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くつ 涙を流したら

究竟要 流多少眼淚

 

Every Heart 素直になれるだろう

Every Heart   才能坦率面對自己

 

﹒﹒﹒

 

不知不覺中,千冬歲停下了做筆記的動作。

 

「千冬歲?怎麼了嗎?」面前的好友擔心的看著自己。

 

「沒事,只是這首歌﹒﹒﹒

 

「怎麼了嗎?千冬歲不喜歡嗎?」褚冥漾的臉上,帶著濃濃的疑惑。

 

「沒有,沒事。」推了推眼鏡,繼續低頭溫書。

 

對面的褚冥漾只是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跟桌上的符咒學奮鬥。

 

「漾漾,你風和水的位子錯了喔。」雖然不忍心再叫他重畫一遍,不過這張符咒如果拿去用的話,可能會炸掉半邊校舍。

 

「啊?喔喔,我馬上改。」他只是認命的繼續塗塗改改。

 

 

人は 悲しみの向こうに

人總是 在哀傷的遠方

 

Every Heart 幸せ浮かべて眠る

Every Heart   懷想著幸福入夢

 

「漾漾,這首歌叫什麼名字啊?」雖然之前沒聽過,不過大概是原世界的歌。

 

「Every Heart啊,千冬歲你今天怪怪的耶,一直恍神,是萊恩沒有找你一起出任務你生氣了嗎?」漾漾停下手邊那似乎被他越改越糟的符咒,關心的問。

 

「才不是,我才不想去當電燈泡呢!」今天萊恩和那個每次都跑來找漾漾單挑的女生出任務去,而喵喵則是因為醫療班有事所以沒辦法來每天放學的溫書會。

 

「那不然你在想什麼?夏碎學長嗎?」漾漾直接了當地提出了疑惑。

 

「才、才沒有!我才沒有再想我哥呢!」千冬歲有些欲蓋彌彰的反應,讓對方微笑了一下。

 

「那我們今天就複習到這裡,好不好?」漾漾伸了伸懶腰。

 

「好。」反正我也不怎麼讀得下去。

 

「對了,我聽學長說夏碎學長今天可以出醫療班,是真的嗎?」

 

「唔,恩,對阿,所以漾漾我先走了喔。」把桌上的東西丟進書包裡,快速地離開了餐廳。

 

想當然爾,他沒有看見身後的褚冥漾還是帶著擔心的神情。

 

既然學長沒騙我的話,為什麼千冬歲還會跟我一起留下來溫書啊,常理來想不是都會不管三七二十一衝去找夏碎學長嗎?難道說他們吵架了?回去問問學長好了。

 

下定決心的褚冥漾,決定立刻收拾東西去找自家學長問。

 

 

千冬歲衝出餐廳之後,並沒有直接回到宿舍,而是來到了他無意間在校園發現的隱密角落。

 

"歲,先不要過來了。"

 

"哥?為什麼?"

 

"答應我,不要來了。"

 

﹒﹒﹒好。"

 

是因為討厭我了嗎?還是覺得我煩了呢?

 

哥的臉上其實一直帶著困擾的表情,只是我自己沒有發現,不、是裝作沒有看見而已。

 

其實我比誰都清楚不是嗎?

 

我對於哥來說不過就是個麻煩的存在罷了。

 

誰に 想いを伝えたら

 如果心意 可以傳達

 

Every Heart 心満たされるのだろう

Every Heart  是否心靈就能滿足

 

這個地方雖然隱密,但其實是離餐廳很近的所以剛剛的歌聲還是不斷地傳來。

 

我的心意啊﹒﹒﹒

 

只怕哥會覺得很噁心而已。

 

所以,還是、忘了吧。

 

從此以後乖乖當弟弟就好了,至少親人是一輩子的,不是嗎?

