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沒有配對喔(大概

 

不用言語就能夠了解對方眼神所傳達的意義。

 

這,就是搭檔。

 

「夏,任務?」邊咬著吐司邊綁頭髮的自家搭檔,一臉疲憊的發問。

 

雖然說我對於他這種不符合對外形象的行為,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

 

「任務是淨化鬼族的氣息,地點在矮人湖,還有你昨天晚上又出任務了對不?」眼睛微瞇質問,其實不用問大概也知道回答。

 

「嗯。」他整理好略顯雜亂的長髮,永遠維持清一色的單馬尾造型又出現在眼前。

 

「我現在才確定原來精靈真的可以不用睡覺不用吃飯不用休息呢。」自身習慣維持的溫和微笑,在自家搭檔眼裡看起來似乎帶有點﹒﹒﹒威脅,雖然說我沒有威脅他的意思(?

 

「嘖,知道了。」他一臉不耐煩的甩開黑袍,俐落的套到身上。

 

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你總是不斷地在出任務?

 

就算已經身為你的搭檔這麼多年了以後,也還是不明白。

 

認識你的時間雖然說不比其他人多,但是卻比其他人還了解你,可是就連這樣你也不曾向我吐露過心事,只是一個勁兒的站在我前方。

 

「夏,移動陣?還有你在發什麼呆?」已經整裝完畢的搭檔,不耐煩的催促。

 

「沒什麼,只是想起你以前的短髮。」

 

如此怕麻煩的人還願意為了他人留長髮,還真是﹒﹒﹒

 

「想那個幹麻?反正我現在還不想剪。」

 

「這次又是為了誰呢?」

 

移動陣的風颳起。

 

「什麼?」

 

「沒事。左前方十一點鐘方向有鬼族。」

 

「知道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侵略者見識你的傲。」

 

如風一般,冰炎迅速地跑向前去,銀髮飄揚。

 

其實不用問我也知道呢,一定是那位吧!

 

夏碎嘴角微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

 

似乎又有好用的籌碼了。

 

「祈禱於天之術,自然生成而歸自然生成,吾力量容於力量,術反之咒!」手上黑色水晶應聲炸裂,化作光點,隨著銀髮飄揚的矯健身手而動。

 

黑色的光點,隨著長槍所到之處而炸裂,對附近的鬼族造成不小的傷害。

 

「夏!過去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入侵者見識你的狠戾。」

 

熟練的操作著冬翎甩,這次的鬼族速度快得讓人感到有些棘手。

 

「奔騰時空中的黑流,逆上重生吧!」遠方本來協助冰炎的黑色粉末,瞬間凝聚回到夏碎身邊,在冬翎甩揮出的空檔,補上攻擊。

 

這是我們達成的協定,在不會傷及自己的情況下才協助對方。

 

在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的任務下,顧好自己才是對搭檔最好的幫助。

 

「這次的鬼族,是偵查型的。」原本距自己五步距離的冰炎,回到我的身側,面色沉重的丟下一句話。

 

「要聯絡公會嗎?」雖然說這種鬼族並不是很好對付,但是我卻還是有空檔抽得開身。

 

「還不用。」但冰炎一臉輕鬆的回答。

 

總是這樣,一次次的發現自己的實力依然離你十分遙遠。

 

縱然我努力的追隨,努力的精進了,卻總是還不夠。

 

「夏!不要恍神!」冰炎的長槍橫在我的身前,幫我擋掉了迎面而來的攻擊。

 

「抱歉。」

 

迅速的收拾好心情,夏碎再度甩開手上的冬翎甩。

 

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了,特別感傷。

 

 

「夏碎,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你家弟弟出事?」在清除完所有鬼族之後,冰炎眉頭微促的看著我問。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心情特別差。」聳聳肩,把臉上的面具摘除。

 

「大概是矮靈之淚吧,我有感覺到一點點氣息,鬼族大概也是為了找這個。」

 

矮靈之淚,據說是幾千年前,矮人族的族長為了抵禦外族入而侵犧牲自己之後,全族族人因悲痛流下的淚水,所凝聚而成的結晶,根據記載,靠近他的人似乎會受到詛咒,染上一股永遠不會痊癒的哀傷,或者是自卑感。

 

「是嘛?那說說你在悲傷什麼吧?」冰炎隨性地靠著一旁的樹坐下。

 

「冰炎,你吃錯藥了?」

 

「解開詛咒的方法。」他紅眼微怒的看著我。

 

「原來。」也跟著靠著樹坐了下來。

 

我們似乎從來不曾這樣坐下來聊除了課業任務之外的事吧!

 

「只是認為自己還不夠強罷了。」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才說出這句話。

 

「跟誰比起來?」

 

「跟你。」

 

「只要能夠擁有守護自己想守護的事物的力量,這樣就夠了,強不強根本就無所謂。」

 

湖畔旁起了風,銀髮飛揚的他看來十分耀眼,但卻有些孤寂。

 

「那麼為什麼你還是?」從不懈怠的拚命往前?

 

「因為還不夠。」

 

總是有所耳聞,對於冰炎的事。

 

他活得要比誰還辛苦,我很清楚的明白這件事。

 

「是嗎?何不說來聽聽?」

 

他莫名地望向我,似乎不明白為何話鋒會轉向他。

 

「我想成為的是,能夠替你分擔的搭檔,而不是一同出任務的袍級。」

 

「我的事,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然後冰炎緩緩說起,他的家人、千年之前的詛咒、無殿以及其他種種,雖然大部分都只是簡略的敘述一下。

 

但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離他那麼近。

 

「不恨嗎?這一切。」

 

「為什麼要恨?這只是立場上的不同而已。」他淡淡地說出這句話。

 

是啊,的確如此。

 

「不把這些事告訴褚學弟?」

 

「為何?而且時間還太早。」

 

「難道你不想讓他多了解你一點,好讓你早點擒到手嗎?」

 

「嘖。那你何不和千冬歲說說你的替身對象是誰呢?」

 

「哧!」兩人淺笑之後的擊掌,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

 

默契,這大概就是時間所贈送給我們的禮物。

 

「回去回報吧。」

 

縱然,命運對我們總是殘酷。

 

不過在命運降臨之前,我相信我能夠準備好一切,與他一同站在前方守護身後想要保護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