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奇蹟是不可能發生的,尤其是在我這種衰人身上....

 

 

  天還未亮,還在沉沉睡夢中褚冥漾就被褚冥玥毫不留情地叫醒抓著去讓辛西亞梳化,一如往常晚睡的褚冥漾雖然眼睛還張不太開,但是在心裡那一連串的抱怨已經像是反射性動作的在腦中運轉。

 

  不是吧!天都還沒亮就拉人起床到底有沒搞錯啊!老姊舞會是在晚上啊在晚上!我可愛溫暖的床我不想離開你啊嗚嗚嗚!

 

  「褚、漾、漾!做什麼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大概是有任務的關係,穿上妖師一族的服飾的褚冥玥,臉上已經多了條深紫色的絲巾。

 

  因為妖師一族出任務一向都會蒙面的緣故,所以在外面的名聲似乎不太好,雖然我不常出去也不知道到底有多爛就是了。

 

  「老姊,連太陽都還沒出來耶!」揉著自己佈滿血絲的眼睛,褚冥漾抱怨。

 

  「又怎樣?總之到我滿意為止之前,你別想有休息時間。」褚冥玥毫不留情的擰了褚冥漾的臉頰。

 

  老姊妳不是有任務嗎?難不成妳要滿意我的造型之後才出去嗎?這樣讓客戶等不對吧老大!

 

  「但是老姊,舞會在晚上、晚上欸!」褚冥漾特別強調了晚上。

 

  現在才一大清早的是要弄多久?

 

  「哦?我有十足的信心會弄到舞會前一刻的。」褚冥玥露出的黑色雙瞳裡充滿了戲謔。

 

  不、不是吧!

 

 

 

  結果不知道是老姊故意的,還是要改造我太困難,真的足足弄到了舞會前一刻。

 

  「不愧是我的弟弟,你身為男人真是太可惜了!」褚冥玥對著褚冥漾打量一番後,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現在的褚冥漾全身散發出一種幽暗靜謐的氣質,就如同白陵家給大眾的感覺一般,神祕而且高不可攀。

 

  天曉得我等妳這句話等多久了啊!

 

  同樣被絲巾蒙住大半的臉的褚冥漾嘴角微微的抽搐著。

 

  「那麼,你們就出發吧!」作為主要為褚冥漾裝扮的辛西亞一如往常的散發出平和的微笑,絲毫看不出折騰了一整天的疲倦感。

 

  「褚漾漾,我就送你和米納斯過去好了。」穿著紫色袍子的褚冥玥散發出不容拒絕的氣勢。

 

  而一直在一旁等著的米納斯聽到也走了過來,隨侍在褚冥漾的身側,不過這是因為法術的範圍的關係,否則米納斯除非主人呼喚是不會出現在褚冥漾的視線範圍內的。

 

  「喔。」被折騰了近乎一整天,褚冥漾也不想再花任何力氣到會場。

 

  一個複雜的法陣自三人的腳下浮現。下一秒,氣派的皇城大廳就在眼前展開。

 

  從未出過家門的褚冥漾,瞬間愣住了。

 

  前廳的整體皆是用冰晶打造而成,為了今晚宴會才鋪上的大紅色地毯,卻不顯得突兀,反倒增添了喜氣,一旁的柱子和牆面上則是都有著華美的雕刻,而一幅幅的雕刻正訴說著伊沐洛皇室的歷史。

 

  「主人,你還必須把邀請卡拿給服務人員才能入場。」大概是看不過褚冥漾已經整個人黏在牆上,米納斯出言提醒。

 

  「吶,米納斯我可以現在就回家嗎?」

 

  反正我也見識到外面的世界了嘛。

 

  「不行,冥玥小姐已經在你身上放出了追蹤術法了。」

 

  老姊,妳好狠啊!

 

  「哦?你是褚,對吧?」迎面而來的男子有著紫髮紫眼,身上穿著黑色的西裝,臉上的微笑增加了不少親和感。

 

  「啊!是夏碎哥!好久不見了。」認出來人的褚冥漾開心的和他打招呼。

 

  夏碎是我少數好友之一的千冬歲的哥哥,不過因為他常常奔波於任務,所以我也不常見過他,印象中他是個會帶蛋糕來拜訪的好人。

 

  「因為看到米納斯,不然你穿成這樣我還真認不出來呢!不過,這樣到還滿適合你的。」眼前的人依舊帶著記憶中溫和的笑。

 

  呃、不過為什麼女裝在我身上會適合啊我說!

