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真相是什麼?事實上對我來說似乎已經無所謂了吧?

 

  「殿下,其實我並沒有很想知道。」褚冥漾也就只是眨了眨眼看向面色嚴肅的冰炎。

 

  雖然害我有人群恐慌症的原因好像就在那段記憶裡,不過三歲之前的事對我來說真的有這麼重要嗎?而且可以把三歲之前的事記得的清清楚楚的人,根本就沒有不是吧?呃,至少對一般正常人而言啦,我當然不奢望像老姊他們那種人會忘記,至少她就把我幾歲的時候偷吃幾塊蛋糕記得清清楚楚,之後還邊笑著跟我算帳好幾年,因為我好像吃到了她的那份。

 

  「是嗎?」紅眼直視過來,卻看不出任何情緒。

 

  「是吧……大概。」褚冥漾稍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搖了搖頭。

 

  如果那個原因是令人痛苦的那我何苦要想起來?

 

  「也好,那就這樣吧。」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冰炎起身,順手把書收到了一旁的書櫃裡。

 

  然後他像是完全無視褚冥漾的存在似的,走出了房間。

 

  「欸?等等,你要去哪裡?」褚冥漾對於他這個毫無預警的舉動感到手足無措。

 

  「餵老虎。」他挑了挑眉,「要跟嗎?」更挑釁的對褚冥漾問道。

 

  「跟……我、我跟!」對於獨自待在沒有主人的房間感到大不敬的褚冥漾,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

 

  反正夏碎哥說過老虎好像很喜歡我,既然是夏碎哥說的應該可以相信吧?

 

  「大概,你就祈禱你和三歲那時候一樣沒有變吧。」走在前頭的冰炎涼涼的說著。

 

  唔啊啊啊啊啊啊!我、我反悔了我還是回去乖乖等好了!我、我回去乖乖等!

 

  「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腦袋裡面尖叫!」冰炎老大不爽的直接用手朝距離自己不遠的褚冥漾頭上巴下去。

 

  好痛!你不是王子嗎?這樣暴力不是禁止的嗎?你這樣不會被什麼什麼禮儀老師抓回去砍掉重練嗎?

 

  「很吵。」他不屑的紅眼瞪過來。

 

  『好痛!亞葛格都這樣欺負漾漾啦!漾漾不要跟亞葛格說話了!唔……』

 

  聲音又來了,跟剛剛開門的時候一樣稚嫩的聲音。

 

  褚冥漾困惑的想法,一字不漏地傳給了冰炎,只不過他什麼動作都沒有,只是繼續向前走去。

 

  那個亞哥哥到底是誰?

 

  褚冥漾邊跟著眼前的人,繼續努力地思考著。

 

  突然想到眼前這位王子殿下的真名裡好像也有『亞』這個字,該不會剛剛那聲音裡面那位亞哥哥就是眼前的人吧?呃,應該不會吧?說實在邀請函上的名字太長記都記不起來啊。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冰炎念了一長串的人名,「你小時候可是聽過一次就記起來了。」然後他嘆了一口氣。

 

  哇!原來我小時候記憶力那麼好喔!那為什麼我現在記憶力那麼差?嗯,說不定就是被眼前的人從小巴頭導致的!

 

  「痛!」當然腦袋依舊運作良好的褚冥漾,不外乎的頭上又遭到另一記攻擊。

 

  好痛!剛剛已經打一次了你現在又打!

 

  褚冥漾扶著被打的地方,雖然有許多怨言但是其實也不敢說出來。

 

  「嗚啊!」只專注在自己的痛覺上的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地上的突起。

 

  預期道自己會跌到地上的褚冥漾早就習慣性地做好了預備防範動作,卻沒想到衣服後領被抓住,被勒住脖子的他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呃噗!」

 

  「真是!總是這麼笨手笨腳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和褚冥漾並肩而行的冰炎,單手抓著他的衣領,無奈地罵道。

 

  老大!你放手啊!這樣我還寧願跌到地上欸!不能呼吸快死了啊!

 

  『那是因為亞葛格都會保護我啊,有什麼關係嘛!嘿嘿……』

 

  又是這個聲音!我明明想要無視掉了啊?為什麼要一直冒出來啊?我的大腦出了問題嗎?

 

  「我倒是覺得一直以來都有問題。」冰炎放下扯著褚冥漾衣領的那隻手,「到了。」

 

  眼前是一大片翠綠色的草原,唯獨中央坐落了一座純白色的圓頂涼亭,徐徐的風像是輕拂臉頰似的吹來,就連耳邊聽見的風聲都如同溫柔的細語一般。

 

  「去涼亭等。」對於看傻了的褚冥漾,冰炎也只是單單的丟下一句話之後,修長的腿即邁開步伐。

 

  褚冥漾聽到冰炎的聲音才回過神,摸了摸鼻子聽話的朝中心的涼亭走去。

 

  這裡給人的感覺很舒服。

 

  褚冥漾坐在涼亭看著前方與白虎並肩而坐的冰炎發楞,思緒開始越飄越遠。

 

  我真的跟這個人是那種關係嗎?想想也很不可思議,我全身上下除了家世還算好一點之外,根本就比不上吧?一開始性別就錯了啊……

 

  「拿去。」

 

  過於專注思考的褚冥漾,被冰炎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了。

 

  「嗚啊!什、什麼?」褚冥漾看著冰炎手裡純白色的小花,覺得疑惑。

 

  奇怪你剛剛不是還在那邊跟老虎一起坐著嗎?怎麼一瞬間就跑到這裡來了?

