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樂。」看著前方帶著微笑的搭檔,冰炎略略的愣住了。

 

生日?誰的?

 

「就算精靈善忘,你怎麼就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呢?」他帶著戲謔的笑容看著我。

 

算算自己好像就是這天出生的。

 

﹒﹒﹒你知道我不過生日的。」還有你怎麼知道的?

 

「可是扇董事可是一早就寄了邀請函來呢。」他晃了晃手上典雅的信紙。

 

「死老太婆!」邀請函是要請多少人!

 

「派對好像是晚上六點開始,你是主角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還有跟老太婆講我今天要出任務!」

 

「我都不知道你今天接任務呢,冰炎。」他臉上的微笑帶著濃濃的黑氣。

 

「臨時任務不行嗎?」

 

「六點之前回來就好,也不是不行。我剛好也從扇董事那邊接到一個臨時任務呢!」

 

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

 

「任務內容好像就是負責把你帶到會場這樣。」

 

「死老太婆!」

 

 

 

冰炎站在自己抽屜已被拉開的書桌前,並沒有出所謂的"臨時任務"。

 

 

精靈是不過生日的,不過印象中似乎有過過獸王族的生日,但記憶依舊模糊不清。

 

 

冰炎靜靜地凝視著泛黃卻是唯一一張畫著全家福的畫。

 

銀色的髮絲,被大氣精靈緩緩梳理著。

 

「就連你也很高興是嗎?」

 

不懂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慶祝生日這件事上。

 

「叩叩。」

 

聽到熟悉的腦殘聲大概就知道是誰來了。

 

「進來,門沒鎖。」

 

"嚇啊!學長看起來就是一副老大不爽去參加宴會的樣子,為什麼喵喵還要讓我來叫他嘎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會不會在開口之後就被學長種在會場供人景仰,我我、我才不要這樣嘎啊啊啊啊啊!"

 

要是他的腦殘能夠在今天稍微稍停一點就好了。

 

「褚,你這麼想被種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

 

"不不不,你一定是聽錯了,還有怎麼可以讓壽星幫人實現願望啊!"

 

「不要腦殘,我的願望。」

 

"對不起學長我閉腦了。"

 

「那個,學長,生日快樂。然後請你務必出席晚上的宴會。」他靦腆的笑著。

 

讓人不禁起了小小的玩心。

 

「那、禮物呢?」唇角勾起一抹笑,很喜歡看著自家學弟慌亂的表情,很有趣。

 

"唔啊啊!學長一定昨天晚上又沒睡覺了!而且學長你明明都不會收別人禮物的!你還這樣跟我要不會不好意思嗎?"

 

「褚。」沒好氣(但是有殺氣)的瞪了他一眼。

 

「禮、禮物會在晚上跟大家一起給!」他的臉因為慌亂而染上潮紅。

 

「如果我希望你自、己、親、手給我呢?」

 

"學長今天一定沒睡飽!"

 

「我、我﹒﹒﹒

 

看著他驚慌失措到不知所云為何,冰炎稍稍愧疚了一下。

 

好像有點玩過頭了。

 

「罷了,晚上我會出席,你出去吧。」

 

"欸?學長是不是生氣了﹒﹒﹒

 

唉,褚你到底是笨呢還是笨呢抑或是笨呢?

 

「我沒有,我只是要睡一下。」

 

"喔,老大你慢慢睡,小的就先滾蛋了。"

 

白癡。

 

看著他唯唯諾諾的出去還小心翼翼的關上門,冰炎笑了。

 

 

 

這幫人一定是為了開派對,才找到自己生日這個藉口的。

 

看著宴會上被惡魔從家鄉帶來的酒,弄倒的大半的人,冰炎無奈。

 

「至少很有趣呢,不是嗎?」一旁逃過一劫的搭檔,無良的笑著。

 

作為壽星,冰炎沒少被灌酒,不過酒量很好的他,到現在也只是微醺而已。

 

(某雨:你們還未成年欸﹒﹒﹒

 

「那下次你生日也這樣弄啊!」翻了翻白眼。

 

「喏,生日禮物。」

 

接過包裝精美的小盒子。

 

「謝了。」開了個小型傳送陣就把禮物傳回房間。

 

「不用謝,下次記得回禮就好。」捧著一如往昔的熱茶,自家搭檔依舊一如往昔的面帶微笑在旁看戲。

 

「我記得的話。」

 

這時,似乎是從奴勒麗手下逃過來的褚,狼狽地喘著氣。

 

「那、那個學長,生日快樂!」褚冥漾遞過來一份禮物。

 

看來有些笨拙的包裝,上面卻帶著強大的祝福言靈。

 

很平凡,實際上卻很強大,就如他的人。

 

不知道為何,心情似乎好上了一成。

 

其實撇除浪費時間這點,過過生日其實也沒那麼糟。

 

「那些人似乎還不想收拾還在玩呢﹒﹒﹒」一旁納涼喝茶的搭檔,嘴上這麼說,卻一點也沒阻止他們鬧場的行為。

 

"對啊!不知道他們是怎樣每次開什麼派對都像在大屠殺!"

 

「嘖。」

 

"嚇啊!壽星生氣了你們還要繼續玩嗎?小心被紅眼殺人兔丟到火星,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褚,我現在不想打人!」

 

"對不起學長我閉腦了。"

 

「偶爾這樣熱熱鬧鬧也不錯不是?」看著他們的互動,夏碎瞭然的笑了。

 

「那你自己下次叫他們幫你過生日!」

 

「呵,我可無福消受。」他笑了笑,繼續看著前方打打鬧鬧的人群。

 

 

 

折騰到了半夜,冰炎把不敵酒意的褚冥漾安置好之後,才回到自己的房間。

 

踏入臥室才發現,擺在桌上的全家福,微微發出淡藍色的光。

 

拿起畫翻到背面一看。

 

"生日快樂。 爸媽留。"

 

一段古精靈語,不知何時被寫了上去。

 

字上面帶著咒語,是只有特定日子才會顯現字的咒語。

 

不曾注意過生日,所以才會一直沒看見嗎?

 

冰炎淡淡的笑了。

 

 

 

雨音碎碎念:

 

某雨覺得冰炎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生日的((攤手望天

然後好像爛尾了((掩面泣

 

其實某雨今天去考英檢啊((遠望

然後快要期中了又敲出這篇真是((ry

 

嘛ww看到標題上寫賀文就知道了拔ww

 

1、2、3

祝我生日快樂嘎啊啊啊啊啊wwwww((亂吼

自己寫賀文給自己只有某雨才想的到拔((x

 

嘛!我生日你們有文看一整個普天同慶((哪裡不對?!

 

願望:學長娶我拔((被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潔西卡
  • 你寫的文章非常好看
  • 謝謝喜歡OWO//
    我會繼續努力的W

    x雨音x 於 2013/07/08 08:15 回覆

  • 小無
  • 我也很喜歡寫特傳同人喔~
    我是用冒天寫的~
    名字是*無*~
    你寫的真的很好看!不會爛尾啦~
  • 謝謝QWQ
    彼此都在這方面加油OWO//
    冒昧問一下冒天是冒險者天堂對吧?(怕搞錯XD

    x雨音x 於 2013/09/15 19: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