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亂的腳步聲、紊亂的喘息。

 

「夏碎學長!」用盡力氣所喊出來的聲音卻虛弱如蠅。

 

「褚、那個你聽我說,」轉身過來的夏碎學長,紫袍上染著一大片鮮豔的紅,「不管接下來怎樣,你一定要冷靜,知道嗎?」他的臉色蒼白而凝重。

 

冷靜?對、我要冷靜﹒﹒﹒

 

與鬼族的衝突已到了白熱化的時候,每天每天都有人重傷甚至是、死亡﹒﹒﹒

 

這些全部都重重的打擊著我。

 

「夏碎學長,我沒事的,」雖然說出口的話依舊沙啞,「學長他的情況如何?全部、告訴我吧!拜託你了!」發抖的雙手緊緊抓住夏碎染上深紅色的紫袍。

 

「冰炎他、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是嗎?學長他沒事嗎?太好了﹒﹒﹒

 

「可是,他進入了精靈的休眠狀態,很有可能在我們有生之年看不到他醒來了。」夏碎學長握緊了拳頭,盡力的忍住哽咽。

 

學長、嗎?有生之年都看不到嗎?再也不會有人罵我白癡或者踢我踹我了嗎?再也、不會有人如此的關心我了嗎?

 

握緊紫袍的手突然鬆脫,全身像是失去支撐力一般的跪坐到地上。

 

「褚,對不起,要不是因為我、冰炎他、明明應該是我的﹒﹒﹒」夏碎學長也跌坐在一邊的地上,破裂的面具殘骸從他滑順的紫色頭髮、掉落。

 

他懊悔的用雙手抓著頭髮,喃喃的說著道歉之類的話。

 

不,我不相信,學長他那麼強,一定會沒事的!而且學長那個任務狂怎麼可能浪費時間在睡懶覺這件事上面嘛!所以學長他一定很快很快就醒來了,一定是的。

 

「夏碎學長,這不是你的錯,而且學長沒有死阿。」至少學長他、還活著。

 

「褚?」他迷離的眼神、很空洞。

 

搭檔變成這樣,夏碎學長一定很自責吧?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依學長的個性,一定又是仗恃著自己很強這點隨便衝上去擋刀擋槍。

 

「啊,是啊,抱歉,我失態了。」他站起身、順了順也有些許殘破的紫袍,臉上又掛回平日的微笑。

 

就算是遭遇到這樣的事,現在卻不是能夠傷心難過的時候﹒﹒﹒

 

因為戰爭,尚未結束。

 

「褚,我們去看看他吧?」夏碎學長伸出手,把我拉了起來。

 

「恩。」

 

與鬼族的第二次大戰,歷時一年之久,兩方都受到了難以估計的重創,沒有勝利的一方、也沒有失敗的一方。

 

世界,是如此、維持著奇妙卻又詭異的平衡。

 

而現在,正是新生之時。

 

「賽塔,我放學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你先去休息。」輕輕地推開學長房間的門,然後如此說道。

 

「年輕的學生,這太勞煩你了,課業上都沒問題嗎?其實我來照顧年輕的黑袍就好。」賽塔幫在窗台上的花瓶重新換上鮮花。

 

「沒關係的,我自己也想照顧學長。」為此,我還少不了跟鏡董事爭論,想想我那時候為什麼會有這種勇氣,而且沒有因為忤逆董事被退學還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那麼接下來就交給你了。」賽塔微笑,優雅地走出房間。

 

「學長,今天的天氣很好喔。」是說學園好像沒有不好的一天。

 

躺在床上的那人,銀髮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而臉上總是不帶任何表情的他,在深睡時卻看起來這麼安詳,像是夢見好夢似的。

 

拿起放置在一旁的梳子,靜靜的梳起了銀紅相間的長髮。

 

學長的髮質還真是好到令人嫉妒欸,可是本人卻很不愛護它,真是可惜了這一頭長髮。

 

「學長你知道嗎?今天上禮儀課的時候啊﹒﹒﹒」每天每天重複這樣的對話,像是要把一切都報告給躺在床上的那人似的。

 

學長睡得很沉,平穩的呼吸說明了這件事。

 

可能在我們有生之年看不到他醒來了﹒﹒﹒

 

夏碎學長當時的話仍然謹記在心。

 

但是學長你知道嗎?就算我的妖師能力很菜很菜,我還是每天祈禱著,祈禱你可以趕快醒來,世界已經平靜了,戰爭結束了啊,學長你為什麼還是不醒醒呢?

 

「學長、學長、」手上的梳子不小心滑落,「你醒醒好不好?」但褚冥漾不在意也沒有去撿,只是用顫巍巍地指尖,把冰炎前額微亂的散髮順好。

 

「主人﹒﹒﹒」看著褚冥漾一天比一天消瘦,米納斯的擔心,卻永遠總是得到一句"我沒事的。"

 

「米納斯,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我有好好的吃飯、好好地睡覺,所以就讓我待在學長身邊吧。

 

就像剛入學時他照顧我那樣,這次換我來照顧他。

 

「主人,一定、會沒事的。」米納斯見他這樣,也不勸了,而是相信他所選擇的。

 

「恩,謝謝你,米納斯。」

 

 

學長昏迷或者是叫做陷入深眠,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今天是連續假期第一天,雖然說把時間花在窩在房間裡這件事有點浪費,不過、很值得。

 

陽光斜斜的灑下,放在窗台邊的小花又發可愛動人。

 

「學長,早安。」

 

明知道不會有任何反應,但卻還是每天每天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我相信,有一天,學長他也會回我早安的。

 

轉身,把窗簾拉開,讓陽光透進屋裡來。

 

天氣還真好呢!還真是一個適合曬衣服的好天氣!不對!我這什麼歐巴桑式發言啊!一看到天氣好就想曬衣服難道是之前在家裡被訓練出來的嗎?我還真是賢妻良母啊!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一定是老媽和老姊太會使喚人的關係!

 

看著窗外,褚冥漾開始發呆。

 

天氣真的好好喔,不過如果是在原世界,一定是很熱很熱的夏天吧!因為這樣我才不想回去,可是不回去老媽又要唸我了,呃啊!我到底連假要不要回去啊!不過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還是、回去一下好了,這樣的話就要去拜託賽塔﹒﹒﹒

 

「拜託賽塔?」突然,一個問句劃破清冷的房間。

 

褚冥漾以最快的速度、轉身。

 

「學長、」你醒了啊?

 

他臉上的表情呆滯的可愛。

 

「廢話!」原本躺在床上睡得安詳的那人,現在正起身坐臥在床上。

 

「呃、早安!」褚冥漾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話。

 

 

 

 

「早安。」

 

所得到的是等待之後,自己期望的、那人的笑顏。

 

[小劇場]

 

米納斯:我就說沒事吧((攤手

 

 

雨音碎碎念

 

好啦這篇有點爛尾不忍說((X

最近好喜歡前面那種痛痛的感覺OWO

所以虐心走向開始(不

 

然後我都虐學長耶呵呵((這次還讓他客串了一下植物人

(被種掉<

嘛!我只是想寫寫看學長沒被抓走但是卻是受重傷的情況這樣WW

精靈還可以自體恢復真是變態((不都你寫的<

 

最近好熱好熱好熱喔喔喔喔喔喔((單純抱怨<

然後想增加字數果然還是要靠某漾的腦殘((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