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呼吸的痛>續(?)

 

 


這是醒來之後的第二天。

醫療班白色的天花板令人煩躁。

 

可惡!為什麼我一點力氣也沒有!

 

旁邊得紫袍似乎是察覺到床上的人有些許動靜,便涼涼的開口。

 

「冰炎,你如果沒有好好休息到越見說你可以下床,我是不會把褚送到你面前的。」自家搭檔身後的黑氣似乎是越來越濃了。

嘖。

 

看著床上面露不悅的搭檔,夏碎嘆了口氣。

 

「不要太欺負人家,褚學弟自從你...之後,幾乎整個人都變了,他花了一個月考上白袍,再花六個月考上紫袍,幾乎都要破你的紀錄了!」

夏碎嘆了口氣,然後繼續說。

 

「之後他就不斷地出任務,幾乎變成你的翻版了你知道嗎?」

 

那個笨蛋——

 

要不是現在連說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不然真得很想把他抓來罵!

 

夏碎把一個影像球拿了出來。

 

眼前出現了投影。

 

褚冥漾?是吧?

 

那是身穿白袍的褚?

 

「這是褚學弟考紫袍時候的影像,我好不容易弄來的。」夏碎解釋道。

 

是的。

 

為什麼想考紫袍呢?

 

因為我不想單方面被保護,而是有能力去保護別人。

 

褚,你也有所成長了。

 

「所以你就別太欺負他了!他在那之後一直一直很努力,為了什麼你應該知道吧?」

 

夏碎收起影像,他懂得自家搭檔現在的心情。

 

「我還有課,我先走一步了,如果想見到褚學弟就給我”乖乖”躺在床上,冰‧炎‧殿‧下。」

 

冰炎看著越發濃厚的黑氣走出了自己的病房。

 

嘖。

 

看來這一年來,所有人都有所成長。

 

尤其是最令人擔心的你,褚。

 

就像是自己找到的原石被琢磨到成為發光的寶石般,我很欣慰。

 

不過,沒有好好照顧自己這點,我會好好記著的。

 

躺在床上的人,勾起一抹帶著邪氣的笑。

 

 


一個星期之後。

 

 

「你可以下床了,不過任何太過激烈的活動都不准做。」眼前的治療士翻了翻資料如是說。

 

「謝謝。」

 

一旁的夏碎和治療士正準備要出去。

 

「冰炎,你要不要一個人到外面走走呢?」而夏碎拋下了一句話。

 

嘖。那傢伙又想做什麼了?

 

帶著懷疑,冰炎走出了自己的病房。

 

才步出病房,便看到一個傳送陣再自己的面前展開。

 

傳送陣中心的那個人,便是復活之後一直想看看的人兒。

 

「褚。」看著眼前一臉愣住的學弟,冰炎的心情瞬間好上幾分。

 

「學長...」他的一臉難以置信。

 

你知道嗎?再知道自己必須走了以後,心中最牽掛的人就是你,希望你能好好活著,能好好面對這個世界,而我唯一後悔的事情,就是不能看著你成長,不能替你擋著世界醜陋的一面,你對我來說是如此的重要,我到那一刻才明白。

 

「歡迎回來!學長。」看著黑髮的人笑著哭了,並且抱住自己。

 

「還有,我喜歡你。」以及小聲到幾乎不可聞的告白。

 

「傻瓜。」

 

幸好,我回來了。

 

而我不會放開你的手。

 

不會讓你承受再一次的傷痛。

 

冰炎加深了這個擁抱。

 

我唯一的褚,你再也逃不掉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子萱
  • 幫你分享啦~
  • 哈哈> <
    謝謝囉~(撲(欸妳!

    x雨音x 於 2012/07/15 17: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