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篇以及決定印製了

但還是歡迎大家填寫表單喔

資料頁

表單

 

 

 


09

 

  因為我、我……

 

  中央神廟的祭典在南方神廟大祭大抵上結束之後,開始如火如荼的展開了。雖然所有神廟就歷史上來說是一起舉行,不過偶爾因為星辰上的變換,南方神廟也有先行舉行的時候。

 

  然而接受了將近一個月的禮儀訓練,褚冥漾的禮儀也有了顯著的進步,但是冰炎還是沒有讓他在最多人的大祭場合上出席,基於種種原因。

 

  不過聽到冰炎這麼說的褚冥漾倒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原本因為侷促不安而不自覺握著拳頭的雙手也放鬆開來,但是作為交換他必須待在冰炎房裡直到後夜祭開始。

 

  「這傢伙、是不是太沒戒心了點啊?」當冰炎結束了繁複的儀式之後,回房看到的是這麼一個場景。

 

  倒在他床上的褚冥漾深深熟睡著。

 

  「這是送上來給我吃掉的意思嗎?」冰炎在床邊坐下,「唉,這樣可以證明是你對我很有安全感嗎?」伸出修長的手指戳了戳睡到昏天暗地的某人的臉。

 

  「嗯嗚……」睡眠受到干擾的褚冥漾稍微翻了個身,但是卻整個人翻到面向冰炎的方向。

 

  「嘖。」冰炎戳向褚冥漾的手指更加用力,「起來了。」

 

  『討厭!不要妨礙我睡覺!』褚冥漾伸手揮開了阻礙睡眠的障礙物。

 

  「喔?」冰炎感覺到自己的青筋似乎有冒出來的趨勢,「褚。」這次他的手更不客氣的直接掐住褚冥漾的臉頰。

 

  「痛痛痛痛、」褚冥樣這才醒了過來,「嗯?是亞哥哥欸,早安嘿嘿。」不過現下的狀況似乎是睡迷糊的樣子。

 

  「你真的很想被我吃掉對不?」冰炎覺得現在的褚冥漾對他的殺傷力太大了,有點不妙。

 

  「漾漾不好吃……」褚冥漾坐起身來呆呆地看著冰炎,「亞哥哥看起來比較好吃。」他這麼說著又嗤嗤笑了起來。

 

  「你這傢伙……」冰炎毫不猶豫地用力掐褚冥漾的兩邊臉頰,但是冰炎臉上的潮紅到底還是遮掩不住。

 

  「嗚啊!好痛!」受到強烈痛覺的褚冥漾,這次是真的清醒過來了,「嗯?亞你回來了啊,臉好紅喔你發燒了嗎?」

 

  「閉嘴!也不想想是誰害的!」冰炎用力地敲了褚冥漾的頭一記。

 

  「好痛!」

  

  會變笨啦!

 

  「快起來整理整理,等一下後夜祭就要開始了,還真虧你還可以睡那麼熟!」

 

  「啊!」現在褚冥漾才意識到自己在冰炎的床上爆睡這件事,「不好意思借用你的床……」

 

  太安心了所以不小心就睡死了啊啊啊我到底在幹嘛!

 

  「沒關係,不過如果你可以跟我同床共枕我大概會更開心。」冰炎帶著邪氣的笑說道,赤紅色的眼神倒是閃爍的捉狹的光芒。

 

  「!」褚冥漾的臉不一會兒便染上潮紅。

 

  嗚啊啊啊!從開始禮儀課之後亞就被人掉包了對吧對吧對吧!

 

 

 

 

  後夜祭看起來沒有我想像中的隆重,祭壇中心擺放著的營火把夜空染成了橙黃色,空氣中出乎意料之外的瀰漫了一種淡淡的溫馨感,前來後夜祭的人群大概是因為經歷過一天嚴肅的祭典的緣故,大家的臉上都是呈現了放鬆的表情,愉悅的跟身旁的人聊著天。

 

  但是記憶回來之後我又比之前更怕人了呃啊啊啊啊!

 

  「還會怕?」一旁的冰炎皺了皺眉。

 

  「呃、」褚冥漾像是做壞事被抓到一般心虛猶豫著要不要回答他。

 

  「嘖。」冰炎逕自地往人群稍微稀少的地方走去,「跟上。

 

  「亞!等等我!」褚冥漾慌忙地跟了上去。

 

  「不是已經治好了?」冰炎的表情絲毫沒有透露出一些情緒。

 

  「理論上是沒錯……」褚冥漾艱澀的開口。

 

  但是一看到人群就會想起那件事也不是我願意的啊!我很想打開我的頭腦看看可不可以把那部份直接挖掉算了!

 

  「你這個白癡!」冰炎一個重拳就往褚冥漾的後腦勺敲了下去,「那些人果然死得太輕鬆了……」他的這句喟嘆消散在風中任誰也無法聽清楚。

 

  「亞?」撫著自己遭受重擊的頭部,褚冥漾只覺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麼的東西。

 

  「……。」冰炎雖然頓了一下,但是沒有給予褚冥漾回答。

 

  這不是兩人之間第一次的沉默,但是這種像是空氣都凝結一般的沉默是第一

次。

 

  我是不是問了奇怪的事?亞的臉一整個殺氣超重的啊!

