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童話般的事情一件一件發生的離奇,離奇到我以為這只是老天跟我這衰人開的惡質玩笑。

 

  「它就是這麼亂來我也沒辦法!」對方紅眼充滿著無奈之情。

 

  我發現我的頭開始痛了。奇怪明明十幾年的御宅生活我都過得很安分的,為什麼才一出家門就遇到這麼恐怖的事啊啊啊啊!

 

  「恐怖?我?」冰炎臉上的表情開始漸漸染上不悅。

 

  不不不!當然不是在說你啊老大!你是王子對吧?每天都要接見很多人對吧?那種生活是每天活在畏懼中耶!

 

  冰炎瞪了褚冥漾ㄧ眼之後便不再說話。

 

  「既然冰炎已經出來了,那我們就去會場吧!」一直被晾在一旁的夏碎帶著他一貫的微笑,催促著對話陷入膠著的兩人。

 

  「嘖,麻煩。」那位據說是王子殿下的冰炎聽到夏碎的提醒後,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呃、這不是你的生日宴會嗎?生日宴會不是應該要很開心,然後啊哈哈哈的接受別人的禮物嗎?還是我看的書上寫的都是錯的?

 

  冰炎不回答褚冥漾腦內一大串的問句,只是自顧自的往前走。

 

  「你想被我養的白虎咬的話,你可以留在原地沒關係。」當然他好心地留下一句話給傻楞楞的在原地放空的褚冥漾。

 

  咦?老虎!你你你你居然養老虎!不、不是吧!

 

  想當然爾不想早早去另一個世界找阿嬤的褚冥漾,快步跟上走在前頭的兩人。

 

  「不過冰炎其實你養的那隻很喜歡褚不是嗎?」當離開白園一小段距離之後,夏碎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似的,淡淡說道。

 

  我?我被老虎喜歡?老大我明明看起來就不好吃怎麼可能被喜歡啊啊啊啊!

 

  於是乎,在褚冥漾腦內的糾結運轉了幾十次後,他們一行人來到了會場,當然一路上褚冥漾也沒少被冰炎巴頭就是了。

 

  由皇宮內部通往會場的道路當然不同於外面進來的,尚未染上因為宴會帶來的熱鬧氣息,但是當距離宴會會場越來越近,喧囂的人聲也就越來越清晰。

 

  褚冥漾的腳步慢了下來。

 

  會場現在已經充滿了人了對吧?我真的要進去嗎?

 

  褚冥漾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抓緊了裙擺,盡其所能的克制住自己沒有來由湧上來的恐懼,努力地跟上走在前面的兩人。

 

  一定會很可怕……

 

  在入口處褚冥漾停下他的腳步,抓著裙襬的手不斷的收緊再收緊。

 

  「褚?」前頭的兩人,見他停下腳步也跟著停了下來。

 

  「……。」褚冥漾沒咬著下唇微微地顫抖著,抓著裙襬的雙手早已因為過於用力而稍稍的滲出血來。

 

  「你、」冰炎欲言又止,但他的眼神瞬間閃過一絲不悅,卻不知道是針對誰。

 

  「褚,你不舒服嗎?還是今天就現不要進去了?」夏碎擔憂地問道。

 

  「我、我沒關係的,走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褚冥漾扯了一個難看的微笑。

 

  老姊今天讓我來的用意,一定就是為了要讓我克服這種病吧。

 

  腦海裡瞬間閃過小時候的自己只能一個人躲在屋裡,看著外面街道上小孩愉快地玩耍的畫面。

 

  我其實一直很想要和他們一起玩。

 

  他緊緊咬著的下唇開始泛白。

 

  看著搖搖欲墜的褚冥漾,冰炎的表情越發凝重。

 

  「夏碎,你先去會場。」

 

  「嗯,褚是歲重要的朋友,就麻煩你了。」夏碎轉身走進會場,但他不懷好意的微笑還是被冰炎看見了。

 

  「嘖。

 

  「妳,去找褚冥玥。」幾乎是夏碎轉身的那一瞬間,冰炎出手扶住幾乎要站不住的褚冥漾,順道對著暗處的米納斯下令。

 

  米納斯只是淡淡地撇了冰炎一眼,之後便隱身於夜色中。

 

  「怕好怕不要靠近我走開!」已經失去意識的褚冥漾不停囈語。

 

  「沒事了沒事了。沒有人會再傷害你的,我發誓。」冰炎彎身將褚冥漾抱起,輕柔的在他額上落下一吻。

 

  接著,一個精緻的魔法陣展開。

 

  我覺得好冷。

 

  好怕。

 

  我好怕。

 

  走開!不要碰我!

