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一年了。  

學長不在,已經一年了。

每次回到黑館,向是被制約似的,一定會在學長的房門前停下來...

「唉。」嘆了一口氣,褚冥漾轉動自己房門的把手。

退下自己身上的紫袍,任由自己因任務而疲憊的身體重重摔在床上。

只有這樣出任務出到死,自己才不會多想吧...  

褚冥漾扯了一個苦澀的微笑,起身走進浴室沖澡。  

奇怪的是,那人偶看久了,其實也不怎麼可怕了,我果然還是被火星人同化了。  

褚冥漾看向鏡子裡消瘦的自己。  

一定讓大家很擔心吧?不過如果不讓自己忙一點,會開始胡思亂想的!  

沖完澡後,褚冥漾拖著疲憊的身子,把自己的紫袍大衣掛好。  

突然想起來,主考官當時問的問題。

  

為什麼想考紫袍呢? 

因為我不想單方面被人保護,而是有能力去保護別人。

  

但最大的原因,還是想要有能力站在學長身邊吧?  

為什麼人總是在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呢?  

以前的我不明白,我對學長到底是抱持這什麼情感?  

直到學長選擇犧牲自己的那天,我才懂了。

  

我喜歡學長,非常非常喜歡。

  

「唉,今天又要失眠了。」閉上眼就會想到那抹銀紅。  

褚冥漾打開電腦,開始播放他從原世界帶回來的專輯。  

 

我發誓不再說謊了 

多愛你就會抱你多緊的  

我的微笑都假了  

靈魂像飄浮著  

你在就好了

  

  

每次聽一定會哭的褚冥漾,這次依舊留下淚來。 

明明已經過了一年了!心怎麼還是這麼痛呢? 

褚冥漾躺回床上,一遍又一遍的重複播放這首歌。

  

  

翌朝清晨。

褚冥漾伸了個懶腰。  

「看來我又找到一個可以入睡的方法了。」他苦笑了下。 

打開窗,讓清晨的風吹進來。  

「又是一天的開始。」又是一個沒有學長的一天。 

我想我忘不了學長了... 

「唧—」手機傳來摧殘耳朵的高音。  

褚冥漾皺了眉。  

我記得我有關機啊!但他還是接了,雖然不甘願。

  

『喂?』  

『漾漾!你終於接了!快到醫療班來!』是千冬歲的聲音。  

『怎麼...』不等他問完對方便收了線。

  

發生什麼事?那麼緊張?

難道是夏碎學長出事了嗎?  

褚冥漾套上紫袍,便丟了個傳送陣。

  

「怎麼了?千冬歲...」褚冥漾的嘴巴張了又開、開了又張,始終沒有再發出半個聲音。  

「褚。」倒是眼前的那人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學長...」我現在一定是在作夢!這不是真的!為什麼紅眼殺人兔回來了?  

「啪!」好痛!  

褚冥漾捂著自己的頭,發誓他閉腦了。  

「唉...冰炎不要動氣。」輔長在一旁涼涼的說。  

「讓我扁他!」紅色的眼睛依舊...充滿殺氣。  

「褚冥漾小朋友,不要讓冰炎動氣喔!我先忙去。」  

「學長...你回來了。」不知道為什麼鼻頭一酸。  

討厭,我明明不在別人面前哭的! 

「白癡!我什麼時候是別人了?」學長的手不輕不重的敲了我的額頭。 

「欸?」抹抹自己的臉,褚冥漾抬頭望著自家學長。  

「夏碎都跟我說了,我不在的時候,你似乎天天以淚洗面?」學長臉上的笑,好像越來越溫柔了...

褚冥漾愣了愣。  

還是感覺好不真實。  

你怎麼考了紫袍之後,還是這麼呆啊?」 

接著,學長的臉放大了好幾倍。  

鼻息間充滿了學長的味道。  

學長他...吻了我?  

「這樣,真實了嗎?我回來了,褚。」 

「歡迎回來!學長。」褚冥漾笑著哭了。  

然後他用盡畢生的勇氣,抱住眼前的人。  

「還有,我喜歡你。」  

「傻瓜。」

  

  

我發誓不讓你等候   

陪你做想做的 無論什麼  

我越來越像貝殼 怕心被人觸碰    

你回來那就好了 

能重來那就好了

  

這次,我不會放開手了。  

死也不放!

 

 

 

 


 

歌詞來源:

梁靜茹<會呼吸的痛>

作詞:姚若龍  作曲:宇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