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站在褚家大門外的某人正猶豫要不要轉開門把。

 

突然,門被打開了。

 

「還知道要回來啊,褚、漾、漾。」

 

老姊妳是鬼!為什麼我每次回來妳每次都可以抓準時間開門!就算妳是紫袍巡司,也不是這麼強的嘛!

 

「老姊...」

 

「先進來吧,媽最近也一直在唸你都不回家。」老姊側過身。

 

褚冥漾當然很識相的迅速往裡面鑽。

 

「你這死小孩,還知道要回來啊!」一踏進家門就是老媽沒好氣的聲音。

 

「嘿嘿...」

 

褚冥漾只是一個勁的傻笑。

 

「去把東西整理整理放一放,等一下就開飯了。」

 

「喔。」迅速地溜回去自己的房間。

 

看著自己熟悉的房間,褚冥漾也不管,行李一丟,便呈大字型撲倒在床上。

 

呼,還是自己家裡最好。

 

「怎麼捨得回來?吵架了?」門外老姊的聲音淡淡的傳進來。

 

「也不算是啦。」褚冥漾從被枕頭傳出來悶悶的聲音。

 

「喔?那五分鐘之後開飯,自己下來。」

 

「好。」

 

回憶幾天前。

 

深夜。

 

學長的任務好像今天結束,不過我眼皮一直跳,該不會學長怎麼了吧?呸呸呸,雖然我的妖師能力很不靈,但是也不可以這樣想。

 

「叩叩。」

 

奇怪,這時候怎麼會有人來敲門?

 

打開門一看,是夏碎學長。

 

「夏碎學長,你們任務結束了嗎?辛苦了。」然後學長呢?

 

「褚,能不能跟你借個東西?」夏碎學長的臉上寫著明顯的疲勞以及著急。

 

「夏碎學長,學長他怎麼了嗎?」受傷了嗎?傷得很重嗎?

 

「我等等再跟你說,你先借我你常常帶在身邊或常常用的東西,可以嗎?」

 

常常在身邊的東西...

 

「領帶可以嗎?」伸手把制服上的領帶解下來,遞給夏碎學長。

 

夏碎學長接過領帶,便馬上畫個傳送陣,把領帶傳送出去。

 

「冰炎他﹒﹒﹒中毒了。」然後面色沉重的跟我解釋。

 

什麼,不行!我得馬上去醫療班才可以!

 

褚冥漾順手抓過一旁的外套,正準備要衝出去。

 

「褚,冷靜下來,冰炎重的毒是會每隔三個小時對人進行無差別攻擊,所以你不能去,你受傷的話,冰炎他會自責的。」夏碎學長只是擋在我的房門口,略帶無奈的解釋。

 

這是什麼毒?也太可怕了吧!學長的武力值根本就是鬼了啊!你當醫療班都有跟他匹敵的武力嗎?

 

可能是見褚冥漾不語,夏碎又開口安慰道。

 

「沒事的,等過幾天醫療班把解藥調出來就好。」

 

「恩,夏碎學長,你也辛苦了,趕快回去休息吧!」褚冥樣的臉上沒有表情。

 

夏碎也沒說什麼,只是道別之後就走了。

 

關上門後,褚冥漾翻開那前幾天為了研究什麼東西吃了不會中毒才去借的圖鑑。

 

幾乎耗掉了他一整晚,才終於找到。

 

嗜魂花,若觸碰到此花的汁液,每三小時便會對身邊的人進行無差別的攻擊,解藥原料為嗜魂花的果實,但只有在發狂狀態服用才可以解毒。

 

看著那幾行短到不能再短的解釋,褚冥漾微微發愣。

 

怎麼這樣?身體不是自己的對學長來說會很痛苦吧?為什麼?到底是誰下這種毒的?

 

天微微亮了。

 

我想見學長,我想見他。

 

似乎是下意識的,褚冥漾穿上外套就把放在書櫃上畫好傳送陣的符紙往地上一丟。

 

「呃,小朋友?」輔長見到褚冥漾,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想見學長,可以嗎?」

 

褚冥樣的臉色略微蒼白。

 

「也不是不行,不過他剛剛才冷靜下來﹒﹒﹒」

 

「讓我見他。」不容拒絕似的,他又再說了一遍。

 

「左邊第三間病房,不要超過三小時喔,小朋友。」最後還是妥協的輔長,只好暗自希望某位殿下之後不會來找他算帳。

 

在門前站定,正要轉開門把的時候。

 

「不要進來。」裡面的人發出了聲音。

 

學長...

 

「不准。」

 

隔著一扇門,聽見冰炎的聲音之後,褚冥漾的淚還是掉了下來。

 

可是、我很想你...

 

「...」

 

真的,不能進去嗎?