 

千冬歲屈膝抱著腳,把臉埋在膝蓋哩,開始嚎啕大哭。

 

哭著哭著,不小心就睡著了呢。

 

「真難得我也會犯這種錯誤。」乏力的站起來,打算回宿舍休息。

 

打開手機,卻發現N個未接來電以及N封未閱讀的簡訊。

 

『千冬歲,你人在哪裡?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夏碎學長的出院慶祝會就要開始了耶!你怎麼還沒來啊?看到快回我。 漾漾』

 

翻了翻簡訊,大概就都是諸如此類的訊息,只不過是不同的人傳來的。

 

還是打通電話過去不要讓他們擔心好了。

 

『喂?漾漾嗎?』

 

『千冬歲!你人到底在哪裡啊?慶祝會已經開始了喔!』電話那頭十分的吵雜,但是對方擔心的聲音還是很清楚。

 

『漾漾,我今天不去了,然後麻煩你順便明天幫我跟班長請假。』

 

『咦?千冬歲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沒事,只是最近有點累,想休息一下而已。』

 

『那好吧,不舒服要趕快去醫療班喔!』

 

『恩,你們好好玩吧!』

 

收了線之後,千冬歲立刻把手機關機。

 

既然哥不想看到我,我就不要出現在他面前好了。

 

熬過明天之後,後天就是族裡的大祭,大概會回去一個禮拜吧!

 

就趁那個禮拜好好想想該怎麼做,現在就先回去睡個覺好了。

 

睡一覺起來就開始收行李吧!

 

把自己用傳送陣送回房間,室友不知道為什麼還沒回來。

 

「任務嗎?」不太想理會室友到底去了哪裡這個問題,千冬歲抓了衣服就去沖澡了。

 

其實以神諭家族的未來繼承人來說,他可以要求住一間單人房來保障隱私,不過既然是紅袍,隱私這種東西又豈是任何人都可以侵犯得了的,所以是不是一個人住其實無所謂。

 

沖過澡的千冬歲,直接躺上床。

 

今天自己真的很反常,總共發呆了十次。

 

算了,睡一覺起來應該會好一點吧,大概。

 

模模糊糊中,腦袋裡又迴盪著今天聽到的那首歌。

 

 

めぐるめぐる時の中で

 週而復始的時光裡

僕たちは 愛を探している

我們在   尋覓著愛情

強く強くなりたいから

 因為想變更堅強

今日も 高い空 見上げている

今天繼續 仰望  高高的天空

 

 

我明明就是全心全意地對著你啊哥﹒﹒﹒

 

 

 

翌朝清晨。

 

「唔,幾點了?」千冬歲咕噥著,翻個身想要看時間。

 

卻沒想到一翻身就被納入一個暖和的懷抱。

 

誰?

 

屬於紅袍的警覺心,讓千冬歲很快地坐起身。

 

看見的來人,卻是跟自己有著一模一樣臉孔的夏碎。

 

「哥!你、你怎麼在這裡?」慌亂的往後退了退,才發現已經堵到牆了。

 

「歲,昨天你怎麼沒有來呢?」他溫和的臉帶著溫柔的笑詢問。

 

「那是哥說﹒﹒﹒」眨了眨眼,沒有再說下去。

 

「我說了什麼嗎?」夏碎見千冬歲支支吾吾地,便伸手抬起他的下巴,迫使他正是自己的眼睛。

 

「沒、沒有,我只是因為昨天太累,今天又要收行李,所以才沒有去的,總之恭喜哥出院。」千冬歲的眼神有些閃躲。

 

這讓夏碎不太開心。

 

雖然並沒有明講他們之間的關係,不過千冬歲的閃躲,讓夏碎心裡有些不舒坦。

 

不是不知道自家弟弟的性子,這次恐怕是又陷入了一個死結裡,一個人一旁彆扭著。

 

「歲,告訴我真正的原因,好嗎?」把千冬歲拉進懷裡,試圖讓他有一些動搖。

 

「因為、因為哥說不要再去找你了嘛﹒﹒﹒」嘟噥的聲音,有些可愛。

 

「我是說先不要來找我,不是不要再來找我。」夏碎有些嘆息的解釋。

 

咦?真的嗎?

