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我的、心之所向?

 

  『一個人好寂寞喔,大葛格你不是也這麼覺得嗎?』

 

  是誰?誰在說話?我該不會是睡迷糊了吧?

 

  褚冥漾迷濛的睜開了雙眼,一個有著黑色大眼睛的小男孩正凝視著他,充滿好奇的。

 

  「欸?你你、你是誰?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原本還昏昏欲睡的褚冥漾看到小男孩帶著詭譎的笑看著他瞬間完全清醒,慌忙地從床上爬起來。

 

  「大葛格的反應好有趣喔。」小男孩看見褚冥漾的反應,臉上反而漾開一個符合他外表年紀的純真微笑。

 

  不是吧!任何人剛睡醒就看到一張放大無數倍的臉盯著自己看都會嚇到的好嗎?還有我記得我剛剛進來的時候有鎖門啊!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穿牆術?

 

  「我的名字好像叫做墨,然後我一直一直都待在這裡喔。」見褚冥漾似乎還處於混亂的狀態,男孩倒像是無視般的用著天真無邪的表情向他自我介紹。

 

  哪有人對自己的名字還要用好像來形容啊!等、等等……?一直待在這裡?天哪!我見鬼了嗎?雖然白陵家歷史悠久但是我還沒聽說過有鬧鬼啊!一定是老姊都沒有跟我講啦!

 

  「呃、小弟弟,你是不是跟什麼人走失了?」勉強從震驚中找回自己聲音的褚冥漾艱難的提問。

 

  我相信這一切都是可以經過科學驗──

 

  不過老姊她用的法術是能夠驗證什麼鬼啦?嗚嗚嗚,為什麼要讓我在一個鬧鬼的房間休息啦!老姊你在報復我沒去幫忙你們嗎?

 

  「沒有喔大葛格!這裡是我的地方,所以我一直都在這裡喔。」

 

  嗚喔喔喔喔喔喔!你該不會真的是這裡的地伏靈吧?

 

  「我、我一點也不好吃!拜、拜託不要吃我!」褚冥漾處於緊繃的神經倒是讓他爆出了一句很無腦的話。

 

  「哈哈哈哈!大葛格你真的好有趣喔!」小男孩看到褚冥漾的反應之後發出無比清脆的笑聲。

 

  「我、我……」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的褚冥漾,一時之間什麼都沒辦法辯駁。

 

  我這個笨蛋啊啊啊啊!我到底在說什麼?

 

  「我不會吃掉大葛格喔!」他眨了眨他那雙大眼,「我是來給大葛格力量的。」然後無比認真的重複一次先前說提過的話。

 

  所以說到底要怎麼給啊?力量又不是說隨隨便便就可以給別人的你當我傻了啊!

 

  「呃、我假設在正常情況下,力量應該不是隨隨便便可以給的物品吧?」褚冥漾在這一瞬間決定回家之後要把柯普的書籍全部丟掉。

 

  「可是我會喔!大葛格你不想要變強嗎?」然後小男孩臉上的神色瞬間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不給人添麻煩或者──能夠理直氣壯地站在那個人身邊?」

 

  「你到底是誰?」神經再大條的褚冥漾也能夠察覺空氣裡瀰漫著的濃厚不祥感。

 

  「我是墨──就只是墨。

 

  褚冥漾慌忙的從床上跳起,以他所能夠做到的最快速度逃到了房間門口,拚了老命的轉著房門的把手。

 

  「可惡!」他急切地拍打著被反鎖的門,「有誰在外面嗎?來人啊!有沒有人在外面!」然後大喊著。

 

  「沒有用的喔,」墨又切回到原本天真無邪的小男孩模式,「因為大葛格會跟我永遠在一起嘛!所以我才不會讓大葛格離開呢!」

 

  「我沒有答應你!」

 

  「不要逃避嘛!我都知道喔!大葛格內心真正的想法。」墨的微笑一就如同剛開始那般的天真無邪,「如果那時候能夠自己打倒他們就好了──如果能夠變得和冰與炎的殿下一樣強就好了──」

 

  「我沒有這麼想!」褚冥漾搖著頭否定。

 

  「為什麼要否定呢?」墨歪著小臉提問,「這並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啊,每一個來到這裡的大葛格都是這麼想的啊,所以大葛格你一點也不會奇怪喔。」

 

  「每一個?」

 

  「嗯,每一個。」

 

  『如果那時候我有力量,我的老婆就不會被搶走了啊!』

 

  『如果我有力量的話我就可以統治這個國家了!』

 

  『給我力量吧!讓我能夠對那個人復仇!』

 

  『墨大人!』

 

  像似嘶吼般的話語,在褚冥漾的耳邊怒吼著悔恨以及內心深處對於強大力量的渴望。

 

  「你到底是誰?墨。」褚冥漾緊戒的看著似乎毫無殺傷力的小男孩。

 

  「大葛格終於願意叫我的名字了耶!」小男孩開心地跳起來抱住褚冥漾,「我就是你,我是你的一部份喔。

 

  「我的一部份?」被抱個滿懷的褚冥漾倒是對於烏鷲的話感到疑惑而不是動作。

 

  「不過應該是不能夠這樣說才對。」墨蹭了蹭褚冥漾,「我是你的責任喔,妖師之力的先天繼承人。」

 

 

 

  「導正黑暗,這是他的責任也是能力。」清冷的女聲在空蕩蕩的禮堂響起。

 

  「我知道的,所以即使是我們也無法干涉,但是你不覺得有點太早了嗎?冥玥。」而回應他的是充滿擔憂的男聲。

 

  「不,是太晚了,然。」褚冥玥直視著前方的白陵然,眼裡有著堅持,「我們都知道他該面對的,為什麼要擋著他──或者說為什麼要幫他擋著?」

 

  「這點妳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

 

  「所以我清醒了然,我希望你也能夠清醒。」褚冥玥擋住了白陵然的去路,「我們所能做的事情只有祈願。」

 

  「我想──妳是對的。」

 

 

 

後記

關於本篇裡面的新角色墨

我把他當成陰影碎片來寫

原本應該是烏鷲的不過因為真的很崩所以決定改成自創的新角色了

然後我發現二校下來多了一篇(惶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