推開了慕辰。

  「師兄我繼續收拾去了。」本來想要速速遠離現場的若曦卻發現自家胖胖還沒跟上來。   

  「胖胖!」

  「嘰嘰嘰嘰嘰?」胖胖繞了慕辰一圈最後在他身前停了下來,似乎在表示著好奇。

  「妳說這隻松鼠叫胖胖?」慕辰輕輕搔了搔松鼠的頭。

  「嘰!」某隻胖胖好像顯得十分開心。

  好呀你這見色忘友的松鼠!若曦不滿的在心底嘀咕,等等難不成我一開始被他咬就是因為長得不夠好看嗎!

  「呃,是啊師兄。」

  「真符合。」慕辰嘴角勾起微笑,直勾勾地盯著若曦看。

  師兄我總覺得你話中有話啊。啊啊啊,我覺得我再待在花谷我就要被逼瘋了,不行不行明早清晨就走,不對半夜就走!就這麼決定了!


 

  「師父,我等等要……」

  「又要出門了?」

  「是的,師父有需要什麼東西嗎?我等等來拿單子。」

  「若曦啊……我有時候覺得我是不是太少關心妳了,妳回來的次數少、停留的時間更少。」

  若曦愣了一下,用一個師父是不是今天沒吃藥的眼神看著他。

  「師父,怎麼會呢?」整個花谷最奴役我的人就是你啊!

  「罷了罷了,也是我不好。等等跟妳師兄說聲,出發前來拿單子啊。」

  「為什麼要跟師兄說啊…師父。」

  「妳不講被煩的是我啊,去去去,等等來拿單子嘿。」

  好吧,師父不是沒吃藥是藥效發揮的太慢了,該換一種了!

  「是,師父。」若曦無奈地準備回去收拾行李,當然她算準了現在自家師兄一定在裴元大師兄哪裡幫忙。

  「聽到了?」

  「嗯,謝謝師叔。」慕辰從後邊走了出來。

  「你跟我師兄的個性倒是一個樣啊,好好把握啊。我也就只給你這次機會了,就算你是我師侄。」

  「是的,師叔。」慕辰行了一個大禮,便不遠不近地跟在若曦後面回去了。

  「一個比一個還要不省心,真是!」雖然是這樣唸著,但眼神裡卻是滿滿的笑意。

 

  「那邊是不是還少了幾味藥材,不如一起帶過去好了。」若曦邊清點自己的行囊,邊想著能夠從谷裡帶多少藥去醫館,要知道進貨藥材也是需要點盤纏的。

  「少了什麼?」

  「師兄……!」不是吧,你這時候不是應該在裴元大師兄那邊幫忙嗎啊啊啊?

  「怎麼,看到我很驚訝?」

  「師兄這時候不是應該…」在大師兄那邊嗎?

  「妳又要從我眼皮子底下跑了?」

  「師兄我、我很光明磊落的!」

  「唉,妳怎麼這麼愚鈍!」慕辰按了按他的太陽穴。

  這年頭是流行動不動就罵人傻嗎?我都快要懷疑我自己的智商了!

  「傻師妹,我喜歡妳,妳怎麼還不明白呢?」

  「啊?我、我……我?不對,師兄你今天怎麼了?」跟師父一樣沒吃藥嗎?

  若曦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家師兄。

  「唉。」慕辰又揉了揉太陽穴,這次力道加大了些。

  「若曦,我有騙過妳嗎?」

  「好像是…沒有的吧。」

  「那我待妳不好?」

  「沒、沒有啊。」

  「那妳相信我嗎?」

  「當然!」

  「那麼、妳喜歡我嗎?」

  「我、」若曦腦袋快速的閃過無數個畫面,被抓回去聽課的、背不齊詩詞被師兄罵的、被欺負時候師兄的安慰,還有為了我向師父和前輩們發怒的……。

  好像……是喜歡的吧?

  「嗯?」

  「…喜、喜歡的。」

  是呀,怎麼能夠、不喜歡呢?

  「呵,我也喜歡妳,我的傻姑娘。」




 

【後記

大概的年表如下ˊ艸ˋ

墨蓮:純陽歷練(18歲)>回谷休養>太原戰亂(20歲)>萬花(22歲)雲遊四海

雨硯:萬花修練(12歲)>出谷遊歷(15歲)>萬花(20歲)>結婚(24歲)

若曦:萬花修練(10歲)>出谷遊歷(14歲)>太原定居(18歲)>萬花(22歲)

(同顏色同時期)

  墨蓮經歷的戰亂大概是前期>稍停

  若曦經歷的戰亂大概是後期>重建(90接95)

媽呀連我自己都好亂XD硬要戰亂梗的下

 

我好想要養隻胖胖啊ˊqˋ

痞客這裡改成這樣我都要不會用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