 

「週末回家一趟吧,你很久沒回去了。」

 

後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宿舍,聽話的把東西收好回到家站在門口的,感覺像是自己無意識在行動一樣。

 

學長真的很過分,什麼事情都只知道自己承擔,難道他就不知道我很擔心他嗎?我也想要跟夏碎學長一樣站在他身邊,就算我只會扯後腿,可是我還是想要替他分擔一點痛苦啊,我不想要自己只能被保護在別人的身後﹒﹒﹒

 

 

「褚漾漾,吃飯了。」老姊的聲音再度從門外傳來。

 

「老姊,我不餓,妳們先吃。」我只是突然好想睡。

 

「恩。」應允過後,門外再也沒有聲音。

 

褚冥漾昏昏沉沉的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然是晚上十一點。

 

水...

 

輕手輕腳的走到客廳想倒水喝的褚冥漾,才發現客廳的燈亮著。

 

「呃,老姊?」

 

褚冥玥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醒了?飯桌上有飯糰,去拿來吃吧!」

 

「好。」褚冥漾倒了杯水,拿了飯糰,便回到客廳坐下來吃。

 

「中毒已經是他們這次最小的傷害了,解了就好,不要太鑽牛角尖了。」老姊說完這句話,也就回她房間去休息了。

 

心裡暖暖的。

 

雖然老姊總是欺負我,但是能夠有這樣一個姊姊我還是覺得很幸運。

 

果然聽學長的話回來一趟是對的,我真的很久沒待在家裡了。

 


☆學長視角

「這毒是那個鬼族下的對不對?」提爾只是面色凝重地看著面前的兩個人。

 

「恩。」見伙伴略略出神,夏碎只好代為回答。

毒,對精靈一族來說並沒有用。

 

 

你認為我會拿沒用的東西來對付你嗎?

 

你!

 

嗜魂草的功能加上一點點巧思,就連精靈都沒辦法自行解開喔!

 

至於解藥...嘛!只有至親之人餵你服下才有用喔,就讓我看看凡斯的後人到底勇不勇敢吧!

 

「解藥是一樣的,但是要至親之人...」夏碎見冰炎一直在出神只好繼續說下去。

 


「沒辦法,等解藥好了,就叫漾漾小朋友來一趟吧!」提爾做結論。

 


「不行!」不可以叫褚來。

 

「那你打算一輩子都這樣?雖然醫療班可以做到抑制的效果,但是卻不能百分百根治,你打算讓褚學弟更擔心嗎?」夏碎有些動怒。

 


「...。」冰炎不語。

 


「你難道不覺得褚學弟他其實不想一直躲在你身後受保護嗎?」


其實知道,自己總不可能一直保護他,但...

 

唯有傷害他這件事,我做不到。

 

「先不要告訴他,讓我想想。」

 

「你好好想清楚,我還不會說的,就算是你傷到他好了,這裡是醫療班,不會怎樣的。」夏碎說完,就被一旁的治療士拉去治療了。

 

「是啊,反正這間學校也死不了人,再者你信不過我的醫術嗎?」提爾也在一旁搭話。

 

「閉嘴,滾出去。」看了就心煩。

 

「是是是。」提爾一溜煙就跑出冰炎的病房,似乎是怕又被種在牆上下不來。

 

褚...

 

「可惡!」為什麼自己會種這麼該死的毒!果然還是太大意了嗎?

 

我想要見學長。

 

褚嗎?

 

該死!不是說好不要告訴他了嗎?

 

「不要進來。」

 

學長...

 

「不准。」狠下心來拒絕門外的人兒。

 

明明知道現在褚冥樣正在哭的冰炎,只能握緊拳頭,壓抑想要衝出去的自己。

 

可是、我很想你...

 

只因為一句話,冰炎愣住了半秒,握著的拳頭不斷收緊,指甲已經插進掌心裡,微微滲血。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打發他走的,只是慶幸自己沒有衝動地把他留下,畢竟這個像是未爆彈的身體,只會讓他身陷危險。

 

看著自己稍稍滲血的掌心,冰炎愣了愣。

 

還真是沒用啊,自己。

 

然後躺在床上的那人,笑了。

 

卻帶著明顯的怒氣。

 

 

「你今天必須跟我說你的決定,不然我就自己決定了。」一旁的搭檔,面色嚴肅地說。

 

冰炎握緊了幾天前夏碎遞給他的領帶。

 

「我還能有什麼決定嗎?讓褚來吧。」

 

我也只能相信這個身體,就算失去控制也不會攻擊他了。

 

夏碎拍了拍冰炎的肩膀,然後步出病房。

 

不過幾個小時,褚冥漾便出現在冰炎的病床旁邊。

 

「為什麼不跟我說呢?」他似乎是哭過的臉上,帶著埋怨。

 

不語,只是看著他。

 

之後,你會不會開始畏懼我呢?