  

  「我、我還是試著自己去隨便晃晃好了……」褚冥漾見氣氛有些不對,慌張地找了個藉口。

 

  「唉,笨蛋。」冰炎把褚冥漾的手從他頭上拿開,「不是還會怕嗎?」然後用自己的大掌覆上了他剛剛下重手的地方輕輕揉壓。

 

  「呃、亞?」褚冥漾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個只會巴他頭的人也會這麼溫柔的摸他的頭。

 

  話說回來從禮儀課開始亞就一直是這種模式了……有時候真的會讓人起一片雞皮疙瘩超可怕的。

 

  「你就不能夠乖乖閉腦嗎?嗯?」冰炎充滿了殺氣的聲音響起,手上按壓的力道冥冥之中似乎多了那麼一點。

 

  「對不起我閉腦了!」自己的頭還在別人的手中,褚冥漾當然毫不猶豫地回話。

 

  「走吧,回去了。」冰炎收回自己的手,往會場的方向邁開步伐。

 

  「欸欸?還要回去喔!」褚冥漾哀怨地看著前方的人。

 

  「有意見?」冰炎挑了挑眉。

 

  沒沒沒!小的怎麼敢有意見……

 

  『我會在待在你的身邊,你難道還不相信我嗎?』一個聲音自褚冥漾的腦海中響起。

 

  咦?亞的聲音?我聽得到亞在想什麼了嗎?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好吵!」

 

  「好痛!」

 

 

  後夜祭接近末端,廣場上的人也變得零零散散的,褚冥漾也意外地察覺到如果有冰炎在旁邊陪著的話,自己的狀態會從重度變成輕度。

 

  「果然這種為了盛大場合而製作的蛋糕最好吃了!」褚冥漾心情很好的吃著手中不知道第幾盤的甜點。

 

  「我倒是一點也不覺得。」冰炎略略皺眉,「還有你今天吃太多甜點了!」他毫不留情地把褚冥漾手中的盤子收走。

 

  欸欸?我的蛋糕!亞,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

 

  「我相信要是……知道的話,一定不只這樣。」

 

  「對不起我錯了拜託千萬絕對不要告訴老姊!」

 

  「嗤。」

 

  「走吧。」冰炎再次拉起褚冥漾的手。

 

  「去哪裡?」被牽著走的褚冥漾一頭霧水。

 

  「哼。」輕輕笑了聲的冰炎沒有回答褚冥漾的問題。

 

  亞的手比起我的還要來的低溫一點,不過卻像是在對待著易碎物品一般小心翼翼地牽著我的手。

 

  「到了。」

 

  「哇!這是螢火蟲嗎?」

 

  漆黑的夜色裡,一點一點的亮光圍繞在兩人的身邊,只要一有動作,身旁的亮點,就像是有生命似的會稍微的避開,雖然類似螢火蟲但卻又不像螢火蟲會四處飛舞,這裡反倒更像是移到了地面上的星空。

 

  「這是一種植物。」亞在一旁解釋著。

 

  兩人就這樣肩並肩的看著。

 

  「亞,那個、能夠聽我說一下嗎?」

 

  「嗯?」

 

  褚冥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段時間真的很謝謝你,亞。」清了清喉嚨又繼續說下去,「我第一次能夠在人群之中待這麼久,嘿嘿。」

 

  冰炎看著眼前像是用盡力氣在說這些話的褚冥漾,唇角勾起淺淺的彎度。

 

  「呃、那個我啊,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和亞靠太近的話就完全無法思考,可是我卻完全不想離你遠遠的,明明心臟痛到都快要死掉了……」褚冥漾眼神迷茫的說著,「然後我想了很久很久,或許、我不僅僅只是想當亞的家人而已……」

 

  嗯,很好,我到底在說什麼啊!我這個白癡。

 

  「果然是白癡。」冰炎把褚冥漾的臉轉向自己,「知道嗎?說這種話的時候要看著對方的眼睛。」並且抬起了他的下顎,「繼續?嗯?」

 

  血紅色的眼睛深邃的像是可以把人給吸進去似的。

 

  像是被蠱惑似的,「我可能還想要當亞的、戀人。」褚冥漾把斷句後的句子接上。

 

  「唔!」下一秒褚冥漾被冰炎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了,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

 

  冰炎輕柔卻帶著侵略性的吮吻著褚冥漾,當然如同白紙一般的褚冥漾,完完全全搞不清楚現在發生什麼事。

 

  『把眼睛閉上。』

 

  這是褚冥漾在能運行大腦的時候,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後記

最近開學真的事忙得昏天暗地的(虐

然後我終於體會到筆電的滑鼠壞掉對我來說到底有多慘了→去買新的

冰炎這次終於把漾漾擒到手了

不枉費他的禮儀課(笑

可以的話也幫我補補習啊學長(

創作者介紹

烹茶聽雨

x雨音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