 

  「花是這傢伙叼過來的,我只是幫牠叫你而已。」冰炎解釋。

 

  這傢伙?

 

  褚冥漾往自己的腳邊一看,白虎正溫馴的趴在自己的腳邊睡覺。

 

  「呃、啊啊啊啊啊!」被嚇得正著的褚冥漾,情急之下抓著冰炎的手開始尖叫。

 

  「吵死了!」冰炎當然毫不猶豫的就往他的頭上巴下去。

 

  被褚冥漾的叫聲吵醒,只是抬起頭,然後換個姿勢又繼續安穩的趴下,彷彿像是早就習慣了他的這種反應。

 

  「痛……」

 

  「真是,夏碎不是說過牠很喜歡你嗎?」冰炎甩掉褚冥漾抓住自己的手,順道把花甩到他懷裡。

 

  「說是這樣說……」

 

  但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啦!

 

  雖然還是心有餘悸的褚冥漾,不過他仍舊弱弱的說了聲。

 

  「花,謝謝。」

 

  老虎從喉嚨發出類似咕嚕的聲音,好像很高興似的。

 

  一旁的冰炎沒說什麼只是看著。

 

  「這種花好美,叫什麼名字啊?」褚冥漾看著看著,問句就脫口而出了。

 

  「蕾伊緹。」

 

  隨著冰炎的聲音落下,腦袋裡像是有個什麼東西破了一個洞似的……

 

  『亞葛格這種花好漂亮,叫做什麼名字啊?』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亞葛格你的名字好好聽喔!』

 

  『亞葛格,一輩子是什麼啊?』

 

  『亞葛格你要當漾漾的家人喔!一輩子在一起的那種。』

 

  『好可怕,亞葛格你在哪裡?』

 

  如兒童般稚嫩的嗓音,不斷的流洩出來。

 

  記憶伴隨著兒時青澀的聲音不斷不斷地湧上來,腦袋很疼很混亂,畫面很零碎很繁雜,無法言語甚至是無法動彈的自己,只能抓住眼前像是浮木的冰炎,不知所措地顫抖。

 

  聽不到褚冥漾腦海中所謂稚嫩聲音的冰炎,現在對於褚冥漾的異狀心裡總算有個底了。

 

  他什麼都沒說只是將褚冥漾拉進懷裡。

 

  相擁,將近五分鐘的沉默。

 

  「我好像什麼都想起來了耶,哈哈哈……縱然身體還在顫抖,褚冥漾仍舊乾笑著離開冰炎的懷抱。

 

  包括那個害我如此畏懼人群的主因。

 

  這大概就是不管我怎麼問老姊我為什麼會有人群恐慌症,她卻都不回答的原因吧?

 

  不管身分尊卑,這就是人性,所以我才會下意識地避開人群吧。

 

  「嗯。」看他這種反應,冰炎也只是應了一聲。

 

  「我……」欲言又止的褚冥漾,用顫抖的手把剛剛掉落到地上的花,一一拾起。

 

  「笨蛋。」冰炎用力的把褚冥漾的頭髮弄亂。

 

  「不管曾經發生過什麼事那都已經過去了,我不會逼你接近人群,但至少你可以多親近我一點、多信賴我一點,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陪著你的。」

 

  「你會這樣對我說,是因為命定的關係吧?」褚冥漾眼神空洞的看著他。

 

  「你以為我會那麼聽話的就接受命定這種鬼東西嗎?你這笨蛋,就算不是命定,只要是你我依然會待你如此。」冰炎說著還用修長的手指彈了褚冥漾的額頭。

 

  「痛……亞哥哥好壞!」褚冥漾摀著發疼額頭,但是聽到冰炎的話,他總算止住了身體的顫抖。

 

  我真的覺得我是被你打笨的!你還笑!

 

  「褚,再叫一次。」冰炎沒頭沒尾的丟出一個命令句。

 

  叫一次啥?

 

  「褚。」冰炎伸出手把褚冥漾攬到自己懷中,「你終於回來了,回到我身邊了。」頭輕輕地擱在褚冥漾的肩膀上,聲音有種說不出來的滿足。

 

  令人懷念的味道。

 

  「呃?」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褚冥漾,呆愣愣地被冰炎抱著。

 

  「從此之後叫我亞,或者你想叫我亞哥哥也無所謂。」冰炎調笑。

 

  「……

 

  「不叫?」殺氣瞬間翻騰。

 

  「……亞?」雖然是在對方威脅下之後的妥協,但是褚冥漾的臉還是不爭氣地變得熾熱了起來。

 

  我記得我今天好像只是為了道歉才來的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