 

「學長,你好歹也依賴我一點嘛!」他嘟起嘴來,模樣甚是可愛。

 

「我不想傷害你,不論是什麼情況下。」

 

為什麼?我又還沒弱到連一擊都擋不下來!

 

「只因為是你,我不想傷到你一絲一毫。」

 

什麼嘛!那你平常踹人、扁人樣樣來,就沒傷到我嗎?

 

聽著他的心音,冰炎笑了。

 

然後把頭靠在那人的身上。


「接下來,就麻煩你了。」

 

恩。

 

這次的失控跟之前不一樣,因為意識還很清楚。

 

一定又是安地爾搞的鬼!

 

意識清楚的某人對於安地爾產生更強大的怨恨。

 

然後身體不受控制的動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無知者見識你的型。」熟悉的長槍出現,然後就是一個招式往前方那人招呼去。

 

學長你好過分,居然說我是無知者!

  

為什麼這時候你還有心情腦殘?


見褚冥漾躲開了,其實冰炎暗自鬆了一口氣。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失控者見識妳的優雅。」褚冥漾召喚出米納斯之後,對著天花板鳴槍。


產生的幾道水柱向冰炎襲來,卻只是控制住他四肢的行動,沒有傷到任何地方。


但是卻沒有用,不到十秒的時間,被控制住的人就掙脫了,然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往褚冥漾攻去,長槍對準的地方,幾乎都是要害。


褚冥漾躲得很吃力,甚至挨了好幾道攻擊,但都正巧躲開了要害。


看著他白色制服染上的血,冰炎真希望此時自己是毫無意識的。


冰炎手上的長槍對準了褚冥漾的眉心,但那人卻沒有躲開。

 

拜託,這次要靈啊!


「不要動!」


言靈生效了,冰炎正如褚冥漾所言,停下了動作,但是停在眉心前的長槍,甚是嚇人。

 

呼,嚇死我了,果然不解開這個毒,對醫療班是多大的損傷啊!唔,身上好痛,不愧是紅眼殺人兔!褚冥漾的心音還是一如既往的腦殘。


很想朝他的頭巴下去,可惜沒辦法。


嗯﹒﹒﹒然後要怎麼餵藥呢?

 

眼前的人,對著自己發呆。


不能動的冰炎表示無奈。


然後,褚冥樣有動作了,他拿出那瓶藥,往自己的嘴裡倒進去,對著冰炎的嘴,把藥哺過去。


突然覺得自己可以放過安地爾一次。


恢復自主之後,冰炎二話不說的加深這個吻。

 

畢竟都送上門了,不吃對不起自己。

 

學、學長!

 

「嗯?」放開懷中的人,冰炎挑眉。

 

學長,你毒解了喔?

 

「解了。」看著他呆呆的臉,心情頓時好上萬分。

 

太好了...

 

褚冥漾失去支撐的力氣,直接癱軟下來。

 

冰炎見狀也只是接住他。

 

不說話,只是把人攔腰抱起去給提爾治療。

 

「學長,我好開心可以幫上你的忙。」很小聲的耳語。

 

「是嗎?謝謝你。」在他的額上烙下一吻。

 

就算是被我舉槍相向,你還是沒有畏懼我,看著我的雙眼依舊澄澈,真是,太好了。

 

不過,學長真的好強喔!看來我修行還不夠,還不夠變身火星人...﹒

 

「褚。」紅眼瞪過去。

 

對不起,學長我閉腦了!還有我是傷患不可以再挨打!

 

「喔?一次治好不是比較划算嗎?」

 

哪有人這樣的啊啊啊啊!家暴啊!這裡有家暴﹒﹒﹒不對!是霸凌啊霸凌,學長你不能醬子,我是傷患!

 

「...」頭開始隱隱作痛。

 

學長,等我把傷治好,我們去點心店好不好?

 

「好。」寵溺的揉了柔他的頭髮,便讓提爾開始治療了。

 

「就跟你說,用不著緊張了吧。」一旁搭檔涼涼的開口。

 

「嘖。」

 

只因為是你,所以我想一輩子守護。

 

只因為是你,所以我才不想舉槍傷害。

 

只因為你是你,褚。

 

望向褚冥漾的病房,冰炎笑了。

 

而這次帶著無比的溫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允蝶
  • 蝶又來啦~
    雨音大大好((當個有禮貌的小孩
    棒棒+1+1+1+1+1+1+1+1
    加油~
  • 蝶蝶好WW
    ((摸頭

    恩,我晚上會努力趕文的WWWW

    x雨音x 於 2013/01/31 13: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