 

  「沒事了。」一個淡漠的聲音在恍惚間傳入耳裡。

 

  以及淡淡的令人安心的香味。

 

  「亞哥哥,漾漾最喜歡你了……」早已意識模糊的褚冥漾當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只覺得自己的身子被抱得更緊了。

 

 

 

  「總算冷靜下來了嗎?」冰炎輕輕地把褚冥漾放置在床上。

 

  他用微涼的手撥開了他長到可以蓋住眼睛的瀏海。

 

  那些人受到的懲罰還不夠。還不夠償還他們犯下的罪,就算是死,也不足以讓我原諒他們。

 

  緊抿住唇,紅色的眼眸散發出攝人的殺氣。

 

  時間回推至十二年前。

 

  漾漾三歲。冰炎四歲。

 

  「生日快樂。」平時總是面無表情的冰炎,此刻臉上卻帶著少有的靦腆微笑。

 

  「牙葛格,蠍歇呢!尼咬補咬吃膽高(亞哥哥,謝謝你!你要不要吃蛋糕)?」嘴裡塞滿蛋糕的漾漾,口齒不清的說著。

 

  他用小小的手遞出一盤精緻的蛋糕給冰炎,只不過眼神卻十分的捨不得。

 

  「不用了,但是你也不能再繼續吃了。」雖然覺得他的眼神有點可憐,不過基於不讓漾漾蛀牙的緣故,所以冰炎只好狠下心把它方圓百里內的蛋糕全部收掉。

 

  「亞葛格好過分!嗚……漾漾要吃蛋糕拉……嗚……」不管怎麼樣都討不到蛋糕的漾漾開始放聲大哭。

 

  「還真是多虧了冰炎呢,否則阿姨我都管不動這小傢伙。」某漾的娘親開始說起風涼話。

 

  「哪裡,您過講了。」雖然冰炎才年僅四歲,但生疏客氣的態度讓他顯得十分早熟。

 

  「用不著這麼客氣,反正都是一家人了嘛。」某漾他娘親似乎笑得別有深意。

 

  「家人是什麼意思?」漾漾用他的小手拉拉冰炎的衣角,大大的雙眼裡充滿了疑惑。

 

  「呃……」被突然問到這個問題,冰炎一時也只能思考怎麼解釋才好。

 

  「就是會在你身邊一輩子的人。」一旁的某漾他姊直接了當地回答。

 

  「一輩子就是很久很久的意思對不對?」漾漾再次拉了拉手上的衣角。

 

  「嗯。」冰炎這次倒是沒有猶豫了,微笑著點了點頭。

 

  「那麼漾漾要當亞葛格一輩子的家人喔!」漾漾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講出了這句話。

 

  「嗯,一輩子喔!」冰炎捏了捏漾漾他圓滾滾的雙頰,笑得更發溫柔。

 

  宴會結束的很早,畢竟身為主角的漾漾幾乎是吃完蛋糕就意識模糊了,連禮物都還沒拆就被哄上床去睡覺了。

 

  不過看那滿山滿谷的禮物,估計漾漾他也會拆到一半就睡著。

 

  「喂,冰炎老弟。」褚冥玥叫住了正要離開的冰炎。

 

  「請問有什麼事嗎?」冰炎用著生疏客氣的語調詢問,彷彿對方不是自己認識的人一般。

 

  「嘖嘖,還真冷漠。」

 

  冰炎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嘛!都好,反正我家那隻漾漾就拜託你了。」褚冥玥的微笑,帶著認同。

 