 

﹒﹒﹒所以哥你沒有討厭我嗎?」小心翼翼的問著。

 

「沒有。」他依舊溫柔的笑笑。

 

夏碎順了順懷裡的人兒的頭髮,然後用著很輕很輕的聲調說著。

 

「喜歡都來不及了,哪裡來的討厭呢?」

 

千冬歲的耳際瞬間緋紅。

 

「那為什麼?」哥你要我先不要去找你?

 

「因為其中一個幫我換藥的治療士。」

 

「诶?」他怎麼了嗎?

 

「一直盯著你看,所以我讓月見換掉,不過需要一點時間更替。」

 

所以哥其實﹒﹒﹒在吃醋嗎?

 

眨了眨眼,千冬歲的眼神對向夏碎的眼睛。

 

裡面有著自己的倒影,看著看著就放下心來。

 

還好,哥沒有討厭我。

 

「放心了?」他問。

 

「恩。」

 

千冬歲往夏碎的懷裡縮了縮,讓自己更加納入他的雙臂之間。

 

「哥,你這幾天有沒有好好吃飯、換藥?」

 

「有。」

 

「小亭沒有在旁邊吵你吧?」

 

「恩,沒有。」

 

哥,那些治療士換藥有沒有弄痛你?

 

沒有。

 

一句一句的關心,雖然囉嗦,但這卻是千冬歲表達愛意的方式。

 

而這些,其實夏碎都知道。

 

「那哥你、有沒有想我?」

 

夏碎不語,不過他決定用另一種方式回答。

 

輕輕地,夏碎把自己的雙唇印在懷中人兒的唇上,而後緩緩吸吮對方如紅櫻般的唇瓣,像是在對待自己最寶貝的事物一般。

 

正當千冬歲覺得自己腦袋一片空白的時候,濡濕的舌頭就這麼探了進來。

 

「唔。」哥!

 

想說話卻又說不出口,想推開卻又捨不得推開。

 

此時的千冬歲陷入一個進退不得的窘境,軟軟的癱倒在對方懷裡,任他予取予求。

 

頭腦裡混沌一片,但口中散開的馨香十分令他沉醉。

 

而自己能夠做的只是依照著本能,然後回應他所給予的。

 

一吻結束,千冬歲紅透的雙頰,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那歲你呢?」

 

「嗯?」腦袋尚且不能思考的千冬歲,呆愣地望著自家兄長。

 

「你有沒有想我?」

 

總算是聽清楚的某人,臉又更加緋紅,就像要滴出血似的。

 

千冬歲自顧自地把臉埋進夏碎懷裡。

 

「有啦。」

 

然後才用細不可聞的聲音回答。

 

めぐるめぐる時の中で

週而復始的時光中

僕達は 生きて何かを知る

我們在  生命中成長

ときに笑い 少し泣いて

 有時歡笑  有時哭泣

今日もまた 歩き続けて行く

 今天依然   繼續向前走

 


 

歌詞來源:

BOA寶兒<Every Hear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允蝶
  • 蝶來報到~
    開學好痛苦阿~
    雨音是專攻日文阿!!
    蝶也想讀耶~
  • 蝶蝶WWWWWW((飛撲((不要嚇人家
    開學真是讓人默默的哀傷((乾
    呵呵對哀很閒的五專一年生((X
    (其實我們科是全校課最重的(抹臉
    (別人空堂十四節我們還比別人多兩節加課QAQ)
    蝶蝶現在幾年級OAO?
    如果是國中的話可以考慮看看日文科喔呵呵WWW
    歡迎來台中科大當我學妹((告非

    x雨音x 於 2013/02/21 09: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