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過去太過傷感  

 

所以我開始遺忘

 

近千年的時光

  

之於我 或許太長了些

  

直到 遇見了你

  

才開始感覺到

 

千年的生命  

 

其實 不嫌多
  
  

「賽塔。」
  

 

遠方的叫喚讓怔怔的看著風流動的精靈,回過神來。
  

其實那不是遠方的聲音。
  

「嗯?安因?你今天不用上班嗎?」看著目愈在陽光下的天使,心情不之不覺好了起來。
  

所以說...天使有療育的功效啊!
  

「我也覺得很奇怪。不過,早上起來就接到這封信了,你沒收到嗎?」
  

看過他遞來的信,賽塔不禁莞爾。
  

信上寫著...  

 

 安因先生:
  
 

 有鑑於你平時替學校辦事,諸多勞苦,特准你放假一個禮拜。
  
             P.S.好好享受慶典吧!
                            BY
                               扇
  

這位董事依舊令人摸不著頭緒呢!
  

不過…慶典?
  

「沒有。你們一族最近有什麼慶典嗎?」看著他沉思的臉,賽塔略略恍神。
  

「據我所知,並沒有啊。」收回賽塔手上的信後,安因又陷入一陣苦思。
  

「姑且不論有沒有,既然是難得的假期,就好好享受吧!」

  

「也是。」安因不再皺眉,似乎是決定不去理會信上的備註。
  

「那麼要不要坐下來喝杯茶呢?我再進去拿些餅乾。」賽塔微笑,身上的光似乎又更強烈了一點。
  

「好,麻煩你了。」
  

在準備餅乾的同時,賽塔像是想到了什麼,動作停頓了下來。
  

這段時間,白精靈一族似乎有慶典,不過是什麼呢?
  

賽塔拿起托盤,邊走邊思考。

「小心!」遠方傳來叫喚,似乎很急。

  
「碰!」
  

賽塔手上的托盤因為衝擊而飛了出去,而他也因此跌坐到地上。
  

不過,居然絲毫沒有痛覺?
  

「賽塔,有沒有怎樣?」
  

看著安因放大數倍的臉,賽塔緩緩搖頭。
  

這才意識過來,剛才似乎差一點就備飛過來的不明物體打個正著,若不是安因推倒我,可能就受傷了。
  

「謝謝你。」
  

「呃,不客氣。」彷彿是察覺到自己壓在賽塔身上的姿勢有些曖昧,安因連忙爬起來。
  

賽塔也站了起來,表情有點落寞。
  

拍了拍沾上衣服的塵土,才發現有道身影急急的跑來。
  

「安因、賽塔,你、你們沒事吧?」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跑來,那位年輕黑袍的代導學弟,正喘著氣。
  

「沒事是沒事,不過漾漾你們再做什麼?」安因發問了。
  

「嗯,我們在玩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玩個球也這麼危險!」他越說越小聲,到最後只能隱約聽見「早知道就不要玩了」和「火星人玩的球絕對不是安全的」之類的嘀咕。
  

看來這位年輕的學生把心裡的想法都說出來了。
  

賽塔替褚冥漾把一旁的球撿起來,並且交還給他。
  

「啊!謝謝賽塔。」他靦腆的笑笑。
  

「不會,年輕的學生,不過下次要記得設結界。」
  

「好,我會跟他們說,我先走了。」
  

看著褚冥漾跑遠的身影,賽塔像是在嘆息般...
  

「年輕的生命真好。」
  

「賽塔?」安因沒聽清楚他那輕聲的嘆息。
  

「沒事,我們繼續喝茶吧!不過,沒有餅乾了。」

 

「嗯,對了,賽塔你剛剛再想什麼?這麼入迷。」
  

「沒事,只是很好奇扇董事的用意而已。」拿起茶壺想為兩人添茶。

 

「等等,賽塔。」
  

「嗯?」疑惑的放下茶杯。
  

「你的手。」
  

抬起自己的手觀看,手背上面的確有一到血痕。
  

「大概是剛剛弄到的。」安因拉過他的手很自然的開始使用治療術。
  

微微的光在自己手上,暖暖的。
  

啊!我想起來了,這段時間是白精靈一族的戀人節。
  

「怎麼了?賽塔。」
  

「不,沒事。」
  
  
...於是,某心情很好的精靈與某放假放得莫名其妙的天使,度過了充滿茶會的一個星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