  「嗯,我會的。」冰炎聽到她這麼說,臉上的表情也溫和了一些。

 

  突然,一隻烏鴉像是用盡力氣得不停地拍打最靠近兩人的那片落地窗。

 

  只見褚冥玥的眉頭一緊,二話不說便迅速地往漾漾臥室的方向跑去。

 

  「發生什麼事?」雖然搞不清楚狀況,冰炎也跟著追了過去。

 

  「漾漾不見了!」褚冥玥用有些顫抖的聲音解釋。

 

  冰炎的臉色一沉,就算無濟於事也還是超越褚冥玥,先往褚冥漾臥室地跑了過去。

 

  在哪裡?你到底在哪裡?

 

  冰炎凝神,把心電感應的範圍不段擴大。

 

  『亞葛格!救命!』

 

  「冰炎老弟,在哪邊?」褚冥玥追上了因分神而放慢速度的小冰炎。

 

  「客房,西南側的!」

 

  傳送陣一閃,褚冥玥以及冰炎便出現在漾漾的所在位置。

 

  「不要怕,叔叔們會好好對你的喔,多麼可愛的孩子啊!」

 

  漾漾的四肢被緊緊的綑綁住,嘴裡則被人塞了布條,衣服因為被撕扯而凌亂不堪。為了躲避眼前帶著猥瑣笑容的男人,他極力地把自己的身體往離那男人最遠的地方縮,但卻沒料到自己反而因此而更靠近了另外一個人

 

  倏地接觸到另一個過熱的體溫,漾漾似乎是嚇著了開始嗚咽。

 

  『好可怕,亞葛格你在哪裡?』

 

  整個房間氣溫瞬間驟降,但過於投入的犯人依然毫無察覺的,繼續朝漾漾伸出魔爪。

 

  「你們在做什麼!」過於氣憤的冰炎近乎失去理智的大吼,對方伸向小漾漾的手停在半空中,結冰了。

 

  整個房間的氣溫,因為冰炎的失控變得像是冷凍庫一般。

 

  「嗚、嗚嗚!」被布條塞滿嘴的漾漾,只能盡全力的發出聲音。

 

  冰炎衝向前解開了他身上的束縛,緊緊的抱住他。

 

  「你們不想活了嗎?斯爾德家的大少主和……叛徒。」褚冥玥臉上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殺氣騰騰。

 

  下一秒,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兩人紛紛倒下,因為禁咒而產生的疼痛讓他們不斷的在地上打滾。

 

  「吶,你覺得我們兩個小孩子要殺了你們需要多少時間?」褚冥玥高高舉起隨身的銀刃,臉上的微笑一點一點的消失。

 

  一道閃光亮起,走出來的是白陵家的首領以及白陵然。

 

  「小玥冷靜,這種人不值得你弄髒手。」眼明手快的白陵然抓住了高高舉起但卻尚未落下的銀刃。

 

  「斯爾德家的大少主以及叛徒,我雖然很想自行動用私刑,不過這事情牽動到皇家,你怎麼看?」白陵家的首領帶著溫和的微笑望向冰炎。

 

  「死刑,由我親自動手。」冰炎的臉冷冽,眼神散發殺氣。

 

 

 

  褚冥漾揉了揉眼睛,看著自己十分熟悉的天花板。

 

  奇怪,我昨天不是去了皇宮嗎?怎麼現在會在家裡?啊,難不成我昨天暈倒了?

 

  「醒了?把媽煮的雞湯喝一喝吧!」守在一旁的褚冥玥闔上書,端著碗遞過來。

 

  「老姊,我怎麼回來的?」褚冥漾接過雞湯好奇的問道。

 

  「我去冰炎老弟房間把你帶回來的啊,原來你完全忘記昨天發生的事了啊?冰炎老弟還真可憐喔。」她涼涼的調侃道,眼神則像是『我還以為你們已經進展神速了』一般。

 

   咳咳,基本上如果我在他房間我也不會讓妳知道……等、等等!我為什麼會跑到他的房間?難不成我做了什麼事嗎我完全沒有印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後記

好想捏小漾漾的臉喔ˊqˋ(變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