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呼吸的痛>續。


學長又出去出任務了。

 

褚冥漾看著窗外發呆。

 

而明天他回來之後,又換我要去出任務。

 

想想還真哀怨,突然覺得自己還是維持著原本呆呆的樣子好像也不錯,至少還不會這麼不常見面。

 

「你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嚇!學長你回來也出個聲音嘛!我被你嚇到了啦!

 

是說現在我和學長的房間變成一間客廳、一間浴室和兩間臥房,據說是叫我監督他不能出太多任務,不過我自己也沒好到哪去,怎麼監督學長啊我說?

 

「你那紫袍到底是怎麼考到的?」

 

不要露出那麼懷疑的眼神阿老大!這樣我幼小的心靈會受到很大的打擊!

 

「幼小的?」學長隨性的把黑袍大衣脫下,邊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我。

 

咳咳!我指的是跟學長比起來....

 

「褚,我任務才剛回來不想打人。」

 

對不起我錯了!老大你的眼神不要殺氣那麼重啊!還有放下你的手!

 

「哼!你明天不是要出任務還不去準備?」學長把那件大衣拋給一個不明生物體,咳咳,據說是洗衣服的,然後提醒我這個事實。

 

「喔。」其實也不用準備什麼,這任務其實還滿簡單的只是很耗時間。

 

「嘖。」學長表情帶了一點......失落。

 

「失落你個鬼啦!」然後賞了我一個爆栗。

 

好痛!頭爆痛的啦!

 

「明天給我早點回來!」他拋下這句話就走到浴室去洗澡了。

 

「好咩。」不過為什麼要叫我快點回來啊?

 

......

 

不解。

 

 


。。。

 

沐浴完後的冰炎,一出浴室便看到褚冥漾毫無防備的睡顏。

 

「真是!」就這樣睡倒在沙發上,不怕著涼嗎?

 

怎麼明明已經紫袍了還這麼少跟筋啊?

 

不是不知道他的實力已經成長多少了,也不是不知道他出任務時那種細心,不過為何一回到這裡就變得這麼毫無防備?

 

「你阿,不怕被我吃掉嗎?」小心翼翼幫褚冥漾蓋上涼被,自己則坐到他身旁開始看起每次被他嫌很厚重的書。

 

「唔......學長,不、不要消失......」褚冥漾的眉頭深皺。

 

冰炎注意到了,而他微冷的手輕輕撫上他的額頭。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都是像現在這樣獨自做著噩夢嗎?

 

心疼的,冰炎放下手中的書,把褚冥漾抱到自己懷中。

 

「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緩緩吻上他的額,想要化開他緊皺的眉頭。

 

"從學長跟鬼族同歸於盡之後,我才發現我比自己所想的還要依賴他。"

 

他的心音少見的帶有畫面。

 

那是、我離開的那天。

 

冰炎不由自主的加深了抱住褚冥漾的力道。

 

我已經回來了,所以別再做這種夢了!

 

褚冥漾恍惚的醒來。

 

「學、學長,你洗好了啊?」他的眼角噙著淚,但臉上卻掛著笑。

 

「褚,明天的任務別去了!」

 

诶?褚冥漾眨眨眼。

 

等等,學長你發生什麼事了?為何任務狂會說這種話呀我不解我說!學長你發燒了還是剛剛撞到頭啊?

 

想要伸手摸冰炎額頭試溫度的褚冥漾這才意識到他們現在的姿勢有多曖昧。

 

於是乎他臉紅了,伸向冰炎的手還停在半空中。

 

為什麼我在學長的懷裡啊我說!還有學長你想要幹什麼?為啥你的眼神那麼奇怪?

 

「答應我。」

 

啥?

 

「別出任務了!」他的臉欺近我的,氣息吐在我的臉上癢癢的。

 

喔,也不是不行啦,跟公會回報一下就好...是說、學長你能不能放開我啊?

 

「不放!」學長像小孩子一般,正在無理取鬧。

 

發現自己講錯話的褚冥漾縮著脖子等待某人的巴頭。

 

等了很久,可是卻沒有。

 

诶?學長你怎麼了?

 

抬起頭對上他的眼,現下褚冥漾已不管他們的姿勢有多曖昧了。

 

「你一直以來都是做著這種噩夢嗎?」

 

呃、學長回來之後就比較少了,等等!你又偷窺我?

 

好痛!

 

不過那個貌似是兇手的人,絲毫沒有愧疚之意。

 

「誰叫你腦殘!」

 

好啦,我不腦殘了真的!

 

所以學長你到底怎麼了?

 

「.......」

 

不要不講話阿老大!我很擔心欸!

 

「真的嗎?」他勾起一抹危險的笑容。

 

「呃、」你想做啥?

 

還來不及意識,學長的味道就充斥在我的鼻息間。

 

那是一種我很熟悉的香味。

 

剛剛被惡夢嚇到還心有餘悸的感覺頓時消失不見,只剩下安全感,以及甜甜的幸福味道。

 

「沒事了,我回來了,所以不要再做那種夢了。」

 

「唔,好。」

 

總覺得只要在學長身邊,之前發生的事就像不曾發生過一般。

 

一如我剛踏進這世界那時一樣,不曾帶任何傷痛。

 

我真的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依賴學長。

 

所以我也承受不起失去的痛楚,雖然每次等門每次睡著,但是只要他不在,我還是會繼續重複毫無意義的事情。

 

只因為我不想再失去,只因為我不想再獨自一人。

 

「喔,是嗎?」學長嘴角的笑又更加危險。

 

呃、我忘了學長會偷窺了啊啊啊啊!

 

冰炎把褚冥漾一把抱起。

 

等等啦!學長你要幹什麼?

 

「你不是說你不想獨自一人嗎?」

 

呃、我貌似有想到。

 

「那麼、我們一起睡吧!晚安。」

 

诶?不是吧!老大你誤會誤很大喔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啊放我下來我要回我的房間自己睡啦自己睡所以放我下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