 

  「對了,夏碎哥為什麼在這裡?」褚冥漾疑惑的問道。

 

  這裡不是所謂的選妃大會嗎?

 

  「所有成年的單身貴族男性,都會被邀請喔!對了,褚你不是有那種症狀嗎?為什麼還跑來呢?」夏碎的眼神裡寫著擔憂。

 

  「我老姊硬要我來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幸好,我算是提早到的,不然我可能還沒進到大廳就暈了……然後回家再被老姊蹂躪這樣。

 

  「是嗎?如果真的不行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喔!」

 

  大家(除了老姊)好像都很擔心我,雖然我沒什麼印象了,可是三歲那年的生日宴會似乎讓我暈倒了三天三夜的樣子,好像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從那之後我就討厭接近人群。

 

  「嗯,我會注意的。」褚冥漾臉上浮現一個真誠的微笑,雖然被面紗遮掩沒有任何人看見。

 

  「時間還算,早不如這樣吧。褚,你陪我去跟冰炎打聲招呼。」夏碎帶著溫和的微笑,提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提案。

 

  欸?老姊也就算了,怎麼貌似夏碎也跟那為傳說中不喜歡與人相處的王子殿下那麼熟?所以謠言果然都不能相信。

 

  「嗯?褚有什麼問題嗎?」夏碎見褚冥漾愣了一下覺得有些奇怪。

 

  「沒、沒有。」

 

  「那麼我們走吧!」

 

  在前頭領路的夏碎,帶著褚冥漾穿過一條又一條華麗的長廊。

 

  皇宮很大也很漂亮,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有些冷清。嗯,大概是太大的關係吧?

 

  「褚,我們到了,這裡是風之白園,冰炎殿下的宅邸就在這裡。」夏碎很盡責的解釋。

 

  是說……你就這樣把我帶到王子殿下的住處這樣真的好嗎?你不怕我對王子怎麼樣嗎?雖然說我也沒這個膽就是了。

 

  白園裡的風吹來,令人覺得身心舒暢,這裡的空氣看來十分純淨呢。

 

  「看來這裡的大氣精靈跟以前一樣,很喜歡褚呢!」

 

  「嗯?」對於夏碎無意識的感嘆,褚冥漾只能疑惑的看著他。

 

  跟以前一樣?可是我今天不是才第一次來嗎?還有那大氣精靈是什麼?我覺得我的裙子被當成玩具了!那是什麼奇怪的皺折!

 

  「沒事,我想冰炎他也應該要出來了。」

 

  夏碎才說出口,遠方就有一名男子緩緩走來。

 

  應該是男子吧?

 

  他有著一頭銀色的長髮,一邊的瀏海夾雜著一抹明顯的艷紅色,工整紮起的銀髮,紅的似火的雙瞳帶著些許的不耐煩,而穿在他身上的黑色西裝,散發出冷冽的氣息。

 

  我有一種很懷念的感覺。

 

  見鬼了!明明我連他的相片之類的東西都沒有,而且還是萬年足不出戶的人種,那該死的熟悉感是怎麼回事啊?

 

  神遊很久的褚冥漾當然不會注意到已經站定在夏碎身旁的人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那麼久沒見,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呢。」那雙像是紅寶石的眼睛直勾勾的瞪著褚冥漾。

 

  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卻讓人覺得熟悉……

 

  等等,我之前明明就沒見過你啊老大!為什麼你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還是其實你在和夏碎說話?

 

  「褚、你覺得我在跟誰說話?」他把手搭到我的肩上,眼神很明顯地散發出狠冽殺氣。

 

  呃、看這個情況貌似是我吧?等等,你聽的到我的想法還知道我的名字!

 

  「嗤。」冰炎的笑意又更深了。

 

  接著他說了一句我完全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的話。

 

  「當然,因為我是你命定的對象。」

 

  這離奇的故事情節是怎麼回事?還有我們都是男的有沒有搞錯啊啊啊!就算是命定也不可以這樣亂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